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個正的基點上去掉對色慾的執著


【明慧網2004年1月9日】前段時間被情困惑了很久,一直不能夠超脫出來。在這個情的執著下,也產生了許多非常不好的念頭,而這種邪念反過來又折磨我,使我對自己失望,使我覺得自己真的很骯髒,不配師父救度。在這種念頭的驅使下,每當壞念出現時,我除了自責,不敢去想師父,不敢去想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中間也曾狠下功夫的去找自己的執著,並針對這些執著發正念,而且從2003年4月份開始,更是堅持不斷的一遍一遍的背誦《轉法輪》,可很久了也不能突破。難過的時候,無數次流淚看著師父的法像求救:「師父,救救我吧,我真的不想這樣。」好的時候覺得自己不那麼執著了,但沒過幾天就又翻出來了,總不能有大的突破,就這樣時好時壞的拖了下去。

那一天在夢中又夢見自己過色關,雖然夢中沒有做出甚麼不好的事,但醒來總覺得自己過的很差:我又沒想起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抱著膝想了很多:從修煉初期過色關一直到現在,關過的時好時壞,過得去的時候,除了一次隱約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外,其它無一例外的是想:千萬不能這樣,太丟人了,要叫別人知道,我以後怎麼見人?別人都會嘲笑我的。完全是一種人的羞恥之心才使自己約束住了自己。以前我從未注意過這個情況,只是覺得不管怎樣,反正是「過去」了,沒做不該做的事。可這次,我忽然想到這個問題了:為甚麼在這個時候我總是想不起自己是個大法弟子?

幾天後,當那種壞念又來干擾我,並且誘使我去想那些所謂的美好的幸福生活時,我忽然反問自己:為甚麼在這種情況下,我總是忘記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然後我試圖對自己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是大法弟子。」當我準備這樣默念時,我感到雖然只是短短幾個字,但要完整把他念下來卻非常艱難,好像要突破很厚很厚的一層東西,而且這種東西在全力阻止我,讓我放棄這種想法,那一瞬間我覺得好難。但我仍然堅持念完了這句話,並開始念第二遍,第三遍,開始覺得念完一遍很艱難,念也很微弱,但四、五遍後我分明地感覺這句話已經是從我生命的最深處發出來了,而且他帶有強大的威力。我雖然看不見,但我感覺這句話照亮了我整個空間場,同時有一種陰邪灰暗的東西在他的照射下迅速散去……

一週後,我又一次背誦到《轉法輪》中《煉功招魔》中的一段話:「你只要把自己當做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我們學員心性提高得很快,當時這個小伙子就警覺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這個念頭一出,‘唰’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本來就是幻化出來的。然後阿彌陀佛和老子又重新顯現出來。」其實師父早就在法中告訴我遇到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了,只是自己太愚迷,太過於強調「如果你定力要是不夠的話,你會在睡夢中出現,你正睡覺或者正打坐呢,突然間就會出現:」這句話中的「睡夢中」「打坐」兩個詞的表面意思了,而忘記了人類社會中的一切本來就是夢幻。

同時在背誦《心一定要正》時,師父又一次點化給我:「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我剛才講的就是我們煉功人自己由於不能夠正確對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煩,也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我們給大家講出來有好處,叫大家知道怎麼去做,怎麼去鑑別他們,以便將來不出問題。你別看我剛才講這段話講得不重,大家千萬注意,往往出問題就在這點上,往往問題就出在這兒,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在隨後的時間裏,每次思想中一產生這種邪念,我都毫不猶豫的想到:「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每次念這句話的同時,全身的細胞都像過電一樣,快速的一層一層的從裏向外擴散,同時那些東西也隨著這句話煙消雲散,已經對我形不成任何的約束了。

個人認識,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