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修煉故事】妙莊王之女的修煉傳奇(七)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如果三界與人的歷史上的一切都是為宇宙正法所安排的,那歷史只是為了大法在歷史過程中造就眾生與人類和人的思想方式與文化而已,從而在大法洪傳時使人的思想能理解法,懂得甚麼是法、甚麼是修煉、甚麼是救度眾生等等,及各種修煉形式。如果是這樣的話,歷史上的一切修煉與信仰那不是在為宇宙將來正法在世間奠定文化嗎?甚麼是人成神之路?天神都說我給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摘自李洪志師父的《也棒喝》)
* * * * * * * * *

第十五回 苦行千般道成九品 當頭一棒喝破三千

話說性空揩抹供桌,發現白玉瓶中果真有了淨水柳枝。她往常聽說這就是妙善大師證果成佛之時,故不由她喜出望外,丟了手中抹布,撒腿往殿外就跑。恰好永蓮摘了一束鮮花,前來上供,大家一個不留意,竟撞了個滿懷,大家險些兒跌倒。

永蓮定了定神,看著性空道:「你為何老是如此莽莽撞撞的?憑地奔竄,畢竟為著甚麼事來?卻把人撞得好生疼痛。」

性空也立定了腳,合著手亂拜道:「師父呀,我只因見白玉瓶中,已有了淨水柳枝,故而喜出望外,奔出來想給大師報個喜信去,不料匆忙之間卻撞了師父,還望恕罪。」

永蓮道:「真的有這回事嗎?」

性空道,「此事端的千真萬確,小尼斗膽也不敢打謊!」

永蓮道:「既如此,這花你拿去上供,我去給大師報信。」

性空接了花自回殿上,永蓮便向大師禪房而來,只見大師正和保姆談話,一見永蓮進來,便說道:「永蓮呀,你卻來了,我正有話和你講呢!大約今天是我坐化的日子了!我昨夜入定,忽覺心上白蓮開放,這怕是個預兆。」

永蓮也將淨瓶中有了淨水柳枝的話說了一遍。

妙善大師道:「既然緣法已到,你們且到玲瓏閣上去安排道場,就那裏示寂。」

永蓮自去吩咐眾人前去預備一切,妙善大師便去用香湯沐浴,挨了一套莊嚴的服裝,然後徐步登閣,在居中的禪床上伽跌坐定,宛是入定一般。

再說那童子沈英,他本來安定頑皮的心眼兒,有心與大師胡鬧,故一早起了身,連東西也來不及吃,便一口氣奔到寺中。只見眾尼正在忙碌,又聽說大師今天果真要成佛,好生奇怪,便到閣上來觀看。

那時山上居民,也有人知此消息,傳揚開去,就有許多人入寺參禮,把一座玲瓏閣的上下,擠得滿滿的。那班尼僧固然各各低眉閤眼朗誦著佛號,就是一班參禮的人,也都屏息兀立,無敢喧嘩。

就中只有那沈英看了妙善大師的情形,不覺暗暗好笑道:「打盹就老實地打盹,說甚麼成佛不成佛?分明在那裏搗鬼,且待我來嚇她一嚇,包管叫她直跳起來哩!」

他打定主意,便溜到大木魚座旁取過那老大的魚錘,挨到大師面前,大喝一聲,樓頭就是「禿」地一下。一下打下去,即有一道紅光冒出,大家只當是打破了頭,冒出來的血。仔細看時,紅光冉冉上升,漸漸凝聚起來,結成大師的另一法相:赤腳而立,手中捧定插楊柳枝的淨瓶。

你道為何一擊之下,就會如此幻化呢?原來大師的神魂,已修到無須軀殼的地步,可是久處人間,為煙火塵埃所薰染,泥丸宮閉塞,神魂無從脫離軀殼。等到受了意外的一棒,泥丸宮突啟,於是就藉此脫胎而化了。沈英的頑皮,正也是緣法湊巧呢!

