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修煉故事】妙莊王之女的修煉傳奇(四)

【明慧網2004年10月23日】「如果三界與人的歷史上的一切都是為宇宙正法所安排的,那歷史只是為了大法在歷史過程中造就眾生與人類和人的思想方式與文化而已,從而在大法洪傳時使人的思想能理解法,懂得甚麼是法、甚麼是修煉、甚麼是救度眾生等等,及各種修煉形式。如果是這樣的話,歷史上的一切修煉與信仰那不是在為宇宙將來正法在世間奠定文化嗎?甚麼是人成神之路?天神都說我給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摘自李洪志師父的《也棒喝》)
* * * * * * * * *

第七回 鑑精誠老父回心 願修行女奴宣誓

轉眼之間,她執炊灶下,忽忽已是一年。妙莊王也時常召監察她的宮女永蓮問話。無奈永蓮已經受了公主的同化,兩人已心心相印,自然一味庇護著她,哪裏肯說她半句壞話。妙莊王聽了,心上雖不以為然,但見她能耐得恁般勞苦,沒有怨忿之心,倒也不免有些佩服她的毅力,惟有付之一嘆。他也明知前次的希望,是又不會成為事實了,但終究還有些看不破,趁著元宵佳節,宮中鬧花燈,長次兩位公主入宮慶賀的時候,叫她們再去善言勸導她一番,看是如何!這也不過是盡人事罷了。

二位公主奉命之下,便到妙善公主的臥室中去。姊妹相見之下,自有一番契闊,然後漸漸地談到正文。妙善公主不等兩個姐姐開言,便先說道:「二位姐姐的好意,小妹一概都知道的。只是小妹立志已決,自不能中途改變。如其兩位姐姐端的見愛,看在同胞份上,只求在父王面前添句好話,求父王如了小妹修行的夙願,撥個寺觀給小妹做梵修之地,那就感激不盡。這場功德,勝造七級浮屠,還望二位姐姐成全。」

妙音,妙元二人,見她如此說法,明知勸不醒她,多說也是沒用,便略略敷衍了幾句,告別出來,見了妙莊王,將前事告訴一番。

臨了妙音公主反勸妙莊王道:「依孩兒看來,三妹妹是不會回心轉意的了。她到底也是父王親生之女,與其使她灶下雜作受苦,倒不如成全了她的志願,竟讓她去祝髮空門。或許她生有夙根,將來竟會得成正果?萬一果能得道,與父王也多少有點好處的。」

二公主妙元,也是一般地從旁相勸,不由妙莊王不回心轉意,當下搖了搖頭,發聲長嘆,接著說出一番話來。正是:

精誠能感格,金石亦為開。

話說妙莊王聽了妙音、妙元兩位公主一番解勸之後,不覺長嘆一聲說道:「兒啊!你們還只道為父真的忍心叫你三妹妹受苦,卻不知為父的另有一片苦心。原想使她受些磨折,拋棄了修行的心念,好好地招一個駙馬,共享榮華之樂。不料她的意志,卻如此堅決,端的百折不回,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若講到你家三妹妹,看來是註定要修行的。她自小就是茹素,而且言語舉動都帶著幾分佛家氣息,人家說是夙根,或許有的。最奇怪便是三朝慶賀時的怪老人,幾句偈語就止了她的哭,還有那個樓那富律臨逃時留下藏頭偈語,隱嵌著‘妙善觀音’四字:凡是這些,似乎都有關係,如今想來都應在她身上,或者她竟有修成正果的希望,也未可知。

「如今是沒法使她改變意志的了,只索由她。城外耶摩山下,有座金光明寺,在前本有僧侶住持。後來因為山中出了猛虎,常常出來為害,寺中的僧侶,一個不小心便被猛虎攫食,嚇得一班光頭,亡魂喪膽,不敢再在寺內居住,四散逃奔到別處存身,這金光明寺就此荒廢。以後凡是行腳僧人等過此,也都不顧而去,一來因為寺中沒有招待食宿,歇不得腳,二來又怕猛虎傷害,不敢存身。以後便成了習尚,故荒廢到今,已有十來年之久,依然沒有僧徒法侶,可是虎患早就沒有了。如今妙善既要求個捨身之所,這金光明寺正是個絕好的所在。待我命人前往修葺一番,待工竣之後,擇了吉日送她入寺便了。」

