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大衛梁在南非槍案劫後重返工作(圖)

【明慧網2004年10月11日】2004年6月28日,江氏集團在南非雇兇槍殺法輪功學員事件震驚海外,在事件中雙腳受槍傷,右腳粉碎性骨折的大衛-梁(David),日前已康復,並在事發三個多月後開始重返工作崗位。然而此前多家醫院建議大衛-梁截肢。澳洲華爾斯(Prince Wales)皇家醫院出院報告稱大衛-梁不可能再正常走路,以後要借助拐杖行走。

圖:法輪功學員大衛梁康復後重返工作崗位

法輪功學員,職業為出租司機的David,在經過難以忍受的槍傷疼痛後,神奇般的恢復了健康;回到工作崗位後接受了《大紀元時報》駐澳洲記者的採訪。 以下是採訪記錄節選:

記者:David,恭喜,恭喜,今天開始你又可以做開車工作養家了。 這下關心你的讀者都可以放心了。

David: 謝謝大家,今天是很可喜,我心情也挺激動的,按照醫學常理,我完全不可能再開車。三個多月前,我右腳被槍擊至粉碎性骨折,當時醫生說腳後跟的骨頭全碎了,腳板那是一塊死肉,不但傷口不可能癒合,如果不截掉它,還會往上感染。醫生從醫學常理上看,要讓我的腳恢復,連0.1%的可能都沒有。不要說能開車了。但是我今天又坐到了計程車上,我不但好了,我還能開車,大家都知道,開車主要用的是右腳。

記者:真讓我們開眼界,雖然很多讀者也都知道法輪功挺神奇的,但發生在你身上按常規是不可能的事還是叫大家長見識了。

David:其實法輪功裏神奇的事多去了,你要去問每個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都能講出自己親身經歷的神奇事。我這還真不算甚麼事,當年國內長年癱瘓的,各種疑難雜症都煉好了。就上回南非槍擊事件來說吧,車沒翻也夠神奇的了。當時車速每小時120公里,前輪突然給打爆,有點常識的人都會想,那樣的情況下不可能不翻車。當時我開著車,雙腳中了子彈,痛得不可能踩剎車,只有一點意識要把車往旁邊開,實際上根本掌握不住方向盤,車也不受控制的駛上對頭車道,然後在路邊慢慢停了下來。我當時腦子裏還想,這車怎麼就停下來了?真是不到你不說神奇。就在停車位置不到十米的地方,就是一個深坑,車子如果停不下來,栽下去就是車毀人亡,從這點也可以看到,槍擊事件完全是有預謀的。

記者:上回你說過,你在傷口很嚴重,醫生說99%會感染的情況下出院,我們有些讀者可能會想,當時你為甚麼敢不截肢?而且在這麼嚴重傷的情況下還敢出院?

David:這裏有一個對法輪功的信念問題。我當時要是留在醫院,那麼醫生一定要進行治療,對這麼重傷不可能不手術,而且幾乎每個醫生都說要截肢,那肯定是殘廢了,我非常不想殘廢。當年大法在中國大陸洪傳,無數原來醫院判了死刑的,走投無路煉了法輪功還倒好了。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一個普通常人那也只有那樣,醫生說怎麼治就怎麼治,世人有病要求醫是必然的;但是呢,除了醫院判決我不能再走路的原因使我必須出院外,修煉還有修煉人的信念,有遇到磨難時不同於不修煉人的態度。 那麼在這個基點上再來討論為甚麼敢不截肢就不是同一個層次面上的問題。其實以前道家修煉中的辟穀,長年不吃不喝,按常規的話,不吃不喝怎麼能活?文化大革命把我們中華民族遠古流傳的修煉文化內涵都給批判砸爛,多數人都不知道也不信甚麼修煉了。 我們師父給我們講的是修煉的法理,而江氏那些媒體就斷章取義來污衊我們師父,在我身上所見證的這些,可以說明這幾年來,江氏造謠媒體對法輪功負面污衊性的報導都是造謠和斷章取義的刻意攻擊。甚麼不讓上醫院,不讓吃藥,根本不是那個問題。

記者:你的家人一直為你擔心,現在他們一定很開心吧?

DAVID:他們是挺不容易的,開始幾個星期可以說是提心吊膽。我姐姐專程從香港趕來,當然不願看到我殘廢,但幾年來在江氏媒體的負面宣傳下,使家人對法輪功有誤解,但經歷了這一次事件,以及現在的康復,現在我的家人也服了。他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網報導,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這場迫害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曾慶紅,於2004年6月27日至29日在南非訪問。28日晚,聞訊前往的澳洲法輪功學員為尋求通過法律手段制止迫害,在驅車趕去總統府賓館的途中遭到黑槍襲擊,法輪功學員David 梁當即兩腳中槍,一腳粉碎性骨折,所駕駛車輛嚴重受損而停了下來。槍擊者見狀立刻驅車逃離現場。這是海外法輪功學員五年來遭受的最嚴重迫害事件,受害者認為是有針對性的雇兇殺人行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