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蘭州市華林山第二看守所的「後穿刺」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3日】

一、甘肅省大法弟子張振敏慘遭折磨

甘肅省大法弟子張振敏:2002年5月3日上午,蘭州市城關分局的4~5個警察以檢查煤氣的名義把門騙開,沒有出示任何證件,進門就把她銬上了,把另一個在她家的大法弟子也銬上,緊接搜她家,把她孩子用的電腦,連鐘錶也拿走了,還把她父母一個存摺(大約四千元)她本人的工資卡(內存200多元)和她丈夫牛滿江(大法弟子)的工資卡(內存大約2千元左右)也抄走了,沒有留任何收據,至今未還。

張被抓後先被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後又轉到華林山第二看守所(現改為監理所),惡警強迫她做苦工,她絕食抗議,惡警給她戴上腳鐐,把雙手反銬,用大約長40釐米的8號鐵絲,把腳鐐手銬固定住,名叫後穿刺。這種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跪著,晝夜銬,吃飯、喝水都是犯人幫忙,就連上廁所也不開手銬,由犯人幫助大小便。她被穿刺迫害折磨的慘狀,使同牢房的犯人都同情可憐得流淚。她們跪下求她吃飯、喝水,說你不吃我們也不吃,她雖然理解犯人們一片同情可憐之心,但她抗議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心堅定不動,堅持絕食絕水,犯人們看此情景都哭了,惡警進來說:「哭甚麼哭喪呢?」她被後穿刺酷刑迫害長達39天,手腳全腫,全身浮腫,鐵銬卡在手腕肉裏,銬子打開都取不下來,打開腳鐐手銬後,幾天之內腰直不起來,腿抬不起來,胳膊抬不起來,幸虧同情她的犯人每天用熱毛巾給她熱敷,胳膊的肌肉才沒有僵死。目不忍睹,惡警們迫害大法弟子比對槍斃前死囚更殘忍,死囚犯在槍斃前只穿刺一個星期,由於穿刺的鐵絲長還可彎腰靠牆睡覺。在監獄大牢房的牆上張貼著的監規上寫著不准虐待審理(第三條),可惡警們慘無人性的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隨意提審,張振敏被抓,被關押後,幾個月後她的丈夫大法弟子牛滿江被抓,後被判勞改三年,現被關在蘭州市大沙坪監獄,由於堅持不轉化最近一直被關禁閉,惡警不讓家裏親人看望。可憐他們年僅十一歲上小學的孩子無人照顧,小孩的年邁的外公、外婆只得把自己家丟下,千里迢迢來照顧外孫子。看守所不但不讓張振敏的父母看望,就連寄去的錢和物都退回,看守所的惡警們怕父母看到女兒被迫害的慘狀,就連春節也不讓看望。可憐的她老母見不到她的女兒,不知是死還是活,心如刀絞,她老人家一趟又一趟去看守所,從看守所前門到後門,她老人家義正詞嚴的質問,看守所後門值班的副所長為甚麼不讓她見女兒,為甚麼長時間的這麼銬人40天,人銬壞了怎麼辦?你們也有兒女,你們的子女要是被這樣慘酷的折磨,你們的心裏是甚麼滋味?惡警為他們迫害大法弟子辯護,「不銬他們怕他們撞牆自殺,這是為他們負責。」真是天大的謊言,張振敏在華林山被長期迫害後,在惡警面前意志堅強,因此被非法判處勞改八年。現被關押在蘭州九州開發區女子監獄,強迫做苦工。

二、甘肅華林山第二看守所是怎麼慘無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和學員的?

上面揭露的惡警迫害大法弟子張振敏外,那一期迫害了六、七個女大法學員,這裏再舉例:大法學員李秋香,被穿刺40天。出門坎、上廁所十幾公分高的台階,都得犯人抬著,吃飯喝水全由犯人給喂,半飢半飽,上廁所均由犯人幫助大小便,幾個壞人把李秋香穿刺後抬起來,摔在裝瓜子的麻袋上,胳膊摔脫節了,十幾個月過去了,胳膊至今未好。大法學員韓玉萍(張掖民樂縣人)被穿刺30天左右,打開腳鐐後,三天了腰直不起來,走路蹲著走,胳膊的肌肉被長期銬後像木頭一樣僵硬,這裏的惡警慘無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

三、看甘肅蘭州龔家灣洗腦班怎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龔家灣洗腦班是甘肅省蘭州市610辦公室(現在已改名為蘭州市公安局26處和27處),直接負責管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基地。從2001年年底到現在三年多來先後關押過100多名法輪功學員,這裏關押六七十歲的老人、二十幾歲的女子,甚至有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惡警們為了強迫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轉化,慘無人性的迫害堅持不屈服的學員,關單人禁閉室,把一隻手長時間的吊銬在禁閉室鐵門上,手被吊銬起來腳心剛剛能著地,晝夜長期吊銬,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5分鐘一查哨,有的被吊銬的休克,腳臉甚至全身浮腫,有的大小便失禁,十月份蘭州早晚溫差大,有時天涼時早晚都得穿毛衣,甚至有時要棉衣防冷,而洗腦班的惡警們不讓學員們穿家裏送來的衣服,學員們只穿著單衣,遭受著慘無人性的迫害,渾身發冷。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就關地下室、地窯,有的還要遭惡警毒打,大法學員牛滿秋第一次銬了一個多月,手腕處肉都被銬爛,以後又幾次被銬,人被折磨得又瘦又小,伙食上也虐待,明知大法弟子不能喝酒,惡警就唆使做飯的壞人往菜裏多加料酒,那龔家灣洗腦班真是人間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