妙音、妙元二人,聽了這一篇話,才明白了妙莊王向日所以命妙善灌園和發往廚下做工的用心。當下大家慶賀令節,不在話下。

到次日,妙莊王果然下旨在國庫撥了款項,派定大臣監督,招工興修金光明寺。那時,妙善公主執炊灶下,本來不知此事,可是宮女永蓮最先聽到消息,不由得喜出望外,一路手舞足蹈地奔到妙善公主的寢室,大呼小叫地闖進去,連稱:「三公主,喜事來了,」這麼一嚷,倒把妙善公主嚇得一跳。因為她那時正靜坐在佛前,閉目定心,做她的內觀功行。忽然被永蓮一嚷,亂了心神,又聽得喜事二字,怪覺刺耳,亟睜開眼看定永蓮道:「有何喜事?值得如此大驚小怪!要不是我,神魂都被你擾出竅去,畢竟何事?快快從頭講來。」

永蓮也自覺莽撞,便含笑認錯道:「我只因為歡喜過了分,才致如此。不料驚嚇了公主,真是萬分的罪過。可是這一件事,卻是出人意外的呀!如今我且不說,三公主,你是聰明絕頂的人,生就的九竅玲瓏心眼兒,這件事我請你猜上一猜,看是中也不中?」

妙善公主聞言也帶笑說道:「你這伶俐鬼兒,怪會弄乖巧,叫我又沒有未卜先知的本領,如何猜得你心中之事呢?你不說也罷了,好在我也刁;一定要知道這閒事,還可以省卻些精神哩!」

永蓮看她又要合目入定,便道:「我說,我說!原來主上自前次大公主、二公主苦苦相勸之後,他知道你三公主立志堅決,不再阻撓你的意念,聽憑三公主捨身空門。又從了二位公主的請求,命將城外耶摩山麓的金光明寺給公主做梵修之地。

三公主呀,你想這不是天大的一樁喜事麼?」

妙善公主聽了,也兀自歡喜,還恐她的話不盡可靠,便道:「永蓮呀,你休要編造了這一套謊言來哄我,我卻有些不信。」

永蓮發急道:「好公主呀!我奉侍了你這許多時候,何嘗有一次哄騙過你來?今番之事,端的千真萬確,現已雇匠興工,修葺金光明寺,還派了大駙馬爺做督造大臣哩!好公主,你如其再不相信時,我肯對天立誓。」

妙善公主一聽她如此說法,知道永蓮剛才的話,完全是真,不由她不喜溢眉宇,合十當胸道:「畢竟父王是仁慈之輩,今番竟成全了我的素志,還大興土木,重修金光明寺,這一場功德,委實不小,定然會報於將來哩!」

永蓮又插嘴道:「此事呢,端的可喜:只是三公主日後往金光明寺修行時,須多招些獵戶住在左近才好。」

妙善公主道:「這卻為何?獵戶與修行有甚麼關係?」

永蓮道:「公主有所不知,那金光明寺以前本有僧徒居住的,後來因為耶摩山中出了猛虎,時常吃食僧人,才將他嚇散夥了,至今成為廢寺。公主如往那裏,萬一猛虎重又出現,那便如何是好?」

妙善公主聞言,並不驚懼,含笑說道:「那個不打緊,猛虎是山中之王。能夠通靈,故佛祖曾封為巡山夜叉。它所吃的,都是些造孽多端的人物,那些人已失了為人的道理,在猛虎眼光裏看來,只當是禽獸,全非人形,故撲來果腹。若是虎眼中看出來是人形的,它決不肯吃,又何況我等是皈依佛祖,一心修行的人呢?」

