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誤解大法到親身體會大法的神奇


【明慧網2004年10月29日】我是一名剛剛踏入社會的大學畢業生。經過長時間思想鬥爭,我決定提起筆,向世人講清真象,還法輪大法師父一個清白,還法輪大法一個清白。

像許多新時代的大學生一樣,像許多熱血青年一樣,對於××黨的一切所作所為,雖然曾懷疑過,也曾對國家出現的一切不合理的現象憤憤不平過,但是,我們始終是最擁護國家、最愛國的一群知識青年。我們為別的國家攻擊社會主義不好時而義憤填膺,我們為大使館被炸而抱不平,為死難人員悲傷哀悼。為中國史上一切不平等條約而恥辱,為香港回歸而歡呼,也期待著台灣早日回到祖國的懷抱。我們為奧運會上中國獲得的每一塊金牌而激動不已,為中國男足能進世界杯興奮的幾夜未眠。然而,我們更為國內不好的現象而難受,我們期待一個更加美好的充滿自由和平的國家。

當電視上對那些貪官污吏曝光時,我們真的很氣憤,在我們心中這麼美好的國家怎麼還會存在這麼腐敗的現象?我們不敢也不願相信。

當我們在象牙塔裏努力學習時,電視、雜誌開始大肆造謠污衊法輪功:自焚、殺人、自我解剖,生病不吃藥……一時間全國轟炸開了,學校裏到處都是那些慘不忍睹的圖片,對於我們這些崇尚科學的大學生來說,當時真的為中國還有這樣一批愚昧無知的人民而感到悲哀,對那些修煉大法的人充滿了仇恨與同情,而對那些造謠誹謗的明顯疑點卻沒有深究: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修煉?為甚麼在那些自焚、殺人、解剖的事件在之前從未聽說過?難道都是約好同一時間舉行的嗎?我們也經常有政治學習,學校開始讓我們按照書上、電視上說的去誹謗大法。然而我們自始至終也沒有看到過任何一本大法的書,也總是帶著一個疑問,為甚麼那麼多高級知識分子也修煉呢?我們想搞清楚但又很怕。

我在大學的第一年就遇到了自己的白馬王子,我們是通過網絡認識的。他在遙遠的南方,我們之間的愛情通過電話與書信維持著,但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讓我今生要跟定他。我從未想過我們的愛情會跟法輪功聯繫在一起。在我們相戀後的第二年,也就是2001年暑假的一天,他告訴我他是煉法輪功的,我立刻被驚恐和排斥佔據了整個心靈,儘管他說他煉了好幾年,他家裏也有好多人煉,他告訴我煉功的都是好人,儘管我也知道他確實是個好人,不抽煙、不賭博、不亂交女朋友,但我還是像瘋也似的逼他,讓他在大法和我之間做一個選擇。我的頭腦裏全是那些自焚的畫面,我甚至怕萬一跟他在一起了,如果他生病了不吃藥怎麼辦?如果他做了傻事我該怎麼辦啊?他說電視上的是假的。我根本聽不進去他的任何解釋,只有一個念頭,覺得我們兩年的愛情要從此結束了。當他說大法他不會放棄,他也不會放棄我,因為大法讓他做個好人,不可以濫交女友。我真的頭腦一片空白,認為他是中毒太深,轉而我又開始嫉妒大法。

接下來的日子,我在無限的痛苦與懊悔中度過,我是那樣的放不下,當我試圖原諒他,頭腦中就立刻閃出他是煉法輪功的。最終,我還是選擇跟他繼續交往,但從此我們避開這個話題。偶爾,我也會旁敲側擊的暗示他,讓他停止修煉。對於我偶爾的步步相逼,他選擇了沉默,我知道他想用他的慈悲善良感化我,但我還是一意孤行,但從此我也會幫大法說好話,開始不信那些造謠報導,當別人誹謗大法時,我心裏感到難受。

我對他也越來越依賴,越來越覺得他是不可多得的好人,今生非他不嫁。今年我順利的大學畢業。在我畢業回家的那天,他也從遙遠的南方來到我家。短短幾天的相處贏得了我爸媽的歡心,他們很放心把我這個寶貝女兒交給他。

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也經歷了好多困難,每一次的長途跋涉都讓我累得幾乎虛脫。我們終於有了安穩的落腳點,都如願找到了合適的工作。此時我們還是儘量避免談大法的事。我希望平淡快樂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我工作一個月後,單位體檢,我因為身體不合格被辭退了。當我哭著把一切告訴男友時,他沒有因為我有病而不理我,並沒有怕傳染而疏遠我。而他只是笑了笑說,回去煉功吧,沒事的,不要哭了。

我得的病雖然不是很重,但是很難根治。我想可能真的大法能救我,於是回家開始看真象光碟,此時才如夢初醒,原來中央台也可以做假,原來白的可以被說成黑的,原來這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是被這樣迫害的,原來中國人可以殘忍到這樣迫害自己的同胞兄弟,原來……中央台的斷章取義,造假欺騙了多少善良的中國人啊!

我的心裏是那樣的矛盾,我也開始思考。我開始聽李老師的廣州講法,試圖用聽來的那些誹謗來反駁,因為我不想對國家失望。但我仔細的聽著,老師的講法是那樣的無懈可擊,句句真理。我真的為大法不平,為大法弟子不平,為那些被利用者和幫兇感到悲哀。

因為受現在的科學毒害之深,受誹謗宣傳毒害之重,我在第一個月的學法煉功中,開始還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後來我的身體一切不適都被老師調整了。我再也不懷疑大法了,因為在煉功學法中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也看到了周圍煉功人的一切舉止。我也要努力學法,嚴格按照大法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

我也知道了,迫害大法是江澤民因嫉妒造成的。一個人為了權威,為了所謂的地位,不惜動用國庫的四分之一,進行令人髮指的鎮壓、迫害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無數的中國人就像我一樣並不知道所發生的一切。而這確確實實在今天的中國發生了,其殘暴程度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我今天之所以要寫這篇文章,並沒有反黨、反國家,也沒有要參與政治,只是希望用我的所見所聞喚醒每一個中國人的良知,希望大家都能像我一樣不要再錯下去,不要再相信那些謠言。請你去了解一下甚麼是真正的法輪功!切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