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馬分屍」、陰道塞辣椒刮刷──大連惡警苑齡月陰毒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1月7日】苑齡月是大連市教養院女隊三中隊(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主管隊長,今年33歲,住在大連市沙河口區綠波小區。此人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殘忍,陰毒偽善,多數對大法弟子實行的流氓刑罰出之她的策劃授意,如對女大法弟子的「五馬分屍」酷刑

大法弟子仲淑娟,49歲,因堅修大法,被苑齡月弄進小號上了「五馬分屍」刑,即把人成大字形綁上,吊起來同時向五個方向拉扯,兩腿被劈開,下面放一把椅子,人吊起來一上一下的往下蹲,用椅背的尖角撞擊陰部,撞得仲淑娟聲聲慘叫,下身流血不止腫得老高,不能走路。大腿筋被撕裂失去功能,不能下蹲,上廁所要人幫助坐便盆,三個月不能自理。對大法弟子仲淑娟的迫害就是苑齡月的主謀。

孫燕,30歲,堅定修煉證實大法,把苑齡月氣得七竅生煙,多次把她弄進小號折磨,被上過「五馬分屍」刑,往陰道裏塞過辣椒,用刷子刷陰道,每次都是不昏死過去不罷休。經常是舊傷沒好新傷又來了,每次從小號被拖上來臉色都是鐵青的,極度虛弱。在教養院的兩年多時間,孫燕一直是瘸著腿,手指不能曲伸。這一切都是苑齡月的罪行。最近又把孫燕與其她兩名大法弟子送到龍山教養院,也是苑齡月的蓄意迫害。

陳輝是位26歲的姑娘,也被苑齡月指使上過這種流氓刑。被苑用各種刑罰。苑齡月用流氓下流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實例還有許多,這裏不一一詳細敘述了。

苑齡月的陰毒令普教打手都膽寒,背地裏都說:「它太損了。」每當苑在勞動現場或在走廊窗外冷冷地盯著誰時,這人就是要遭迫害了,不出幾天這個大法弟子就會被關進小號折磨。苑迫害大法弟子都在晚上進行,她安排打手迫害誰,怎麼迫害,自己就躲在暗處看著,當人昏死過去她進去檢查,看是真昏死過去,就讓打手用涼水噴醒再折磨。大法弟子常學玲就曾被這樣折磨過。

苑齡月打人無數,打人兇狠,打人耳光像家常便飯。孫燕,鄒秋菊,於守芬,王彬華,常學玲,劉軍,李敏等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都被打過耳光。秦淑蘭,陳麗華年齡都近60歲的人了,跟她媽媽年齡差不多,苑打她們耳光時一點不手軟,一口氣就是十幾個,臉上馬上就腫起來了。有時她剛打完人耳光,突然變成笑臉摸摸你臉,拍拍你肩膀,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其變態惡毒令人匪夷所思。

苑齡月利益心極強,利用法輪功學員不能與家屬見面的機會,撈錢撈物。經常以「安檢」(安全檢查)的名義翻箱子把法輪功學員的貴重物品藉口保管給拿走,解教了也不還。法輪功學員收不到家屬的存款屢屢發生,有的人過後知道了查找,多數人查不到就不了了之。還有的人根本不知道家屬給存了錢。法輪功家屬托人送進的食品用品全收下,卻不能全部到學員手中,有時明明看見自家的東西在辦公室放著,自己就是拿不到。

為了爬上大隊副的位置,她不擇手段,使出渾身解數,升級迫害法輪功,謊報成績,欺上瞞下,出賣靈魂出賣人格,終於擠走對手黃麗娟,坐上了大隊副的座椅。為了向上級邀功,她一上任大隊副就下令被關押的人買新校服,買床單,原來每人都存有三個新床單,也不讓用,必須買新的。其校服質量之差,價格之高是有目共睹的,苑回扣卻拿了不少。

苑齡月雙手沾滿大法弟子的鮮血,在迫害法輪功的幾年中撈到了不少好處。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苑齡月所欠下的罪業是一定要償還的,人不報天報,時機一到一切必報。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嚴的。正告苑齡月趕快收手,彌補自己的罪過,不要因為自己的罪惡給家人留下痛苦的業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