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3月被劫持的十五名遼源市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實


【明慧網2004年10月20日】99年7.20以後,吉林省遼源市市委市政府(市委書記趙振起)及公安系統的邪惡之徒們以為可以升官發財,主動充當首惡江××的走狗,屢次瘋狂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弟子,致使大法弟子有的失去了工作、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妻離子散,有的家破人亡。

2002年3月份以來,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抓捕,在這次迫害中,遼源市市委書記趙振起親自粉墨登場,帶領遼源市公安局、遼源市龍山分局的惡警們,尤其是原龍山分局政保科科長高雲生(現任向陽警署副署長)及局長鄭建峰(現任遼源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表現得最為喪心病狂……

一、跟蹤綁架、酷刑逼供

遼源市公安局、遼源市龍山分局的惡警們採取蹲坑、監視、竊聽、撬門、翻牆入室等各種卑劣手段任意非法綁架大法弟子。一同修在做真象時被綁架,因承受不住惡警的殘酷迫害,被迫將同修供出,隨後,3月中旬遼源資料點遭受嚴重破壞,損失慘重,陸續有十五名同修被抓,他們是:楊桂琴、楊桂俊、關豔玲、孫立強、鄭剛、劉麗華、張維喜、韓景輝、劉佩軍、何元慧、楊旭、丁曉霞、馮功才、張德利、李桂琴。

據悉,此次遼源市大法資料點被非法搶劫走打印機數台、上萬份真象資料、數萬元現金(其中還包括大法弟子年幼孩子身上的錢)及數台手機和呼機等。這些大法弟子們的血汗錢全部被龍山分局的惡警們私吞、揮霍,它們每天用這些血汗錢大吃大喝後,便以瘋狂折磨大法弟子為樂。

大法弟子被綁架時,邪惡之徒出動大量警力,大法弟子們給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善惡必報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難逃下地獄的惡果。他們不但不聽大法弟子的善意勸告,還說大法弟子詛咒他們,而且不顧廉恥,在有大量圍觀群眾的場合下,即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此後遼源市的氣候出現異常,有時狂風肆虐,如鬼哭狼嚎般。

大法弟子們被綁架的路上,也都遭到了惡警們的瘋狂毆打。大法弟子們(連同他們年幼的孩子)被綁架到公安局後,均遭到酷刑折磨。在那裏大法弟子遭受到酷刑有:

1、連續數日被銬在暖氣管上,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
2、被鎖在鐵椅子上,銬住四肢受高壓電刑,而惡警們則坐在刑具周圍的皮椅子上取樂;
3、被吊起來用皮鞭抽,用高壓電棍電;
4、被脫去棉衣罰凍;
5、穿著棉衣,被從頭澆礦泉水(用大法弟子的錢買的),衣服被澆透再風乾,然後再被澆透再風乾,反覆折磨。
6、被吊起後,用皮鞭抽;……

隨後,大法弟子們無一例外又被惡警們劫持到了遼源市看守所,在那暗無天日的魔窟裏,遭受了無數的人間煉獄,倍受惡警和管教的雙重折磨。在那段日子裏遼源市看守所經常傳出大法弟子令人肝腸寸斷的慘叫聲。在那裏,大法弟子的遭到酷刑有:

1、連續數日不許睡覺、吃飯、喝水和上廁所;
2、被惡警們用高壓電棍電擊全身,滿屋甚至連走廊都是糊焦味;
3、惡警們脫掉法輪功學員的衣服,用木棍、木板、繩索、塑料管、鐵管、電纜線、電棍等凶器毆打大法弟子,把學員打得全身青紫,傷痕累累;
4、坐老虎凳
5、吊銬;
6、宮針。一種宮廷刑具。針極細,扎到皮肉裏不留痕跡,不出血,卻極痛。警察用宮針扎學員的手指、腳趾和頸部;
7、十指被釘竹籤;
8、被打倒後,再被惡警們蜂擁而上穿著皮鞋踩手,直到皮膚全部脫落;
9、用煙熏。惡警們將香煙點燃,插在大法弟子的鼻孔裏,再點燃一盒香煙放在煙缸裏,用方便袋或花盆把大法弟子的頭部和煙缸罩在裏面。使學員窒息。
10、用香煙燒大法弟子的腳,使大法弟子無法行走;
11、長期帶幾十斤重的腳鐐,致使下肢嚴重受損;
12、光腳在雪地裏被罰站;
13、白天被強迫做苦力,夜晚被管教幹部強迫俯臥在走廊水泥地上,並叫坐班的犯人坐在身軀上,一直到天亮;
14、逼迫彎腰(它們叫「燕飛」的體罰);
15、被關進小號(鐵籠子);
16、對絕食的大法弟子用高壓槍進行強制灌食乾玉米麵;
……
遼源市看守所不法人員並且嚴禁家人探視、不准請律師辯護,據了解有的大法弟子家人為大法弟子請了律師,但後被違憲禁止。之後,在惡警們捏造的口供記錄上,便按上了大法弟子們的手印,但這手印不是自願按上的,而是在大法弟子們被酷刑折磨至昏厥時,被惡警們拖過來強行按上的。當然檢察院也少不了走走過場,以證明大法弟子們並沒有遭受過刑訊逼供。

