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


【明慧網2004年10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1998年5月份得法的小弟子。剛得法時,由於我才5歲,只知道媽媽每天會讀一本寶書,叫《轉法輪》。後來我上了學,自己會讀《轉法輪》了,媽媽便讓我學法、煉功。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丟三落四,有些字不會。隨著年級升高了,字也會了,也不總丟三落四的了。我問過媽媽為甚麼有時我還丟字落字?媽媽的回答只是說我不用心去讀,如果我用心去讀,就會讀的很好。我用心去讀了,體會到法的一些內涵,不懂按照去做,但後來也知道了只學法而不用法去衡量自己的心性不算是大法弟子,便按照去做,可是我遇到矛盾總是把握不住自己,心裏老想要跟人家爭,不衡量自己,不向內找,矛盾過後才知道不能迷在人世間的爭爭鬥鬥中。

99年7.20江氏集團鎮壓大法,電視報紙都說大法不好,我想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有甚麼不對呢!後來聽媽媽說電視報紙上演的寫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騙人的把戲,我這才明白電視廣播員嘴裏冒出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語都是假的。

99年7月22日我和媽媽去省政府證實大法,在那兒我給省政府的人背師父的法,他們都豎起大拇指稱讚我。

99年10月份我與媽媽等一家六口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北京呆了一個月就回家了。

2001年師父要求發正念,講真象,從那時起我們時時刻刻都要以法為師,多學法,整點發正念,有時我不想發正念,但又一想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也發,可是也發不好,心裏老想著玩,但聽媽媽說發正念清除邪惡,有利於救度世人和講清真象。

有一次我在發正念時看到一棵枯黃的大樹,我意識到自己做的不好,當我做好了再看這棵大樹,它枝繁葉茂。發完正念後我問媽媽,媽媽說:「那棵大樹很可能是你的眾生,你正念發的好它得救了。」我聽了很欣慰,從此發願要好好做。

上小學一年級時,學校搞污衊大法的簽名活動,我沒簽。老師說:「你不簽就開除學籍,不准上學。」我背上書包就走了,剛走到校門口,老師讓同學把我叫回去。老師說:「放學把你媽媽找來。」媽媽來以後跟老師講真象,老師明白以後知道法輪大法好,也知道了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再不讓我簽字了。後來又看了大法的一些真象材料,從此老師沒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

在晚上我與媽媽經常出去發真象資料,有一天晚上,媽媽剛要把資料放到一家的院子裏,突然有兩個人從另一個院子裏出來,正好能看到我們,我想:讓她們回去,她們就真的回去了。我說:「媽媽,你放吧!」我跟媽媽說是我讓她們回去的。媽媽說:「你是用意念指揮功能在做事,真了不起。」我們真的感到大法的神奇。

還有一次我剛要把一張不乾膠真象貼在電線桿上,一個人從對面走過來,我想:讓他看不見我,我貼上不乾膠,他真的像沒看見我一樣從我的身邊走過去。我又一次感到大法的神奇,像這樣的例子在我身上有很多。

每週六大人忙不過來,又分週刊,又分真象,還要往下發,媽媽忙不過來就讓我去送,這回我可被派上用場了。每週六我先去這兒,再去那兒。一回家我就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但為大法做事,我心甘情願。

5年多,在這風風雨雨中就這樣走過來了,回想自己的修煉歷程,真是歷歷在目。自己的執著,不要讓它再存留了,放下它,去掉它,讓自己和自己的眾生在圓滿的那一刻不再有失望與悲痛。圓滿自己的史前大願吧!

下面用師父《洪吟(二)》中的《師徒恩》與同修共勉:

師徒恩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