當時,一眾尼僧固然爭著膜拜,就是一群閒人,也都望空禮拜。後來,只見大師的法相愈升愈高,漸漸地沒入白雲之中看不見了,大家方才各自起身。

永蓮走過去一摸大師的遺體已經冰冷,於是便命眾尼僧誦經念佛,自己預備與保姆一同進城,奏聞妙莊王。指撥停妥,二人一同下得玲瓏閣,轉出正殿,一路走出山門。

只聽得迎面鸞鈴響處,飛也似來了兩騎快馬,上面坐著兩位差官,見了二人便問道:「二位尼僧何往?我等奉莊王之命,特地前來降諭,快去喚現任的住持出來接旨!」

當下保姆和永蓮拜過了,陳明所以,讓兩個差官入寺,就正殿上放了香案,大家跪聽宣讀。

原來妙莊王對於大師坐化一事,早已知道。因他坐朝之時,就見大師法相來到殿前,站在半空,說是:「現在業已得成正果,佛祖封為大慈大悲尋聲救苦觀世音菩薩,立刻就要往南海普陀落迦山紫竹林中,去觀自在了。故特來辭駕,將來我王升遐時再來相度。」故妙莊王便降旨,將菩薩留下的肉身,招人漆髹,即供養在玲瓏閣上,永受香煙,將玲瓏閣改名為慈悲觀音閣。大家自然遵命辦理,自有一番忙碌,不在話下。

在這裏我卻有幾句話要交待一下。上邊這一段神話,似乎太荒誕無稽了,超出情理之外,可是照佛家的說教,卻還不僅於此而止呢!這大概是時代的關係吧。除了我們先師的儒教沒有這些神話以外,其餘的宗教,恐怕都跳不出這一個圈子。道教的神話,固然最多,可以不必去談它。就如現代文明各國奉行的耶教,也有耶穌復活的一件故事。我們對於妙善大師的成道,一變而為觀世音菩薩,也不妨作如是觀。

現在我回筆過來,再說到耶摩山金光明寺中。保姆當然受眾人推戴做了一寺的住持,招了高手的匠人,一方面將菩薩遺留的肉身,用上好的光明寶漆,漆將起來,一方面將玲瓏閣的匾額除去,換上慈悲觀音閣的匾額,又在閣中造了一座佛龕,將菩薩的肉身供入,永受香煙。一連忙了許多日,方才竣事,不在話下。

再說那時興林國中,上至妙莊王,下至一班愚夫愚婦,見持志修行,果然能夠正果成佛,於是大家都生了信心,不期而然地都皈依佛門,果真應了人王國變成佛王國的預言。

後來,妙莊王也被菩薩度化,歸入羅漢班中;保姆封為保赤君,永蓮亦歸南海,永侍蓮台,就是侍香龍女。還有那頑皮小子沈英,他自從看了菩薩成佛之後,倒也頓時恍然大悟!他本是南方火德之精,靈氣所鐘,自是高人一等。平時塵蒙心竅,故演出種種頑皮之事,一旦醒悟,功行超人,久後也被菩薩收在蓮台之下,就是善財童子。這些都是後事,我算一言表過,後文恕不再敘。

且說觀世音菩薩自從辭了妙莊王之後,一路雲浮風盪,直向南海普陀落迦山而來,不消片刻功夫,已到靈山寶境,氣象萬千,果非凡俗可比。正是:

瑞靄垂纓絡,祥光護白蓮。

第十六回 觀自在南海清修 憫苦厄中原化度

再說觀世音菩薩,證果蓮台,一心觀自在,度化了妙莊王等一班人以後,與善財、龍女同居紫竹林中,逍遙自在。

有一天,卻有一個僧人,叫做沙門跋陀,他自西方佛國受了菩薩戒,大願力求往東土傳教。他費了幾年功夫,才到了東土,雲遊各處,向眾生宣揚佛法。無奈一則因語言隔絕,東土人民不知他講些甚麼,就沒人去理睬他;二來那時東土人民並不知有佛教,對於僧人都視為異端左道,就算語言能通,也決計不會有人信他說話。因此兩個緣故,他雖然走遍中原各地,終是到處受人奚落。他當下便打道西歸,一路上順便朝名山,那日恰巧到得南海,聞得觀世音菩薩在此,便志心往朝,請教一切。

