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堅信大法 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10月27日】我是1997年6月得法的,以前我得過很多種疾病,藥吃了無數也沒治好。在煉法輪功中漸漸的都好了,身體也胖了,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臉色白裏透紅,真是師父所說的人顯得非常年輕。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變了一個人一樣。我就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好的病。我向周圍的世人洪法。

在我修煉不長時間,我到銀行去取錢,當時點錢的多給我2千2百元錢,我馬上告訴銀行職員,你們把錢算錯了,多給我錢了。銀行職員說不能錯,數字是電腦打印的。我一再堅持馬上退還他們,他們堅決不收。無奈我把自家的地址、社區地點留給了銀行,希望銀行以後有事聯繫。當天下午銀行職員和社區人員來到我家,聲稱這筆錢算錯了,我把錢還給了他們,他們表示感謝,說我拾金不昧。我告訴他們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修真善忍的,不能做損人利己的事,是要從好人做起。如果我不是學大法的,這筆錢我是不能主動給銀行職員的。現在的世人為了錢無惡不作,這天上掉下來的好事,誰能放棄呢?只有法輪功與眾不同。我無論買東西、做甚麼,我都抓住任何機會洪法。

1999年4.25我進京上訪,火車到錦州停車了,說北京戒嚴了。警察給當地打電話,返程又把我們送回了當地政府,市裏派代表和我們對話,我們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向市級領導反映了我們的實際情況,用事實證明法輪功是好功法,是群眾自發的煉功活動,我們身體健康了,不用吃藥了,給國家節省開支,這功多好!為甚麼不讓煉呀?我們去北京是向中央領導反映我們地區干擾煉功的情況。當時市代表回答是:把我們的實際情況彙報市領導,讓我們安心聽結果。不長時間,形勢大變,開始抓人、抄家、毀書、收書,天塌下來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驚人事變,我是清醒的,我堅信我的師父,堅信大法。環境變了,不能在外面集體煉功,那麼我是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放棄。我每天都沒停過,早晨3點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白天學法,抽空出去撒傳單、洪法,看見熟人就講真象。

2000年12月23日,我與幾位同修進京上訪,下火車不遠,被惡警綁架,送到北京東城派出所。進屋就問姓名、地址,開始審問。我不聽警察的,我講真象、法輪大法好。幾個警察氣得雙手捂著耳朵大叫,你們煉法輪功的張嘴法輪功好,閉嘴法輪功好,這幾天我們耳朵都磨出繭子了,轉身都出屋了。過了一會他們又回來了,這時我看見一個年輕的警察,我主動勸說道:「小伙子,我不能告訴你我的地址,如果我說了,你們就叫我家鄉的人抓我們回去,來回浪費人力、物力、還浪費錢,給社會添麻煩,我們法輪功都是好人。」警察幾個人都沒有說話,又走了。
第二天就把我們送到火車站,其中有個警察對我說:「老太太,我知道你身上還有東西,還要上天安門,你再被抓,你千萬別說是我們放的你,你如果說出來,我這碗飯就吃不成了。」我說:「小伙子,你放心吧,你這是做好事積功德了,我們法輪功是好人,不會害你的,決不會連累你。」我在警察的監督下買了一張離北京最近的火車票,警察離開後,我馬上坐出租車去了天安門。

我上了天安門城樓上,四面四個大探照燈,照得通亮,我把橫幅捆在大柱子上,「法輪大法好」幾個大字金光閃閃,我剛離開幾步,就圍上來一幫惡警毆打我,把我扔到車上,送到派出所進行審問,那天晚上被抓的人很多。輪到審我時,警察問我:「你想回家嗎?」我大聲說:「想啊!」「走吧。」警察說了一句。當時我不相信,觀察一會看警察審問別人了。我想這是師父讓我離開走脫的,出門天黑黑的,已經半夜12點了,我坐出租車到火車站平安的回到家中。

2003年3月,我到我的老家落戶口,隨身帶了真象資料和落戶口的手續,都裝在手提兜裏,到了派出所發現落戶口手續不見了,真象資料還在,我站在門口見沒人注意我,隨手把真象資料扔到桌子上,轉身去了車站。過了一會,一群警察追了上來,我把剩下的真象資料揣入腰間。警察把我帶回派出所就翻我兜子,我大聲說:「你們派出所丟甚麼了?大白天隨便搜身,我是到這來落戶口的,我手續被偷了,我回家補手續的,你們幹甚麼這樣對待我,我又不是小偷。」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我又說:「你們要承擔後果的。」惡警沒有找到證據灰溜溜的走了。這次又是師父幫助我脫險了。

當年12月24日晚上7點多鐘,四個惡警闖入我家中指問我:「你到處撒傳單,宣傳法輪大法好,你知道國家不讓煉了,你還執迷不悟!」我說:「法輪功叫人做好人,強身健體,修煉真善忍,讓人們講道德,是好功法!」惡警根本不聽,兩個人架著我就往外拖,抓到派出所,又送到拘留所。我知道有人舉報我撒傳單,那是前不久回單位辦事,我帶了一些傳單,其中有人得到了傳單後到派出所告了密。我被拘留15天,送進女監號,那屋裏有四個女犯人都是因打架進來的,我向她們講真象。女犯問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就講是江澤民一夥栽贓陷害法輪功,自焚者不是法輪功修煉者,我們法輪功不殺生,其中包括自己的生命。犯人明白真象後表示重新做人,聲討江澤民的罪惡行徑。我看到其他犯人,我也洪法、講真象。有人說這老太太膽太大了,進到這裏來還敢宣傳,我說法輪大法好就是給你們聽的。

拘留期滿,惡警攔住我,要把我送到馬三家教養院,我說馬三家教養院不敢留我,我師父說了算。一路上,我不配合邪惡,發正念除惡,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到了馬三家教養院,醫生給我檢查身體,我不知道甚麼原因,渾身顫抖,檢查說哪都是病,不敢留我。我抓住機會,對他們說:「江澤民現在在海外法庭上都立案要公審了,你們現在還幹壞事,江澤民死了,你們造下的惡果,你們自己要還的,趕快停止你們的惡行吧。」送我去的惡警氣急敗壞的說:「把你帶回去好好收拾你。」我說:「你說了不算。」回來後,惡警讓我自己回家了。邪惡判我二年勞教,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闖過了一道道險關。

最後引用師父的經文與大家共勉:

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因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文化水平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