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平安台第一勞教所內的黑暗

【明慧網2004年10月25日】在甘肅省平安台第一勞教所內,非法關押過眾多的大法學員,經歷了肉體和精神的非人折磨。惡警極力掩蓋事實真象,封鎖消息,不讓世人知道其邪惡手段,只有我們親身經歷這場迫害的大法學員才能向世人證明、揭露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

2001年,江××政治流氓集團對各種場所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採取了瘋狂的鎮壓手段。在第一勞教所三大隊惡警對大法學員採取隔離、毒打、酷刑和超強度的體力勞動來摧毀大法學員的意志,妄圖達到其轉化的目地。惡警安排兩個以上的吸毒者監控一個大法學員,不准與其他大法學員接觸說話,不讓行動自由。列隊就餐、行進、田間幹活、家人接見,夜間上廁所都有犯人跟上。惡警對監控人員暗下指示:想盡辦法迫使大法學員轉化,轉化一個對有功者減刑。這些喪失人性的吸毒者的參與加重了對大法學員的迫害。它們輪流的做所謂的思想轉化工作,開始採用利誘,欺騙,恫嚇,威逼等手段,白天折磨,晚上提審,問其態度,就是要大法學員開口說不煉法輪功。如達不到目地,就找茬生事,辱罵,群體圍攻,體罰,毒打。它們及時向惡警彙報,商量對策,大法學員受盡了侮辱。

我一到平安台它們對我監控跟蹤得很緊,幹甚麼事都要打報告,不到一月毒打兩次。第一次惡人用小拇指粗的鐵火棍朝我頭上、身上亂打,當時,我的頭像裂開了一樣昏了過去,醒來時鼻孔不停的流血,頭頂腫脹,感到麻木。第二次,它們把我按倒,朝臉部、頭部猛踢,幾乎窒息。看到我無動於衷,一惡人朝我肋部猛踢一腳,頓時感到心肺俱裂,死亡來臨。

關在平安台的大法學員幾乎都遭到過毒打。武威大法學員宋彥昭,為維護大法,抗議迫害,被惡警打殘致死;金昌學員馬躍芬(男,至今被關押)關進第二天,惡警連進財逼其24小時轉化,他堅定不移,被惡人用棍棒打昏過去,左腳踝骨打裂,渾身青腫,醒後不能站立,惡警連進財強迫出工,馬躍芬昏倒在工地上。後被送到蘭州某醫院,因無法癒合,做了切除手術,左腳殘廢。大夫了解實情後說:「甚麼人民警察,連畜生都不如。」

二大隊一位大法學員在一次全所的大會上高喊:「法輪大法好,煉功無罪,還我自由。」震撼人心,令惡警喪膽,事後被秘密毒打,半月後,臉還青腫著。二大隊天水市學員陳剛,男,28歲,分別在2000年和2002年9月23日,兩次被非法勞教,至今被關押在本所。陳剛為維護大法,撕下誹謗大法的宣傳欄稿,被惡警邊運生用手銬吊了兩天兩夜,手腕血肉模糊,幾度昏死過去。武威學員李國賢隨身攜帶師父的新經文,被惡警連進財搜出,關禁閉室,用電棍電,手銬吊銬,受到非人折磨。三大隊大法學員集體抗議殘酷迫害,列隊時高喊:「法輪大法好,煉功無罪,還我自由。」震撼雲霄,惡警連進財把四位大法學員(甘肅甘南自治州的石天喜,甘肅莊浪縣的楊宗林,甘肅嘉峪關市的權振威,另一位已記不清姓名,已釋放)關進禁閉室,用手銬銬起,施用電刑,不讓睡覺,連續十天,四位大法學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惡警迫害大法學員的另一手段是強迫長時間從事超強度體力勞動。在一所,從四月初到12月初8個月的時間裏,全天勞動,不給休息日,幾乎每天從早上6點半出工,晚上8點左右收工,中午不休息。我到平安台的第一年,三大隊嚴重缺水,連口涼水都不能及時供應,收工後口渴得難以忍受。早上有時四個人吃一個二兩麵的乾饅頭,營養不良,使我渾身浮腫,身體極度的虛弱,每天照樣出工,無論吹風下雨,烈日炎炎,勞動是不能間斷的。在田間勞動昏倒是常見的。

我所列舉的這些只是邪惡罪行的冰山一角。截止2004年7月19日,該三大隊還有30多名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