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反酷刑展點講真象小記

【明慧網2004年10月15日】
  • 在曼哈頓抓緊一切機會面對面講真象體會

  • 曼哈頓反酷刑展點講真象小記

  • 在紐約曼哈頓中央火車站講真象的感受

  • 曼哈頓講真象花絮

  • 曼哈頓講真象花絮

    文/天樂

    DERIK 是一個高個子白人青年,乘坐地鐵時,他無意中看到坐在身邊的女孩手中的海報。海報的上半部是一張年輕美麗女子的照片,下半部是此女子的臉被燒毀的照片。DERI 震驚的詢問照片的由來。當得知此女子因煉法輪功被中國警察電擊毀容時,他搖搖頭說:「簡直不敢相信他們會這樣殘忍!你知道嗎,這幾天我天天看到身穿黃衫的人在大街小巷發法輪功的傳單,煉功和圖片展。你們真努力,真出色!」下車時,他還說:「祝你們好運!」

    一位西裝革履的白領紳士乘坐地鐵時,看到法輪功女學員被毀容的圖片,主動與學員攀談起來。在學員講真象的過程中,這位男士對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頗感失望,他說他很喜歡中國文化,還會講一點中文,他覺得政府這樣鎮壓老百姓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一個年輕梳著馬尾的女孩接到大法傳單時認真的說:「我天天都看見你們,你們真努力!我相信你們會成功的!」


    在曼哈頓抓緊一切機會面對面講真象體會

    我來曼哈頓已經3個禮拜了,特別是最近幾天,我深切的感受到眾生渴望大法的天象。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大法資料,我開始認識到面對面講真象的重要性。所以我就開始利用一切機會甚至是幾分鐘的時間我都不放過,幾乎就是見人就講。在地鐵等車時,我就主動走到一個人身邊,開始和他搭話。「你知道法輪功嗎?」只要他(她)願意,我就開始向他介紹大法真象。等到一坐上地鐵,我就開始與旁邊的人開始交談。在等公車的時候和在坐公車時也是如此。

    有一次,我上了公車,因前面人坐滿了,我就走到後面一個黑人男士旁邊坐下來,開始搭話,並送上一張資料。這時,旁邊的人開始圍上來聽,還有人伸手要資料。很快就有人表示要學。這樣的事情很多,每天都會遇到想要學法輪功的人,有幾次,甚至有人馬上就想看書。有一次,我告訴一個想看書的人,可以免費下載,他說,不行,我要買一本,這樣在坐地鐵時也可以看,我吃了一驚。

    有一天走出家門,看到一個黑人青年在等紅燈,我順手送上資料,要在以前,我就會不假思索的走了。但我馬上就簡單的給他介紹了大法和告訴他可以免費學功。他一聽就表示要學,我們就約好了星期四上午。

    在講清甚麼是法輪功,為甚麼法輪功被迫害,大法在全世界洪傳。這時,我會進一步告訴世人,學法輪功是免費的,希望你來學。並且告訴他,不需要很多時間就可以學會一部份,可以到附近的反酷刑展點來學。並且根據紐約人的特點,告訴他,法輪功能很好的舒緩工作和生活上的壓力,是節奏特快的紐約人需要的。這樣,很多人聽了以後都表示想學。

    還有,在反酷刑展點前發資料,我會抓住機會告訴世人可以簽名來共同制止迫害。這樣,很多人都非常願意的簽下了名。比如,當有人說我已經拿了你們的資料了,我就會告訴他,你還可以簽名來支持我們。這也是利用常人能接受的方式讓他們在這個關鍵時期為自己的未來積下了很大的福分。

    從法理上我有以下理解:

    1. 師父說:「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我理解現在是面對面講真象的大好時機。而且時間是千金一刻。世人聽明白後就是活傳媒,就像以前在大陸大法洪傳時,人傳人心傳心。不能只滿足於常人接受資料了,而是更要深入細緻的去講清真象。

    2. 可以更快的引導有緣人得法。師父說過就看眾生對正法的態度。在這個正法時期的關鍵時刻,世人的選擇可定下他自己的未來,甚至是成為下一批大法弟子的可能。這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啊。當一個人表示他想學功時,很可能是他的佛性出來了,那就是震動十方世界的。

    3. 當我有這個願望時,我每天都遇到許多想學功的人,我想這是師父的洪大慈悲。

    4. 師父說:「講清真象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另外,建議紐約的學員能儘量的安排好學功的聯絡方法,我已經聽到很多想學功的人說,打電話沒人接。如果安排不過來,可以請外地學員幫忙。

