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純淨的心做最神聖的事

【明慧網2004年10月21日】我於1996年6月得法,因證實大法,曾多次被非法關押,後被綁架到邪惡的勞教所,並非法加期至三年。我經歷了酷刑和非人的迫害,摔倒了再爬起,最終還是堅定的走出了勞教所的大門。回來快兩年了,一段時間以來,我時常想起曾與我關押在一起的一些同修,她們是善良的老人,沒有多少文化,有的在家種地,特別純樸善良。想起與她們相處的情景,我感到一種溫暖。我不知為甚麼相識了那麼多大法弟子,腦海中總浮現她們那純樸的笑容,我覺得奇怪。

後來我終於明白了。她們就像一面鏡子,讓我發現自己一顆一直隱藏著的執著心。我比她們「有文化、能寫會算、能歌能舞、能言善道。」從小到大,耳朵裏常聽到人家說自己「好看,有氣質,聰明有見解……」,到了勞教所,還會聽到這樣的話。這話有的來自獄警,有的來自同修。雖然聽到這樣的話時,我都會覺得不好意思的打斷別人的誇獎,說自己沒甚麼。這不好意思是真的,不是做出來的,是覺得不大自在,樣子當然是謙虛。可是當我一次次的想起那些純樸善良的同修時,我忽然發現我對別人誇獎的話,外表謙虛,不知不覺心裏是認可的。我也許是有點人誇的特長,這特長不是問題,問題是我發現這特長一直都讓我長了一顆心──覺得自己比沒這特長的人「強」,其實就是覺得自己「了不起」。這顆心藏的很隱蔽,被外表的謙虛掩蓋。這顆心在當常人時就跟著我,到了修煉時,又讓我覺得自己比有的同修「好」。而這顆心是多麼的不好、骯髒。

在神的眼裏,當一個人有這樣的心在同修中時,本人覺得比別人「好」,在神的眼裏看是這個人比別人不好。因為衡量好壞的標準是「真善忍」,而不是甚麼聰明、漂亮和才藝。這顆心像根刺兒,豎在人群中,扎別人也扎自己。帶著一個不正的場,讓人覺得刺眼不舒服。當有的同修表示出對自己的一種不舒服時,這顆心讓我認為別人有妒嫉心,並鼓足勇氣指出別人:「你是不是有妒嫉心?」還覺得自己挺為別人負責,而不去找找自己:為甚麼有人看你「不順眼」?因為內心認為自己「了不起」,外表看起來就挺自信的。而這自信很多是建立在好聽的誇獎上,所以就不願聽不好聽的,一聽到不好聽的,就等於動搖了自信的「基礎」,東搖西晃了,馬上就要去保護這「基礎」不受傷害,不累嗎?所以這顆心扎別人也扎自己。而那些純樸善良的同修,或許沒有我的「特長」,但是她們有她們的特長,她們善良、忍耐、予人關懷、為人以善為本、踏踏實實。

當想起她們善良的笑容和關懷時,我感到陣陣溫暖、愉悅。我這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師父在點化,師父費盡了苦心,師父多麼慈悲!我之所以總想起她們,就是讓我明白,我有一顆多麼不好的心。不是我有「特長」比別人好,而是別人沒有此心比我好。恍然大悟後,內心的震動、感動讓我不由的流下了眼淚。我再去看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覺得和別人不一樣。你們都是一個粒子,在我的眼裏,誰都不比誰強,因為你們都是我同時撈起來的。(鼓掌)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得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眾笑,鼓掌)」現在再看這段法,覺得是在說自己,真的覺得很羞愧。

隨著我的清醒,那不好的心隨之土崩瓦解,身體也在發生大的變化,能感到不好的物質「唰唰」的去掉,心口、身體嗖嗖的往外冒涼氣。我感到自己的心變得更善良踏實了,能聽進哪怕激烈的言辭了,向內找、去執著、提高心性。過後覺得說我的人挺可愛,真的是在幫我提高心性,發自內心的充滿謝意。

我想一直到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們都要修好自己的心,用純淨的心講真象、發正念,才是做最神聖的事。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中說:「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1/87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