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提醒

【明慧網2004年10月21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當我提筆寫到這兒時,我感到一陣陣的熱流湧遍我的全身,淚水漸漸湧滿我的眼眶。五年來,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精心呵護下,在同修們對我的善意提醒與幫助下,我今天才有機會寫下我在正法修煉中的幾個片斷。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

2001年2月的某天,因為有漏,我被幾十名惡警及惡人圍困在我的一位親人家裏。惡警催促我的親人開防盜門,遭到拒絕後,惡警便將我居住的樓房圍住,周圍鄰居們嚇得閉門不出,我親人的小孩嚇得大哭。看著樓下惡人的瘋狂樣子,我的怕心漸漸的增加了,我感到透不過氣來,怎麼辦?親人勸我說趕快從窗戶跳下逃走吧。我權衡了一下,樓這麼高,跳下去摔傷怎麼辦,即使不摔傷,一旦被發現,我能跑過惡警的車輪子嗎?……

就這樣在人的觀念驅使下,完全把這一切當成了常人對人的迫害了。第二天,監視的惡人少了,我突然想起了一位同修,我用電話迅速的將我的情況告訴了他。沒想到他竟冒著危險騎著摩托車來了。見面後,我問同修為何敢來,他說心中沒有怕,並提醒我說:「去掉怕心,闖出去,不會出問題的。」我猶豫了一下,說:「能不能你騎著摩托車,我坐在你的後面,衝出去。」他說:「不行,只要你怕,惡人會將你從摩托車的座位上拽下來,要明白另外空間的眼睛是亮的。」同修一提醒,我想起了師父的話:「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對,功友沒有怕,敢進來,我去掉怕,也會闖出去的。主意一定,心想:我堅信師父一定會保護我的。於是,我戴上摩托車帽子,背著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我感到自己很高大,在惡人的眼皮底下,發動開摩托車,騎上,走了。(當時剛騎上時,車還歪扭了幾下,但很快糾正了。)

(二)

記得那是一個早春的夜晚,怕心使我離開當地到外地去,因為當地的邪惡瘋狂的抓捕大法學員辦洗腦班,而且當地個人修煉時期很有名的站長、輔導員幾乎都被轉化了,而且有的徹底的走向了反面,這一現象對我震動很大。當時伴我而行的還有二位同修。剛開始上路的時候,我的兩個胯關節不知怎麼就疼了起來,我不悟,也不管同修的提醒,繼續在公路上走,心中想著能有公共汽車就好了,但是有過路的車來了,不是不停就是錯過了。同修又提醒我,但在執著的驅使下,我仍堅持走,甚至打手機叫出租車,但不是車壞了就是找不到司機。腿疼得實在走不動了,一看錶,走了快一夜了,我只好躺在公路旁老百姓堆放的乾玉米秸上歇一歇,早春的夜晚很冷啊,陣陣的寒風非但沒吹醒我反而產生了困惑的念頭:我也是比較出名的輔導員,難道這麼多人,他們都錯了,就我一個人對了?我知道這個念頭不對,但老排斥不掉。於是,我對同修說:「我頭腦中產生思想業了,難道這麼多學員,就剩下我們幾個……?」在黑夜中,我想起了師父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的一段法:「我們要的是修煉的人,不要那些混水摸魚的,不要那些來湊數的。一百個人中有九十九個都不是真心的他都走,……」師父的法讓我擺脫了干擾和困惑,我又回到正路上來了。

(三)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早已流落在外。我到了一位親戚家去講真象,順便在他家住一段時間。在我這位親戚家裏,我幫他洗衣做飯收拾衛生,幾乎甚麼活都幹,但親戚還是經常陰沉著臉。後來我勸親戚把《轉法輪》看完,看完後,他說了句:「電視上說法輪功是X的,我看××黨才真正是邪的。」這說明我的親戚還是有正念的,但親戚對我的態度還是老樣子。有天,我抱著執著看了《明慧網》上一位同修寫的文章《大法的威嚴》,同修在文章中有這樣一句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有威嚴的,難道大法弟子這麼善卻要一無所有的睡街頭、討飯?難道這不是在縱容你丈夫背後的邪惡因素嗎?……」於是,我不找自己的執著和不純,反而要顯示我的威嚴了,沒想到越搞越糟。