永蓮聽了,不覺拍著手呵呵地笑起來,道:「公主呀,這一來你可說錯了!從前金光明寺中所住的,都是和尚,也是佛門的弟子,一般地吃素持齋,一般地誦經禮佛,結果就有許多被猛虎所食。難道這班和尚就不成人形?或者還是那巡山夜叉,一時沙灰濛了眼,才致誤食呢?這就是一件不可解的事情。」

妙善公主聽了此話,不覺哈哈大笑道:「永蓮呵!你算得聰明伶俐,這一片禪機,你可是卻參不透了?你道只要吃了長齋,每天宣誦宣誦佛號,就可以算得修行,成得正果嗎?我且設一個譬喻你聽。現在有一個人,齋是吃的,佛是念的,可是另一方面,卻在做奸淫盜竊,殺人放火的勾當,造成種種惡業,你道這種人能夠算是佛門弟子?能夠修成正果?在巡山夜叉眼光裏看,會得是人形嗎?

「再說和尚在表面上雖然同為佛門弟子,雖然真心修行的,自屬不少,但也不是沒有禪混子和心術不潔的人在內。尋常人犯過,罪孽五分,念佛的人犯了,就要加等變成十分,這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的意思。那一班被猛虎吃食的一班和尚,一定有他們的孽根,再不然就是前生的夙孽,否則決不會遭此魔劫的。況且外魔之來,都係自肇,倘然心志專一,外魔是決不會來侵襲你的。故耶摩山中,雖有猛虎,儘管無妨。猛虎自猛虎,我們修行自修行,兩下絕不相干,你放心好了。」

永蓮聽了這一大篇話,似乎心境開朗,點頭稱善道:「如此,婢子願隨侍三公主一同去出家修行,免除一切塵世的災障和輪迴之劫。」

妙善公主又道:「你的志向,端的可嘉,但是修行一事,談何容易?在此時,一鼓作氣,自然心無二念。萬一到將來畏難思退,見異思遷,徒費了一番苦功,依舊是不得成道,那又何苦呢?凡事須要慎始全終,你要修行,可有始終不變的毅力?」

永蓮道,「有,有,有!婢子隨侍公主有年,難道公主還不知婢子的脾氣?若是不信時,待發個誓願你聽。」說著真的朝外跪下,說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一切過往神明,共鑑我心。婢子永蓮,如今發願修行,如有三心兩意,半途反悔,雷擊火焚,甘心承受。」說罷,磕了三個響頭,方才站將起來。

妙善公主看她如此虔誠,又添了一個清修的伴侶,心中十分喜悅。正是:

清修非異事,端在有心人。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第八回  興土木重修金光寺 定良辰捨身耶摩山

話說妙善公主見永蓮當天發了重誓,立志修行,此後又添了個清修的伴侶,心中自是萬分歡喜!她從這一天起,情知出家的日子,定然不久,於是便預備一切手續,專等剃度,不在話下。

再說妙莊王自從下旨招工興修金光明寺,又派了大駙馬督工,大興土木。這消息不久就傳遍了通國,一班高手匠人都紛紛來歸。還有一班百姓,聽說是三公主捨身修道,重修金光明寺,都十分敬佩,表示同情。本來呢,一位國王的公主,安富尊榮的日子不要過,卻情願含辛茹苦,冷冷清清地度此紅魚青磬的生涯,那是多麼難能可貴啊!

眾百姓既生了敬佩之心,於是爭獻奇珍異寶,點綴這莊嚴寶剎。你獻寶石雕佛祖伽藍,我獻楠檀做雕樑畫棟。故今番修建的材料,都是人民所樂獻的。這也因國中連年風調雨順,百姓富有,輸材才如此踴躍。

材料既然豐富,工程的進行自然順利迅速。況且這座金光明寺,雖然長久無人居住,不免傾圮毀壞,但規模到底尚在,比了憑空建築,難易也就懸殊。故二月初旬開工,一路風日清和,沒有阻礙,到了五月初旬,殿宇禪房已經全工造竣,把一座頹垣敗瓦的金光明寺,修建得莊嚴燦爛,金碧輝煌,黃瓦紅牆,十分軒敞。

