勞教所裂刑、吊掛、塑料袋窒息等酷刑演示(圖)

【明慧網2004年10月30日】自1999年7.20以後,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歷史上最邪惡、最流氓、最殘酷的迫害,惡警與壞人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酷刑令人髮指。下面這些圖片是由一名親身經歷種種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演示的。由於條件有限,不能更真切的反映迫害現場的殘酷場面和邪惡氣氛。圖片沒能表現出來的,用文字補充說明。

(一) 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縣白鹿泉鄉派出所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用的一種酷刑

酷刑圖片說明:

把法輪功學員用手銬銬在牆上的鐵環上,兩臂拉直,整個人呈「十」字形。惡警還形容說像耶穌一樣。然後用一根繩子一端套在法輪功學員的脖子上,另一端固定在2米多遠的地方,再由惡警踩繩子。那滋味就像「五馬分屍」一樣。兩手腕被手銬銬到肉裏,鮮血從腕部往下淌,不僅如此,兩個女警察還用毛毛草劃法輪功學員的耳部、面部,奇痛、奇癢,慘無人道。

(二) 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

法輪功學員只要被綁架到萬家勞教所,首先就是搜身。把人帶到廁所裏,惡警指使轉化的人一件一件扒法輪功學員的衣服,發現經文、錢物等東西一律掠走。有一次,惡警趙余慶指使犯人白雪蓮搜李玉華、馬麗達等15名法輪功學員的身,搜出約400元錢,惡警趙余慶把錢全賞給白雪蓮了,政匪一家的面目表現得淋漓盡致。搜完身後,接著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沒人寫,就強迫法輪功學員全蹲在40平方釐米的地板磚內,一人一塊,不准出格,手背到後面,一動不許動,動就拳打腳踢或一頓臭罵,從早上5點蹲到半夜12點,幾天下來,有的腿、腳被蹲得腫得不能走路,腰都伸不直,有的當場暈倒。這種酷刑叫「嚴碼」。而且整天強迫看它們編製的污衊法輪大法的影碟。更惡毒的是,每天24小時只排兩次便,沒有任何人性,如果還不寫「三書」,就強迫坐「鐵椅子」(一種酷刑刑具),並用電棍電,三、四個惡警一起電,火星亂竄。惡警仍達不到目地,就給「上大掛」,如圖3所示(我們沒有用床,演示的是用繩子「上大掛」的酷刑)。萬家勞教所「上大掛」是兩腕用兩副手銬銬在一張上下鋪的床上,腳尖點地,然後再往兩邊拽床,手銬都銬進肉裏,痛苦極了。

「上大掛」酷刑

還不妥協的,惡警就用電棍長時間通電,到處亂電,法輪功學員的襪子、衣服被電棍電得像篩子一樣。惡警姚福昌為萬家勞教所的酷刑作對聯:警繩電棍加鐵椅 誰不轉化送給你 橫批是:蹲吊結合

在萬家萬家勞教所,還有更邪惡的酷刑:先暴打一頓,然後把法輪功學員鎖在鐵椅子上,鞋襪全脫,衣服脫到只剩褲頭,從頭頂澆涼水,然後拖到走廊窗口處打開窗戶冷凍。哈爾濱冬天的夜晚零下30多度,寒風刺骨,一坐就是幾天幾夜,凍得人渾身發抖,鼻涕直流,連65歲的老人也不放過,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活凍死、凍殘、凍傷。

萬家勞教所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有:盧青山、吳洪勛、趙余慶、姚福昌、劉濤、周軍、孫慶、張波、張砹輝、楊國紅、王中華、王恩光、關傑、郭秋麗、霍書平等。

轉化的「猶大」有:徐鳳萍(尚志市人)、化風霞(哈爾濱人)、張桂琴(富裕縣人)、陳靜(哈爾濱人)。犯人:白雪蓮、付麗娜、張桂雲、陳玲玲等,迫害大法弟子,極其殘酷。

(三) 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

2001年,法輪功學員清蓮(化名)被非法綁架到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該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人員守則] 從牆上撕下來,被犯人孫曉菲報告給管教。惡警給清蓮戴上手銬、腳鐐套在一起的酷刑,只能每天24小時坐著,上廁所時站起來身體呈90度,小步挪到地方,在別人的幫助下才能方便。清蓮絕食抗議,三天後才給取下手銬、腳鐐,並用「灌食」方式進行迫害。警察指使犯人把清蓮抬到一張大桌子上,由一群犯人及惡警按著一動不能動,然後用一個特製的鉗子把嘴撬開,上顎被扎破,鮮血直流,它們根本就不管,再用一個直徑約1.5釐米的膠管從嘴裏插到胃裏,再接一個塑料漏斗一樣的東西,把兩小盆玉米粥倒入胃裏,一天兩遍野蠻灌食。每次灌食,口淌著血,膠管上帶著血,胃被膠管扎得劇痛。

(四)中國大陸一些邪惡的派出所、勞教所、610辦公室等邪惡之徒迫害法輪功學員時使用的一種酷刑──「蒙塑料袋」(如圖)

惡警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後,鎖在鐵椅子上或者全身都捆綁上,不能掙扎,然後把不透氣的塑料袋套在學員的頭上,直到把人捂得臉發青或昏迷才取下。有的惡警用此邪惡的手段造成學員窒息而死。表面上沒有任何損傷,警方對外聲稱心臟病突發死亡,來掩蓋它們的罪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