菩薩見他立志可嘉,便向他問起東土情形。

沙門跋陀道:「不可說,不可說!那邊刀兵不絕,災障重重,人心險惡,爭奪頻頻。弟子向他們說法,全然不悟,還把弟子當做惡人,到處受他們奚落。弟子生受這些,倒也罷了,只可憐那班芸芸眾生,魔劫當頭還自執迷不悟,欲化度也自無從,只得西歸向如來請得妙法,再行東去點化他們了。在此經過,特拜朝菩薩,還望菩薩慈悲慈悲,用大法力感化這一班迷途眾生,一來使他們脫離苦厄,二則來也可宣揚佛法。’

觀世音菩薩道:「善哉,善哉!這是你功行未深,言語隔絕之故。如今你且歸禮如來,改日再行東去,我本著尋聲救苦之志,既然知道有此等事情,萬不容坐視,只索待我往中原走一遭了。」

沙門跋陀拜謝過了菩薩慈悲,徑自西去。觀世音菩薩便吩咐善財、龍女好生看守靈山,自己便化身為一老媼,離了南海,一路上向中原而來。

觀世音菩薩化身丐婦模樣,一路上沿門托缽,與一班下愚百姓異常接近。她看那各地的鄉風,處處不同,善良的固然也有,頑惡的卻佔多數。那方的男子呢,到底是受了聖人的教化,懂得禮義,但是婦女們卻大大不然。可分為上下兩層說,高貴的婦女,自然出身名門,也一般地略諳詩書,但是頤指使氣,平日間養尊處優,造成驕奢淫逸習慣,造下了許多惡業,難免輪迴之厄,在下的愚夫愚婦,從不曾聞得聖人之教,一切行為,那自然更不必說了。忤逆不孝,攘奪爭殺,哪一件沒有?他們不知果報,更覺可憐。

觀世音菩薩大發慈悲,決計先向下愚說法。當她法駕一路到得中州地界,定了太室山一個石屋做顯化之地,夜間即示夢給附近百姓,說:「明日內觀世音菩薩要在此經過,點化有緣法的人,拯拔一切苦厄,你等留心相待,不要當面錯過。遇得到遇不到,都看你等的誠心不誠心,只要誠心相待,自然會遇到的。」說罷現出她的莊嚴寶相,悠然而隱。

第二天,一班百姓互相談論,都道昨夜得這麼一個同樣的夢,大家覺得奇怪。談論紛紛,不外乎懷著萬分的希望,專等菩薩的降臨。又明知菩薩化顯,決不會將本來面目向人的,但又不知今番她究竟化身何等人物,前來點化眾生。因此,又引起許多枝節,他們因認不得菩薩,凡是見了一個面生可疑的人,就指為菩薩,大家環著向他禮拜,往往把那受拜之人弄得莫名其妙,直到雙方說明真象,彼此付之一笑。如此一連鬧了好幾天,誤會卻發生了不少,只還是不見菩薩來臨,反弄得大家心上疑雲疊疊,就算見了面生可疑的人,也不敢冒昧拜認。

那時觀世音菩薩卻仍舊化為一個窮苦老媼,下山到得城市,一路求化飲食,大家反沒有留意。

那年正值亢旱,入夏以來,已有四十多天沒有下雨,田中的禾苗都呈枯萎之色。農人等吃盡辛苦,日夜戽水,終於無濟,看看災像已成。倘使天公再不下雨時,行見籽粒無收,鄉農們憂愁焦慮,自不必說,就是城市中人,也愁著荒年。

故觀世音菩薩托了缽盂,向人們求化時,不約而同地說道:「天公如此亢旱,今年的收成已經無望了,自己還愁著來日的難度,哪裏更有餘物給你這老婆婆呢?」

菩薩長嘆一聲道:「水旱雖說是天災,到底還是由人自肇,你等這一方百姓,若是尊敬天地,廣行善事,改輕殺戮,歸化佛祖,上天豈會降這災禍,使你等受苦呢?就如我一個窮苦的老婆子,到此半天,一路求化了數十家,兀自不曾化到一粒米半粒穀,足見這一方的百姓,全無向善之心。人無向善之心,受這些水旱天災,誰說是不應該呢?」

