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大法弟子左淑純被白馬壟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更多情況


【明慧網2004年10月21日】以下是我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時所了解的大法弟子左淑純被迫害致死前的情況。

那是2001年的2月下旬,我們所有被非法關押在湖南省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被分成三個隊,當時,我和左淑純等17名堅定的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在一棟單獨的樓房裏。不法所警為了不讓我們學法煉功,達到強制洗腦「轉化」的目地,所警非法調來其他的勞教人員專門監管大法學員,這些人被稱為「夾控」。每個大法學員都被強制配有一個「夾控」。從去的第一天晚上開始,就對我們採取了無人道的、特別惡劣的監控手段,不法人員們懼怕我們煉功和背誦大法經文,夾控人員和惡警隨時來阻止與干擾,就連嘴唇動一下都不行。

第二天又增加了男警察,其中一個人背著一個紙箱,大法弟子一背法,他們就從紙箱裏拿出手銬把大法弟子的手串銬在一起:用手銬銬住一個大法弟子的手後,把手銬的另一邊銬住另一個大法弟子的手,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銬著;再把手銬往上層床鋪的鐵槓欄上一掛(我們睡的是上下鋪),學員有高有矮,那矮的自然就更難受。

有的人矮一點的用小凳子墊起,距離遠一點的就人為的把床拉近一點,想減輕一點身體上的痛苦,然而惡警發現後毫無人性的馬上就把小凳子收走了。每天銬我們的時間是從他們早上上班開始,一直到晚飯時,中間只有中午吃飯時才解開一下。如果說晚上銬上了,時間就更長,要到第二天早晨洗漱時才解銬。

這種酷刑折磨從開始實施後,就沒有間斷過一天。左淑純的個子不高,所以她承受的痛苦更大一些。由於長時間被銬,她兩手上銬的地方凹進去兩道很深的印痕,後來發爛後又大又腫,但她一直很堅強,從不叫苦,也不曾向邪惡妥協。

到2月底的一兩天,我們發現一些所警與夾控人員在時不時的烤饅頭吃,這種現象引起我們的警覺,判斷出2隊那邊的學員在絕食反迫害(饅頭是限量供給每個人的,平時沒有多的)。這樣我們17名大法學員商量著要整體配合她們一同絕食反迫害。

3月上旬,我們開始了絕食抗議迫害,殘暴的惡警即使在我們絕食時也照樣給背法的學員上銬。後來我的情況是一天比一天難受,絕食後的五、六天,我幾乎坐都坐不起來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只有背法,背了法之後人才精神了,這種滋味是局外人很難感受到的。

絕食到第七天,警察開始野蠻灌食,第一個就把左淑純叫出去了,她當時出去後就沒再回來。我向所警詢問左淑純的情況,她們支吾著不講,我們知道是出事了。第二天早晨,所警還裝模作樣的來房間拿左淑純的日用品,說是她現在在醫院裏,沒有問題,過幾天就會回來。後來才得知我們的好同修左淑純在灌食的當天就已經被當場迫害致死了。

株洲白馬壟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野蠻灌食致人死亡的惡行理應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譴責,不管他們如何掩蓋事實真象,但紙是包不住火的。所有參與迫害左淑純及法輪功修煉者的罪犯都逃脫不了道德良知的譴責和歷史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