二、非法審判、非法加刑

2003年6月3日,這15名身心均飽受摧殘的大法弟子又被秘密挾持到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非法審判,現場到處布滿了身穿公、檢、法制服的所謂執法者們,在邪惡的操控下大部份已經變成了專門打壓正義的魔鬼。

法庭上(審判長:王奎武),非法宣判過程中,有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好!龍山分局惡警高雲生喪心病狂的對這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公然踐踏憲法和天賦人權。該大法弟子被打的血流滿面,但並沒有任何人對惡警高雲生的惡行予以制止。邪惡之徒僅用了短短十幾分鐘便對15名大法弟子非法宣判完畢,分別非法宣判15名大法弟子10年以下不等的有期徒刑。當場所有大法弟子均表示不服,並向法庭審判長聲明提出上訴的請求。隨後,這場邪惡導演的所謂審判草草收兵。而此時惡警高雲生又魔性狂發,在法院外欲擠上非法押送大法弟子去遼源市看守所的警車,去看守所繼續折磨這些大法弟子。可能是實在看不過他的慘無人道,法院的人將其踢了下來,可是這個魔鬼警察竟瘋子般的自己打的狂追到看守所……,當時很多路過的老百姓看到了這一幕。

然而,這次的審判結果並沒有讓公安部及吉林省委省政府滿意,在它們的授意下,2002年9月初,15名大法弟子被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非法加刑。結果如下:楊桂琴14年、楊桂俊13年、關豔玲13年、孫立強13年、鄭剛12年、劉麗華12年、張維喜12年、韓景輝11年、劉佩軍10年、楊旭10年、何元慧10年、丁曉霞7年、馮功才6年、張德利4年、李桂琴4年。

據悉,這次非法加刑,沒有任何法律程序,只是將所謂的審判書交給15名大法弟子,並且不許上訴。所有大法弟子均不承認這舊勢力的安排,為抵制邪惡迫害,將所謂的審判書撕毀。

同年10月,這15名大法弟子分別被戴背銬押往(長春黑嘴子)吉林省女子監獄和(吉林市馮家屯)吉林省監獄。其中楊桂琴、楊桂俊、關豔玲、劉麗華、丁曉霞、李桂琴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吉林省女子監獄;孫立強、鄭剛、張維喜、韓景輝、劉佩軍、楊旭、何元慧、馮功才、張德利被劫持到(吉林市馮家屯)吉林省監獄。當時在遼源看守所外,大法弟子及其家人車內車外哭成一片,很多圍觀百姓都掉下了眼淚。

三、噩夢又一次開始了,楊桂琴、楊桂俊姐妹相繼被殘忍虐殺

在長春黑嘴子的吉林省女子監獄和在吉林市馮家屯的吉林省監獄早已臭名昭著、惡貫滿盈。大法弟子一被劫持到監獄,便無一例外的遭受到了獄方各種殘忍的折磨。在這兩個監獄大法弟子遭受的酷刑有:

1、被監獄唆使的刑事犯(監獄威脅那些犯人誰不動手就加刑,打得越狠減刑越快)集體毆打;
2、被送「嚴管」班迫害;
3、被強迫長時間「坐板」;
4、被關鐵籠子;
5、被迫作苦役;
6、被上固定床;
7、被劫持到「學習班」(實為洗腦班);
8、被惡徒用開水澆;
9、被高壓電棍電;
10、連續數日不許睡覺、吃飯、喝水和上廁所;
11、坐老虎凳;
12、被吊背銬;
13、被扎宮針;
14、十指被釘竹籤;
15、被扎電針(美其名曰針灸),一種極其殘忍的刑具,將大法弟子全身扎上一種長針,然後通電;
16、對絕食的大法弟子進行強制野蠻灌食;
17、不讓大法弟子互相講話,或不讓家屬接見等種種方式迫害大法弟子;
18、冬天不許穿棉衣,被綁起來後開窗開門凍;
等等……

在吉林省監獄管理局的縱容下,吉林省女子監獄和吉林省監獄都安裝了「固定床」、「抻床」等多種殘酷的刑具,長期迫害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至今在獄內仍設有「嚴管隊」、「小號」、「校治中心」,並且室內都有「固定床」的存在。「固定床」是對有暴力傾向的犯人或死刑犯人暫時使用的,而且是有時間限制的。因為人在「抻床」或「固定床」上被折磨時間長了就會被「抻」傷、「抻」殘廢甚至死亡。至今它們還在用這種殘酷的刑具折磨著大法弟子,逼寫「四書」。

就在大法弟子被劫持到監獄的第三天,噩耗傳出,47歲的楊桂琴由於不肯寫「四書」,被吉林省女子監獄四監區(犯罪嫌疑人指導員張某當時就在現場,此人現已被調至六監區,電話見後)殘忍虐殺後從二樓拋下。

獄方拖了兩天才通知家屬,當時楊家去了很多人,但只允許兩名家屬探視遺體,且不許查看屍身,家屬看到楊桂琴的遺體也已經被整容化妝、穿好壽服,但明顯能看出她頭頂有鈍器擊打的痕跡,胳膊多處骨折,人也已經被折磨的比以前瘦了許多。獄警聲稱:「楊桂琴在這裏表現不錯,正在勞動做服裝時,請假上廁所,就從二樓跳下去了」。但據知情人透漏,在吉林省女子監獄,所謂的犯人無論是吃飯、睡覺,還是被強迫做苦役,都是在平房或一樓,而且監獄內所有所謂的犯人出入的房間均在窗戶上安裝了密密的鐵柵欄,而且退一萬步講,就算人從二樓跳下去的,能摔死嗎?由此我們不難推理,楊桂琴就是被殘忍虐殺後從某個只有獄警能夠自由出入的房間被拋下,然後兩天後才通知家屬。整容化妝還穿好壽服,又不許家屬查看屍身,目地是造成自殺假象以掩人耳目。

下面一個例子,也許能從側面證明楊桂琴正是被吉林省女子監獄四監區殘忍殺害的。2003年7月,被非法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大法弟子劉雙慧因堅持煉功,不穿囚衣,被綁死人床。洗腦學習班組織賣淫女劉春洋用棉被死死蒙住劉雙慧,幾乎令她窒息(後有人來了才將棉被掀開),又將劉雙慧的秋衣秋褲扔到樓下……。惡徒劉春洋在用被子捂劉雙慧時,威脅她說:捂死你就跟捂死一隻小雞似的;還放狂言:找武監獄長(武則雲,女,改造副監獄長,此人極其殘忍,電話見後)也沒有用,教育科直接由武監獄長管(學習班歸教育科關),監獄每年都有死亡指標,對待法輪功咋樣都不過分,法輪功已經死了好幾個了,再死你一個也沒啥!況且武監獄長都說了學法輪功的死有餘辜。簡直囂張到了極點。怎麼連一個賣淫女都敢說出這樣的話,作為監獄長有為何口出如此惡言,當然是有「上級」的指示了。這卻恰恰從側面證明楊桂琴正是被吉林省女子監獄殘忍殺害的。

短短7個月後43歲的楊桂俊(楊桂琴的親妹妹)的死當然也如出一轍,同樣的死因,同樣的謊言。想想她們那年邁的雙親吧!白髮人送黑髮人,那是怎樣的痛啊!還有她們的孩子……