當時,就有一位姓劉名世顯的老人,聽了菩薩的一番話,心上就是一動,暗想,這老婆婆遮莫就是菩薩的化身了吧?待我和她談論談論。

便上前拱手為禮道:「老婆婆見得甚是,但依老婆婆的話,此間百姓因以前未曾積善,故有今日的旱災,就算大家從此改過自新,今次的旱災也是救不得的了!」

菩薩道:「這卻不然。天心最為仁慈,福善之心比罰惡之心還勝三分,只要人肯誠心悔罪,上天決不會不容的。只要這一方的百姓,肯從今天起,發誓改過自新,一心向善,目前這旱災,也未始無法可救啊!」

劉世顯聽了這一番話,不問情由,倒身下拜道:「多承觀世音菩薩顯化指示,弟子俗眼,不識慈容,幾乎錯過。幸聞法語,心竅頓開,伏願菩薩大發慈悲,廣施法力,降霈甘霖,救得旱災,弟子自當建廟供養菩薩、廣勸愚頑,使他們改心向善,同歸座下。還望菩薩慈悲方便!」說著又連連叩頭。

菩薩道:「姓劉的啊,難得你一片誠心,替眾人求援,可見你無私之心,我如何不答應你的請求?只是我看此方百姓,愚頑特甚,明天午時三刻,說我顯化,施展法力大霈甘霖,叫他們親見我佛法無邊,堅他們的信心,你再善為勸導,那便容易感化了。」

劉世顯再拜而起,菩薩已隱身而去。他便將遇見菩薩的話,向眾宣說。大家有些疑惑,都說:「青天白日的菩薩顯身,怎麼只你遇到,我們卻沒有看見呢?」

劉世顯道:「看見或許都看見的,只俗眼認不出罷了。剛才那個托缽求化的老婆婆,就是菩薩的化身啊!」

眾人聽了,剛才看果真是看見過的,但是誰也不知道這貧苦婆婆,卻就是觀世音菩薩啊!於是有的自怨有眼不識泰山,當面錯過良機,有的自怨不曾施捨,結個善緣。大家懊喪的情緒一言難盡。

當下劉世顯又講:「菩薩以慈悲救苦為旨,這些都屬細事,決不加罪,只要以後誠心相信就是了。並且菩薩定於明日午時三刻,顯示寶相,祈霈甘霖,你等那時盡可瞻禮慈容,同沾雨露哩!」

大家聽了此話,又都喜悅起來。從此傳揚開去,不消片刻,合城全知。再是一傳十,十傳百地傳出去,到當日晚上,四鄉八鎮已經完全都知道了,聽了這種消息,沒一個不喜形於色。

直到次日清晨,端的是農停耕,婦停織,商停市,大家都焚香點燭,虔誠頂禮,專等午時三刻,看觀世音菩薩顯示法身。無論男女老少,一個個仰起脖子望著天空,連眼也不敢多瞬一瞬。

直等到分際,只見太室山頂悠悠地起了一片白雲,逐漸地蔓延開來,愈延愈廣。忽見白雲中間,天開一線,山頭之上,現出丈六金身,頭戴錦兜,身披袈裟,手中捧定羊脂白玉淨瓶,瓶中貯著甘霖柳枝,赤著雙足,站在光明石上。

大家見此情形,一齊倒身下拜,口稱觀世音菩薩,又默默通誠,都願皈依座下。羅拜既畢,只見菩薩手執柳枝,蘸著甘露,向東南西北有田禾處一陣洒。說也奇怪,一忽兒雲氣四合,大雨如注,足足半個時辰,方才雲收雨住,霽色重開,菩薩的法相早已不見了。

自此之後,那一班百姓,果真都敬信佛法。劉世顯捐了資財,就在太室山菩薩顯身處,建立一廟,塑大士像供養起來,菩薩所憩息的石洞,也改名為觀音洞,至今還留存著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