    以上是一些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曼哈頓反酷刑展點講真象小記

    文/美西大法弟子

    1.上億的好人失去了幸福,我們應該幫助他們。

    一天上午,我們正在百老匯的自由廣場上布置場地,寒風中一位黑人青年匆匆向我走來。他說。」我是一個超市的工作人員,我看到了你們的酷刑展和資料,你們是非常好的人,而在中國上億的好人失去了幸福,並且許多人遭受了殘酷的折磨,真是太可怕了。我對我的朋友們說,我們應該幫助他們。但他們有人卻認為,那是別人的事情,自己就管掙錢。這位青年接著說,人不能光為了錢活著。我們也應該幫助那些失去幸福的好人。我想多拿點資料可以嗎?我有許多顧客和朋友,可以放在我工作的地方讓他們看。我們當即給了他一捆疊好的報紙和小傳單,他把這些資料都放進了他的背包。最後他流著眼淚說,你們多保重啊。望著他匆匆離去的身影,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是啊,多少善良的生命等著我們去講清真象,與大法接緣啊。

    2.我要把這麼好的功法帶到巴勒斯坦

    一個星期天早上,我們在中央公園洪法煉功,不久就來了一個白人婦女帶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她表示要學功。她告訴我,在幾年前她就知道法輪功,兩個月後她要去巴勒斯坦,她要把5套功法都學會,然後她要去教那裏的人。她說那裏的人太苦了。我教了她1-4套,她學的很認真。然後告訴她,可以到我們的反酷刑展點來繼續學。昨天,她又來了,學了第5套功法。

    3.失去雙手的人要簽名

    上個禮拜六,我們幾個學員組成一個小組:一個拿展板,一個拿簽名簿,一個發傳單。來到一條商業街的人行道開始發送真象資料。在我們的祥和的正念之場中,許多人不但接資料,還簽名支持。這時,來了一個失去雙手的殘疾人,開著一輛輪椅車過來了。我迎了上去送上資料,他很高興的接了過去。這時我又問他願不願意簽名支持停止迫害?他笑著說,你看我沒有手啊。然後他又說,你可以代我簽名啊。就這樣,他把名字告訴我,我再把他的名字寫下來。我向他表示了真誠的謝意。他自言自語的不停的說著,迫害是不對的!

    4.華人婦女說:我們都知道,我們都在談論這個事情

    我遇到一位華人婦女,她在仔細的觀看學員扮演的酷刑,我走過去送資料,她馬上說:「我們都知道,我們都在談論這個事情。」我就把江××如何開始打壓法輪功和現在有十幾個國家都在起訴它以及大法洪傳和在台灣的情況告訴她。她非常專注的聽著,不停的點頭。最後我問她,願不願意簽名支持。她猶豫了一會,還是把她的名字簽上了。我謝謝她的支持,並希望她多與她的華人朋友談談,她說,我會的。

    在我們的反酷刑展點上,許多世人說,「你們做的好,繼續下去!」有的說,「你們的反酷刑展太震撼了。」有的管我們要資料給親朋好友看,每個禮拜,都能感受到正法的洪勢在人間的體現。


    在紐約曼哈頓中央火車站講真象的感受

    文/德國西人學員

    在抵達紐約之前,我們在北美地區的其它地方都講過真象。大部份美國人對法輪功的話題感到好奇並願意探討人權問題。事實上信仰自由問題在美國是有特殊意義的。

    來紐約之前,我們心裏一點兒數都沒有,時常問自己:那兒會有甚麼在等著我們?到達當天我們直接去了時代廣場。在那兒已經進行了一個多月的真人模擬酷刑展。我們便在就近的十字路口分發介紹真象的傳單。因為我們一開始的心態不穩,反映出來的便是多數行人不接受傳單。漸漸的,我們不斷發正念調整心態,擔心和阻力消失了。

    第二天我們從時代廣場的活動地點拿了一塊展板,上面展示的是學員被酷刑折磨時的圖片。我們帶著它沿42號大街一直將近走到中央火車站-這個紐約最大的火車站。一名學員舉著展板,另幾名發傳單或與路人交談講真象。當人們看到一個人舉著展板走過來時,也許沒有太多時間來閱讀展板上的內容,所以只有少些的資料發了出去。因此我們決定轉移到十字路口。這樣一來效果好多了,因為在人們等紅綠燈時就有時間來閱讀了。幾小時之後,一名美國學員找到我們說,在中央火車站附近的信息台急需更多說英語的學員。這天和以後的幾天我們就幫助那兒的學員一起向世人講真象。