可是屋宇雖已完工,還有許多雕塑的佛像,還未工竟。又隔了多時,才把裏面布置得井井有條,督工的大駙馬,覆命消差。

妙莊王親自前往驗看,果然十分合意。回宮之後,便命觀星司禮等官,分別選擇吉日良辰和擬定公主捨身出家禮節,大家又不免一番忙碌。擇定六月十九日為公主捨身入寺之日。

十七日行拜別先王陵寢大典,十八日行辭朝大典,十九日清晨辭宮入寺:一切儀仗,都依佛家規程,正午由妙莊王親到寺中,在佛前舉行披剃大禮。一切擬定之後,妙莊王才召見妙善三公主,將各事告訴與她,叫做準備。妙善公主謝了父王成全之德,自去收拾一切,不在話下。

直到十七這天,妙善公主仍舊穿了公主之服飾,坐著宮輦,儀仗執事前呼後擁,出得宮門,一路到王陵而來。祭拜過了歷代祖先,祝告一番,不外敘述出家的原因和自責的話,獻酒奠帛,然後打道回宮。城中百姓,先已知曉,故路上瞻仰公主玉容的,著實不少,宮輦過處,歡聲雷動。妙善公主在輦中,只是含著笑容,合十當胸,算是與眾人答禮。

至次晨,妙莊王照例身登寶座,見過文武百官,忽黃門官入奏,三公主在午門辭朝。妙莊王便命宣上殿來。不多一會兒,公主上殿,行過嵩呼大禮,匍匐金階啟道:「臣兒不孝,只因一念禮佛,未能常侍父王左右,‘罪該寸磔,惟願仗佛祖法力,替父王增福益壽。明日為捨身之時,故今日特來辭駕,願父王萬壽無量!」

妙莊王一聽此話,心中著實難受,好比刀鑽箭射一般,險些兒淌出兩行老淚來。你想親生的這麼一位聰明伶俐的公主,好容易撫育成人,現在都要與自己斷絕關係,捨身出家,怎教他不難受呢?當下勉強地忍住了淚,向妙善公主安慰勖勵了幾句,使命用自己的御輦送公主回宮。

妙善公主雖然立志堅決,可是十多年父母之情,也不能拋撇乾淨,倒也覺得有些依依不捨。回到宮中之後,坐不多一會,長公主妙音,二公主妙元也都來了。大家手足情深,又不免殷勤敘話一番,直到薄暮方始別去。

妙善公主一切在事前早已布置妥當,故此時倒反沒有事幹。此去的伴侶,除了保姆和永蓮二人之外,那灶下也有十來個人願跟去替三公主執役。她們也不管主上准許不准許,各自拾掇著,預備明天隨三公主一同出宮,故這班人卻忙碌起來。

這一來是妙善為人和善,大家心悅誠服;二來那一班人多少有一點夙根,故願拋撇了繁華,去過那冷淡的生活。

一宿無話,直到來朝五更起身,洗盥已畢,公主因為此時尚未受剃,故仍舊穿宮裝,晨曦微茫中,早有宮女報稱:「執事已齊,請公主示下。」妙善公主又向宮門行了大禮,正待到妙莊王寢宮辭駕,忽妙音、妙元兩位公主走來,同聲說道:「我等奉父王之命,特來相送三妹妹。父王且說不必入宮辭駕了。」

妙善公主又向寢宮遙遙拜了九拜,然後方與兩位姐姐拜別,到底是同胞姊妹,終不免依依難捨,敘了一番衷曲,方才黯然登輦。長次二公主也乘輦在後相送。

一路直出宮門,就鐘鳴鼓響,梵樂悠揚,幡幢前導,羽葆後隨,一對對提爐,燃著諸品名香,香煙裊繞,直透九霄,一對對花籃,插著百樣奇花,香風結聚。保姆與永蓮,─個手執白玉如意,一個手執麈尾拂塵,分侍寶輦左右。值殿將軍迦葉,帶著三百御林軍,隨輦護送,長次二位公主的寶輦,也自有宮娥彩女簇擁。