後來有位同修知道了這件事,提醒我:「該文章的最後一段說有的學員到那位教授家裏住,教授自己住的是不通風的小房間,而讓給這位大法弟子的卻是最好的房間,明白是甚麼意思嗎?」同修的一席話了提醒了我,師父說:「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對錯與否。」 (《精進要旨(二)》-《正法與修煉》)「大法的尊嚴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維護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現帶來的,不是創造出來的,不是人的行為、用人的手段創造出來的,是慈悲中產生出來的,是救度眾生和你修煉中體現的。」(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從法中,我明白了,我給親戚幹活時心中有點委屈,總在想,邪惡不迫害我時,憑我在常人中的身份,我會這樣侍候你嗎?這樣的心態,大法的威嚴怎麼能在我身上展現?

我調整心態,我知道了我給他幹活的目地是為了救他,我不再委屈了。有一天,我的親戚對我說:「你還記得你沒修煉時寫了一封信嗎?這封信落到了我的手裏。信中有說我如何不好的話,我很生氣,一直保留著。我今天告訴你的是,我已經把這封信燒毀了……」我聽後淡淡一笑。

(四)

沒有對師對法的尊敬,就做不到對師對法真正的信,也就無法圓滿。

記得2001年,有一次和同修一起剛吃完飯,我自己手也沒洗,直接拿起大法書看了起來。同修看到後,嚴肅的對我說:「把手洗乾淨,然後靜下心來看一看《轉法輪》320頁是怎樣寫的。」同時贈詩一首:

修煉需要心純淨
洗手本身去污垢
手淨再看大法書
此乃心敬之壯舉
大法字字金光閃
頁頁盡顯七彩光
今天你若不洗手
污垢便在紙上留
天天要是不注意
把書弄髒魔鑽空
勸你從今要嚴肅
心存敬意把法學
大法不是誰能得
得到就要心保護
虛心接受此教訓
純心純意修大法

聽到同修善意的提醒,又想起我在個人修煉期間種種的對師對法不敬,不禁一驚:一個對師對法不敬的人,能從大法中悟到甚麼呢?後來,我又看到了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師父說:「所以對我們有些學員哪,一時糊塗,心態不正,你們想一想,你們一旦對我不敬的時候,舊勢力就會下狠手,……」「你對我好與壞,我根本就不會在意,可是呢,舊勢力它們會在這一難中毀掉你們哪。」我不禁嚇了一跳,正確對待同修的善意提醒,會避免走彎路啊!

(五)

同修提醒我說:「不要失去與明慧網的聯繫,因為那是讓我們更好的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我明白,其實明慧網上的一篇篇文章就是對我們的一個個善意的提醒。

我們當地資料點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由於印製的真象材料中有一篇明慧文章題目不符合有的學員的觀念,不接受同修善意的提醒,私自將已印製好的一百多斤真象材料燒毀,以至於發展到後來資料點被破壞,人員被抓,被勞教,被轉化,師父說:「不是說明慧網沒有錯,但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我在明慧網上發表照片與‘心自明’,目地就是給你們樹立一個可信的網站。」我深深的體會到明慧網在我心中的位置。在我流離失所的日子裏,由於不能及時看到明慧材料,我艱難的學會上網,當對計算機一竅不通的我在網吧裏看到了明慧網時,當我看到了師父的照片新經文時,當我看到同修們的一篇篇文章時,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後來,由於種種原因我無法再上網時,一位能上網的同修開始與我聯繫,他總是把師父的新經文通過手機短信第一個傳給我(那時手機短信還未被邪惡監控) ……

師父說:「師父看到了這個人有哪方面的執著,就特意把這個執著顯露給你,叫你給他指出來,就叫你看見,那你告不告訴他呢?因為大家都是在修真善忍,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那麼看到別人有不足、提高不上去的時候,為甚麼不能夠善意的告訴他一下呢?」(《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從中我體會到要正確對待同修的善意提醒,因為在修煉的路上是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的,因為那很可能就是師父的慈悲點化!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1/87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