四、迫害還在繼續

2004年春節前夕,大法弟子關豔玲因煉功被綁上死人床,有人在洗澡時看到關豔玲的眼睛都被打腫。

大法弟子劉麗華曾被折磨的渾身是傷,獄方卻謊稱監獄接見室搞裝修,嚴禁家人探視,還編造謊言說大法弟子要自殺,傷都是自己弄的,而打人惡魔在則是救人英雄。大法弟子丁曉霞曾被扎宮針,冬天被剝去外衣毒打,連惡警自己都說所有的罪她都遭了。

大法弟子張維喜因不寫「四書」,在(吉林市馮家屯)吉林省監獄被綁固定床,被折磨得死去活來;何元慧由於堅信自己的信仰,被吉林省監獄迫害致骨瘦如柴,路都不能走了,被關在老病殘監視裏,生命垂危。就是這種情況惡警也不讓家屬探望,他給家人發的許多信都被管教扣押不發。而監獄仍然不讓保外就醫,逼迫他們不讓煉功,強行洗腦轉化。

2004年2月23日,(吉林市馮家屯)吉林省監獄將30多人秘密轉移到吉林省四平監獄(省屬),其中就包括四監區的大法弟子韓景輝和二監區的大法弟子孫立強。據悉,他們在那裏被折磨得和原來完全判若兩人,還被強迫做苦役,邪惡之徒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夏天都強迫他們穿長衣長褲。


吉林省參與迫害單位及責任人通訊地址和電話號碼:

遼源市610辦公室主任:皮富國0437-3311714

吉林省公安廳:0431-2098114
吉林省吉林監獄管理局:
地址:長春市新發路46-1號
郵編:130061
信訪辦電話:0431-2750074
局長:0431─2750001
徐書記 0431─2750003
處長於德:0431─2750018
遼源市犯罪惡人榜:
市委書記:趙振起
龍山分局:局長鄭建峰,現為遼源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政保科科長高雲生(現為向陽警署副署長),其電話號可通過0437─114查詢

吉林省女子監獄:
通訊地址:(長春市黑嘴子)吉林省女子監獄1048信箱
郵編:130000
吉林省女子監獄部份電話:
區號:0431
監獄長徐廣生:5375001,
副監獄長高明雅:5375002,
副監獄長王傑:5375003,
改造副監獄長武澤雲:5375004,
監獄黨委書記趙喜軍:5375005,
獄政科副科長厲劍:5375007,
刑法執行科副科長唐亞娟:5375010,
監獄接見室:5375036,
監獄辦公室主任王景華:5375038
一監區辦公室:5375020,
二監區辦公室:5375021,
三監區辦公室:5375022,
四監區辦公室:5375023,
五監區辦公室:5375024,
六監區(由原六監區和原十二監區和並而成)辦公室:原為5375025,現改為5375032,
七監區辦公室:5375026,
八監區辦公室:5375027,
九監區辦公室:5375028,
十監區辦公室:5375029,
十一監區辦公室:5375030,
十二監區(原十三監區)原辦公室:5375031,
十三監區(原十四監區)辦公室:5375033。
吉林省監獄:
地址:(吉林市馮家屯)吉林市軍民路100號吉林省監獄315信箱
郵編:132012
總機:0432-4881551
獄政科:0432-2409418
駐監檢察院:0432-4881515 傳真:0432-4881559
吉林監獄監獄長李強 0432─4881551轉3001
吉林監獄政委:劉長江0432─4881551轉3003 宅電:0432-2497756
副監獄長王玉范 0432─4881551轉3006
教育科長:譚富華 0432-4881551轉3040 宅電:0432-4832386 手機:13644478377
教育科幹事:李永生
獄政科科長:劉 偉
一大隊隊長趙荊:0432──4881551轉3085
五大隊隊長:隊長林志斌(此人最為邪惡)
四大隊幹事:張貴林
六大隊隊長:龐洪軍
吉林省四平監獄(省屬)
地址:四梅線石嶺郵局135信箱(四平市石嶺)吉林省監獄
郵編:136505
主管改造監獄長:高平
電話:0434-3312318
部份辦公電話號碼:(區號:0434,總機5462211)
各部門的分機號:
副監獄長閆炳新:3261
紀委書記董寶貴:3291
獄務公開辦公室:3372
紀檢委:3372
獄政科:3206或3554
刑法執行科:3351或3362
教育科(教育改造辦公室):3547
衛生科:3335
安全科:3337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