這一天,六街三市的人,擁擠得不堪設想,因為大家事前知道今天是三公主捨身入寺的日子。一清早就有許多人在要道侍候,都要一睹容光,並且有許多人帶了鮮花珍草,預備獻給公主。後來愈聚愈多,把由王官到金光明寺的一條大路,擠得只見人頭,真個是萬人空巷,舉國若狂了。

公主寶輦過處,大家都歡呼舞蹈,爭著將鮮花異草向輦中拋去,雖經御林軍驅逐,也休想趕得散他們。寶輦行得沒有多少路,輦中的鮮花,已堆得滿滿,遠望上去,好像全是鮮花紮成的一般,香氣氤氳,好一派景象。

一路上出得城關,緩緩向耶摩山麓進發,公主坐在輦中,遠望那座耶摩山,雖算不得十分高峻,卻也生得雄奇秀麗,兼而有之。距城約有十里之遙,地絕塵囂,天生是絕好修真之地。

行行重行行,已到山前,轉過一個山坳,再抬眼望時,眼前就是一亮,只見面前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山門,裏邊一條白石砌成的甬道,直達天王殿前。紅牆四面環護,屋面都是用金色琉璃瓦蓋就,此時朝陽射在上面,只見萬道金蛇,繚繞空際,耀目生輝,真是莊嚴燦爛,無與倫比,

妙善公主到了山門,便下輦步行,到天王殿禮過四大天王、彌勒、韋馱,再進來便是一片極大的廣場。場上蒼松古柏,如螭蟠龍鬥,翠蓋張天。上面便是一座白石砌成的法台,台後便是大雄寶殿。那時台旁對立著兩行毗丘尼,約有三十餘人,見公主駕到,都排開閒人,魚貫下台迎接。這原來是各處尼僧,聽得公主捨身本寺,故特來掛褡常住的。當下,台上台下本擠著不少閒人,如今見公主到來:都向四下讓開,兩隊尼僧就迎公主上了大雄寶殿。

此時殿上鐘鳴鼓響,案上寶燭通明,爐內香煙繚繞,紅魚各各,青磐丁丁,大家瞑目合十,高誦楞嚴。公主禮過世尊。一卷經畢,才由眾尼僧引領,來到禪堂休息。眾尼僧逐一參謁,報過法名,一方面端上香茗,給公主解渴。

此時一班閒人,又都擠到禪堂外面,喧喧嚷嚷,鬧成一片。幸而聞得妙莊王駕到,大家恐幹罪戾,方才向外散去。正是:

今朝歸佛座,他日度芸芸。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第九回 試金刀斬斷六根 功行滿心上蓮生

話說妙善公主聽得父王駕到,即忙站起身來,帶領了一班尼僧,魚貫地出了禪堂,一直來到山門,預備接駕。大約候了一個時辰,才見清道的飛騎趕到,接著護衛執事蜂擁而來,提爐香裊,御蓋風搖,王駕已到,大臣追隨於後。三位公主帶了一眾尼僧,當道跪拜迎駕,那班觀禮的百姓,也都匍匐道旁,肅靜無嘩。

妙莊王的御輦,直到天王殿前停下,出了輦,便徑往禪堂休息,眾大臣都在外邊侍候,三位公主又重新見過駕,分侍左右。坐了一會,妙莊王使命各殿點齊清香明燭,待我先行拈香,然後替三公主剃度。下面一聲答應,隔不多時,報說已預備停妥。