    不過當天,我們只是處於一種被動狀態,只發了資料卻沒有和路人交流。第三天上午,這位美國學員給我們提了一個建議:要達到更好的效果,就一定要同人們交談。這個建議也是他在一次經驗交流中得到的,我們立刻採納了這個辦法,一個新的篇章開始了。看到不同國家,地區的學員聚在一起,儘管存在著語言障礙卻能夠彼此合作,真是感到高興。一有人提出好的建議,就立即採納實踐。我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整體性。在一些學員發傳單或煉功時,我們另一些人就儘量與行人攀談,更徹底的講明真象。

    在談話中,我們對紐約人得出以下的印象:
    1,多數人首先對金錢和物質財富感興趣並有很強的時間緊迫感。
    2,他們很挑剔,不信任別人,很多人有意的避免對方間的對視。
    3,多數人拒絕傳單因為他們以為是商家的廣告。
    4,他們擔心在4-6週內又有一次恐怖事件,很擔心個人安全。
    5,11月的總統選舉是他們關心的重要話題。
    6,對歐洲人來說,從不同市區來的紐約人或多或少的說著很難聽懂的方言。

    當然這些意味著一個考驗,尤其在這樣特殊的環境下與人們在街上直接交談。現實情況是這樣的:人們飛快的走過展台,這中間的大多數人連眼都不眨一下就擦身而過。那些做短暫停留的只是猶豫的同意交談,只有那些在家門口休息的才會與我們進行長時間談話。

    許多路人只有幾秒鐘時間來看一眼展板,有很多好的反饋,也有不少負面的。持反感的觀點如:為甚麼讓美國人甚麼都做?請讓我安靜一下吧,你們讓我們整個城市都不得安寧;我們自己的問題就夠多的了;呆在家裏,要不去中國示威去;誰關心你們這些移民?我們不想和共產黨打交道。

    和這些相反的是美好的回覆。在那些我們有機會對他們解釋迫害的人群中,反應很熱情。他們告訴我們,他們是如何來支持法輪功的;他們或握手與我們告別,或拍拍我們的肩膀以示鼓勵。有一位老年婦女感觸頗深,忍不住流下眼淚。還有一個人,我們給他講了法輪功真象並請他把這些事轉告給他的親朋好友,第二天他又來到展台前,這回他自己給其他路人講起真象來。

    這次經歷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不能以被拒絕或得到支持的次數計算成敗。我們只需要盡心履行救度世人的任務。那真是一次要求百分之百的精力集中和時刻保持正念的經歷。否則對方的態度就會受到不好的影響。幾乎每一次對話,「為甚麼法輪功被鎮壓?」這個問題都會被第一個提出。其它常見問題是:甚麼是法輪功;展示受迫害的照片從哪兒來的?在紐約為甚麼有這麼多法輪功學員?……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從路人的反饋中得知,他們在其它地方已經看到傳單或報紙。不過遺憾的是,我們發現,對有些人如果不與他們交談,只讓其讀傳單,他們對關於描述迫害的這段內容根本沒有理解。我們的切身經歷還告訴我們,海報有條理的擺放和煉功地點的選擇對起到邏輯上的信息傳播作用很重要。當一名讀者只有幾秒鐘時間,如果海報排放順序看上去沒條理,會產生哪些不好的效果?我們特別注意到,不少人瞥了一眼海報,路過後只搖了搖頭。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注意,就是當真實的受迫害的照片與模仿迫害情景的圖片挨著放時,顯得不易分辨哪些是真實的,哪些是仿製的。一個中國人看了這些照片後很不滿意,他看到有些圖片是模仿畫出來的,立即聯想到所有的照片都可能是假的。他生氣的離開展台。一個台灣學員跟上他,很詳細的給他講了真象,最後她安靜下來,建議我們應該在模仿照片或畫上做上說明。

    在行人趕火車或出火車站上班的這10-15秒鐘經常是可以抓住他們談話的機會,這就需要頭腦十分清醒,在短時間內將最重要的信息告訴他們。經常也會有人向我們問路,這時候又是一個講真象的好機會,所以我們每個人事先都最好了解當地路線。

    最後我們想說,在紐約期間也碰上很多干擾,尤其每天早上總要克服不想出去講真象的念頭,同時難以克服的疲倦感也使晚上的學法變得困難。根據我們的經驗,每個人必須認清這是邪惡干擾,想阻止我們完成史前大願。我們決不能承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