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的路上精進不停

【明慧網2004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山村女教師,今年43歲,1997年1月得法。自99年7﹒20以來,我在證實法的路上摔摔打打經歷了種種魔難。(曾兩次被非法拘留共72天,綁架到「轉化班」165天,被非法軟禁40多天)現在終於堅定的走了過來。在此我談幾點體會。

一、以法為師 堅決不配合邪惡

2001年5月,我被強行抓到了縣新辦的「轉化基地」。當時,我心裏只有一念,決不配合邪惡。到基地後,邪惡安排了一系列的活動,都被我們學員一起抵制住了,使得一項項計劃都破產了。12天後開始給學員上誹謗大法的課。那天早晨,由於同修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10多個同修被邪惡調來的刑警好一陣毒打。這期間,我們宿舍的5位同修心都很堅定,工作人員在叫第三遍時,我們仍說「不去。」這時忽然有兩名學員「碰巧」大吐起來,我的腰也突然不能動了,一動就疼的厲害,於是我們免了這場毒打,我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保護我們。

下午繼續讓學員去聽課,無論邪惡怎麼使招,我的心一點也不動,我靜靜的躺在床上,一邊又一遍的背著師父剛發表不久的經文:「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邪惡的威逼下,宿舍內就剩下我一個人。他們吼叫要不自己去,就找刑警來抬我。我說:「我不能去,抬去也是躺著。」他們無計可施了。

第二天,上課前,工作人員首先到各個宿舍宣布了「610」特批兩位學員暫時可以不去聽課。那就是我與另一位被打嚴重的學員。我聽後非常感謝師父對弟子的呵護。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每天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正這個環境。一個多月過去了,基地主任對我說:「你的腰早就不疼了,你別裝蒜了,該上課了吧!」我說:「我沒說我現在還腰疼吧,你沒讓我上課呀!其實我的腰早就不疼了,不過課我仍然不去上。」「為甚麼?」他問。於是我給他講起了真象。

最後我說:假如現在你被一位醫生,一位非常善良的醫生救過命。當這位醫生被別人誣陷的時候,你在旁邊是甚麼滋味?難道你能心安理得嗎?」他說:「不能。」我說:「是呀,我的師父就是一位非常好的人。他給我們這麼多人淨化了身心,不管我們要一分錢。而你們這些工作人員,上課給我們讀誹謗我師父的話,我能去聽嗎?給你,也不會去的。他聽後甚麼也沒說。走時只留了一句話:「你真是個有良心的人。」

從此後,我便尋找一切機會給這裏的工作人員講真象。整個165天,我一節課也沒去聽。縣委書記、610頭目、政法委書記、基地領導多次找我談話,哪怕我簡單的寫一句話,就可回家。我不答應。後來又找來我丈夫,讓我丈夫替我寫,被我制止了。有好幾位工作人員要替我寫,都被我拒絕了。最後,我通過絕食正念闖了出來。

二、正念正行 修煉人自身就是真象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絕食,胃出血很嚴重。身體由120斤瘦成了不足80斤,人都脫了相。看到我的人都說,人夠嗆了,一位同事說:你身體沒有2、3年是恢復不了的。家人更是著急,我對他們說:「我是修煉人,甚麼也不怕。」親朋好友送來了許多補品,我沒把自己當成病人,補品我不需要。回家第一頓飯就是餃子,接下來就是糕、酸菜等,家常便飯甚麼都吃。每天堅持發正念、煉功。沒吃一粒藥,第三天就出門與同修一起學法交流了。當我出現在親朋好友的面前時,他們都很興奮,對大法的超常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他們主動的去給不明真象的人講大法真象。現在已有好幾位親戚得了法,看大法資料的也不少。

2002年4月,我第二次從看守所絕食出來後,在家只休息了二十幾天,鄉、校領導便讓我上了班,隨著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大法工作需做的越來越多,這就需要從休息時間裏擠,因此,我每天早晨三點多起床,把動功、靜功全部煉完,並且5、6、7、三個整點發正念,剩餘的時間背點法。中午休息不到一個小時,晚上大多是發完12點正念休息。雖然每天只休息三個多小時,但我精力很充沛,白天上班不累、不困,晚上學法、發正念、做大法工作也很少睏。我經常有這樣一種感覺,本來只睡了一小會兒的覺,醒來後就覺得已經睡了很長時間了。我那不修煉的丈夫說我是「精力過盛」。今年初,我與一位同修去給鄉長、書記講真象(他們沒少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當我們見面時書記都認不出我倆了,說:「你們身體胖了許多,我都認不出來了」。於是,我們就從這裏講開了真象。再一次提起我們被非法關押期間的工資問題,書記由開始的不給轉為商量後再給答覆,最後書記說:「咱鄉現在的環境很不錯,希望你們有一個好身體,好好幹工作。」過了半個月,鄉長告訴我,年底一定給解決。這次講真象效果很不錯。

三、在工作中利用智慧講真象

2002年5月上班後,學校安排我上初三數學課,並且承擔初一兩個班的政治課,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

我利用各種機會在課堂上滲透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課下與個別學生講真象,給他們真象資料、光盤、卡片、書籤等。讓這些學生再給其他學生講。對老師們也是一樣,除了和他們講還給真象資料給他們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自己帶的班,在全校七個班中連續兩年被評為校、縣先進班集體,自己被評為縣「德育先進工作者」。

前些天,「十一」放長假。學校由於「普九」要複查,讓老師們留在學校加班整理檔案。這些檔案都是為了應付上邊檢查編造的假檔案。本來學生流失了,卻要編成轉學了等。這次學校布置任務時,有一項是給畢業生編假分數。我對著許多老師的面和校領導說:「造假的事我不幹。這與我的信仰是相違背的。要幹就幹真的,幹多少我都保證完成好。」教導主任對我說:「先登記畢業生花名,分數你不用填。」於是我很快就完成了任務。第二天,我剛到校,校長老遠就喊我:張老師,快過來。今天我給你找點真活,登記圖書館的書。這也不是假的吧。昨天那分數讓別人去填了。」於是校長又是往圖書館給我搬椅子,又是給我找坐墊。熱情的過分,真是一正壓百邪。

四、整體配合 講清真象 救度眾生

我們鄉大部份學員都是在99年2月得法的。當時有近200名學員。99年720時,由於學法時間太短。在高壓下,就有大部份學員被迫不練了。不論當時的形勢怎麼嚴峻,但我鄉的大法工作一直沒有停過。發傳單、掛橫幅、寫真象標語,做的很普遍。

為了跟上正法進程,我們幾個老學員自動組成一個整體,經常到各村與學員一起學習、切磋、提高,幾年下來都是如此。當師父《2004年在芝加哥法會上的講法》發表以來,我們與那些走不出來的學員,和放棄修煉的學員逐個交談、學習。最近,師父的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以後,對師父所說的「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我們感到時間已經很緊了,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於是我們召集了全鄉部份大法弟子進行切磋,對全鄉各村進行整體安排,根據每個學員的情況,每個村都有大法弟子去講真象。做到師父要求的「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然後根據學員哪有親朋好友,再到別的地方去。很快講清真象的工作全面展開。目前,我鄉又有許多新學員看上了大法資料,煉上了功。

要說的很多,幾年來做的不好的地方也很多,但是不論怎樣都走過來了。以上是自己近幾年來修煉中的一些體會,由於層次有限,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0/87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