妙莊王便起身,帶了三位公主先行來到正殿,文武百官後隨。正殿拈過香,又到羅漢堂,又到伽藍閣,都拈過了。其餘天王殿等處,派各大臣代拈,然後回到大雄寶殿。

一班尼僧已撞鐘擊鼓,朗聲念佛,妙莊王在偏首裏坐下。

妙音公主站立上首,手中捧定玉盤,盤中放著一把鋒利金刀;妙元公主站在下首,手中捧定一個缽盂,盂中盛著半盂清水;保姆、永蓮也分立兩旁,一個手中捧著黃色袈裟,一個手中拿著僧鞋僧帽;大家都凝神屏息,眼觀鼻,鼻觀心,寂靜無聲。那時三公主已到僧房中換了平民服飾,雜在尼僧隊中,一同念著法讚。

觀像官上殿,奏稱良辰已到,妙莊王便命宣妙善公主上殿,奉行大典。那時,自有執事人等打著一對長幡,攜著一對提爐,到尼僧隊裏引了三公主來到妙莊王面前,跪拜如儀。

妙莊王開言道:「兒啊!此時我和你還是父女,隔一會就是陌路人了!但願你出家之後,堅心修行,光大佛門,使後世敬仰。更願你能夠得道正果,肉身成佛!更願廣布佛法,救度世人!如今你且到佛祖跟前去虔誠發過願心,然後待為父的替你剃度。」

公主又拜了三拜,站起身來,走到佛座之前,倒身下拜,默默通誠祝告,發過了願心。然後回到妙莊王跟前跪下,妙莊王在白玉盤中取過金刀,一面將妙善公主的頭髮向四下分開,使披下露出頂門,一面就在她頂門上剃了三刀。這麼一來,不由他一陣心酸,兩股熱淚,破眶而出,手中的刀,震震欲墜,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

旁邊的執事尼僧,見了如此情形,生怕金刀墮地,便跪上一步,在妙莊王手中接過刀來:將妙善公主的頭髮,一陣「蘇蘇」的剃,瞬息之間,已變成一個光頭。

妙莊王於是又在二公主手裏取過手巾,從缽盂中蘸了清水。在光頭上揩拭一週,又親自取過袈裟,替她披上,又賜了僧帽。妙善當場換好,合十拜過了妙莊王,站起身來重又參拜佛祖。此時她竟與眾尼僧一般無二。

妙莊王睹此情形,不忍久留,便命排駕回宮,二位公主跟隨在後。妙善率領群尼,一直送到天王殿外,各各匍匐於地。

妙善口稱:「貧尼妙善率領合寺僧尼,恭送我王御駕,願我王萬壽無疆!」

妙莊王與兩位公主,一聽如此稱呼,心上又不由得一陣說不出的難受,話也哽住了說不出,只將手招了一招,各自登輦而去。妙善見他們去遠了,才站起身來,帶領群尼回到寺中不表。

再說那一班觀禮的百姓們,見如此大典已告完畢,再沒有甚麼可看了,便也扶老攜幼,呼男覓女地紛紛散去,寺中才清靜下來。

從此以後,妙善公主竟變了妙善大師,安心住在金光明寺中,虔誠修行。

光陰荏苒,一轉眼又是三年。那一日,大師正在打坐,方將入定,忽似有兩人對話道:「靈台上蓮花開否?」另一人道:「開了,開了!只少一位菩薩。」大師暗暗道聲:「不好!甚麼外魔,敢來相襲。」急急收束心神歸舍,卻見自己一顆心,變成一朵半開的白蓮,蓮花上面跌坐著一位菩薩的法身,低眉閤眼。仔細看時,那位菩薩,卻就是自己化身。不由得一歡喜,這眼前的景象,完全絕滅,仍舊安坐在禪床上面。

妙善大師明知就裏機關,也不向人說破,第二天朝上,做完課誦,才對大家說道:「我前蒙佛祖顯化指點,曾說過,如要證果,定要須彌山上雪蓮花做引。我想,我自從捨身以來,閉門苦修,並未出去朝過名山,如何有得到雪蓮之日?故現在決計往朝須彌,順便尋訪白蓮。你等在此好生修行,將來少不得都有好處。」

大家聽了,覺得突兀,不免面面相覷。那位保姆和永蓮聽了,都贊成此說,並且她二人願意做伴前往。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