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店裏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1月4日】我的食品店建起來已有五年多了,記得從1999年7月20日前,上訪以後我就是單位裏的重點人物了,有位老領導偷偷地跟我說:「你無論甚麼時候,都開著這個食品店,要掙錢吃飯。走的正不用怕它們。」

師父說:「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裏去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我的一點感想》)。於是我在辦好食品店的同時和一功友仍然堅持每天晚上集體學法,早上集體煉功,白天各自正常上班,平時經常與功友交流心得,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營造了一個穩定的講真象環境。

為了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我注意觀察世人的心理狀態,發正念清除明白真象的障礙,打開他們的心結。師父說:「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北美巡迴講法》)「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象的對像,講清真象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因此我抓住每一個機緣,一般講真相前先嘮一會兒嗑,縮短溝通距離,讓對方有一種信任感,更重要的是注意抓住對方的執著,這就是講真相的切入點。

如有一次一位當兵退役的姑娘,嘮嗑中她並不理解法輪功。我沒有急於去講真相,就又開始拉家常,她說:「我們一家四口人,媽媽沒有文化是農村隨軍婦女,其餘三人都是當兵的。前些日子爸爸開會回來對媽媽說國家準備打台灣,服過役的都報名(這是國家機密),媽媽說:‘我就這兩個孩子,你想咋地?’」我說:「你媽是捨不得你們吧。」她說:「是啊。」我抓住這點就說;「國家好像不打仗解決不了問題,打起仗來都是老百姓遭殃。」她說:「對。」我又說:「法輪功和平上訪要求解決問題多好,不但不給解決反而去上訪就抓、打、勞教。信仰是個人的自由,上訪是個人的權利呀。」「哎呀阿姨,別提啦,在部隊裏我們得人人表態,人人寫‘保證書’不煉法輪功,就連我媽,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也得寫,她整天忙家務根本都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簡直既笑話又恐怖。」我緊接著說:「對,江澤民就是個最大的恐怖分子,天安門自焚事件就是他造的。」我把自焚真像一個一個揭穿給她聽。她一再地譴責江氏集團邪惡,最後我又說:「今天這些可以回家講給你媽媽及家人們聽聽。」她一再表示讚許。

鄰居的小男孩經常到我店裏玩,我經常給他講真象故事,教他背《洪吟》並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一天他又來玩,玩著玩著他說:「阿姨我肚子疼。」我和藹地說:「不用怕,你來坐下默念二十遍‘法輪大法好’。」

小孩說:「就是不出聲?」
「對。」
只見他小嘴吧嗒吧嗒的,一會兒功夫他說:「阿姨,我不痛了,法輪大法真好。」看到小男孩有得救的希望了,我的淚水在眼眶裏直打轉。

不放棄任何一位有緣人。有一位同齡人到我店買過幾次食品,我跟她講過真象,明白後,她理解煉功人並說她周圍的煉功人如何好。一次她來買六斤食品,回家放下後又回來找我說少給了她一斤。多虧在場的兩位功友還沒走,其中一功友看的還很清楚,都說給的是六斤,我就沒給她補。事過碰面我主動跟她打招呼,她還是說那天我真的缺她一斤。我想我和她的緣真不小,就說:「我這人不在乎那點東西,但就怕失去一個朋友,這樣吧,我過些日子還做,我再給你一斤。」她聽了很高興,連忙說:「算了,算了,不好意思。」過些日子,我做出那種食品後,叫她過來了,她愛吃要買一斤,我又送了她一斤,她心裏終於平衡了,現在路過我店門口就過來嘮幾句。我問她在家忙活甚麼,她說:「除了忙家務就愛看書。」我說:「我送你本好書──《轉法輪》看吧。」她說:「行。」

幾年來通過我講真相得法的,看過《轉法輪》聽過老師講法帶的已有二十多個人,我的食品店也小有名氣了,來買食品的人也多起來,知道我煉功的人也多起來。一天一位三十出頭的婦女來到我店,我正在幹活,她進屋後把門關上小聲說,「大姐你能幫幫我嗎?」我問她有甚麼事情呢?她說:「我體質很弱,經常感冒發燒,上班也懶洋洋的,人家說法輪功能健身,但我又不會。」我乾脆說:「噢,我能,我絕對能幫你。法輪功不但能健身,還教你怎樣做好人。你先看看書吧。」她說:「我有書,書是剛開始鎮壓法輪功時我買下來的。」我高興極了。我說:「你有時間多看書,從頭至尾一頁不落地看,我再給你找教功碟。」她立刻表示:「我有影碟機。」就這樣她進門沒幾天就知道遇事講心性、向內找。現在身體好多了,上班精力充沛,在單位又提拔了中層幹部,她經常到我店來交流心得,要交流材料、真象材料。

還有一次一位慕名而來的大姐,我不認識她,她認識我,還說她也煉法輪功,也很精進,可是我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原來她是邪悟了,現在也不找功友交流,也不用看書了,自己認為自己還在修,還挺美的。當時我有點生氣,但是我又一想,我不能來氣,就趕緊調整心態,別說是昔日的同修,就說今天她是我的顧客,我也得心平氣和的待她,我說:「大姐,有一個故事說有一群小金魚整天在岸邊游來游去的,裏邊有一條自己覺得自己長得比其他小金魚漂亮,總是高興的又蹦又跳的,一天這條自以為自己漂亮的小金魚不小心跳到了岸上來,剎時離開了哺育他的水,離開了經常在一起互助互愛的魚群,獨自在岸上掙扎,就在他生命垂危的那一刻,他認為醜的那群小伙伴來把它救下了岸,他又匯入了大水和魚群裏生命才得到了挽救。」這位大姐愣愣地聽完這個故事,從她的神態中我看出她恍然大悟了。過後她找昔日的功友交流並借書看,功友對我說:「她終於明白過來了,你這個食品店作用很大啊。」我說;「這都是師父的安排。」現在這位大姐也經常來我店,談心得等等。

通過不斷深入地講清真象,我看到了一雙雙期盼的眼睛,一顆顆等待救度的心,我一定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負所有眾生對我們寄託的無限希望,抓緊做好,做的更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