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武漢礄口民眾揭露本地洗腦班非人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4日】

礄口地區的廣大同胞們:

新年好!

您見過不是警察的警察將不是犯人的犯人抓進不是牢房的牢房進行強制洗腦的怪事嗎?下面我們就給您講述一件最近發生在您身邊的真人真事。

2003年10月15日下午,礄口區榮華街69歲的彭珍秀太婆和往常一樣正在做家務,突然十幾名不明身份的人破門而入,蠻不講理地要將老人帶走。當時家裏只有三口人,腿腳不方便的女兒見母親遭人綁架,便死死抓住老人不放,但無濟於事,反遭凌辱。血壓高達二百多的老伴被驚嚇得癱倒在床上,眼巴巴地望著老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夥惡人強行抓走。後來才得知是因為老人修煉法輪功,被礄口區610辦公室的李為帶領一夥人非法劫持到位於額頭灣的區法制教育學習班(實為「洗腦班」)進行所謂的「轉化學習」。

看了這起恐怖事件,您可能對法輪功、610辦公室及其所辦的法教班是怎麼回事還不太明白。其實,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創立的,並經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專家進行嚴格考察和科學鑑定後於92年5月正式向國內外廣大氣功愛好者推廣的、旨在教人修心重德、強身健體的高層次氣功修煉方法。他要求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準則,從做好人開始,一直修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崇高思想境界。而610辦公室則是99年由心胸極其狹隘、妒嫉心和猜忌心極強的江澤民不顧當時政府中大多數人的反對,為了全面迫害法輪功而從中央到地方層層設立的恐怖組織。它類似「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和納粹的蓋世太保,它凌駕於任何組織之上,不受任何法律約束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毆打、關押、拘留、勞教和判刑。法教班是610辦公室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舉辦的洗腦班。其邪惡程度比當年重慶設立的渣滓洞和法西斯的集中營有過之而無不及。它打著「法制教育」、「春風化雨」的旗號,暗中幹著「無法無天」、「腥風血雨」的罪惡勾當。

礄口區610辦公室現由區委副書記彭有為具體分管,辦公室主任為原區政法委副書記謝冠昌,副主任為原區司法局幹部謝小鳳(兼任法教班書記),法教班班長由原寶豐街副主任李為擔任,法教班工作人員從全區各街道、區直機關中抽調,定期輪換。從2000年10月至今,礄口區610辦公室秉承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自殺」的恐怖滅絕政策,為了完成所謂的「轉化率」,層層下達「轉化」指標,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沒有任何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先後將全區200多名正在上班或在家休息、或外出旅行以及上街買菜的法輪功學員多次非法綁架到洗腦班進行殘酷地迫害,就連六、七十歲的老人和正在父親遺體旁守靈的學員也不放過,也有的是非法勞教到期仍不放人,直接劫持到此繼續迫害。

礄口區洗腦班原設在區行政拘留所和工讀學校內,後來又在拘留所對面耗費全區人民近百萬元的血汗錢修建了一幢三層樓房,專門用來關押、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洗腦班的大門由惡警日夜把守,不掛任何招牌。綁架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被層層鐵門反鎖,惡警不准家屬接見,他們沒有任何人身自由。國家法律明文規定:就連司法機關的警察對真正的犯人都不准打駕、虐待,更不準刑訊逼供。可這裏的任何一個人包括醫生、司機甚至炊事員都可以隨心所欲、肆無忌憚地採用各種方式折磨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有時甚至故意連續幾天、幾個星期不讓學員洗臉、漱口、洗衣服、上廁所,就連婦女來例假也是如此。一位從小就參加革命,已經68歲高齡的老大爺只因說了一句「不許打人」就被單獨關進洗腦班另外私設的禁閉室內,像死刑犯人一樣嚴管了一個多月。正規的看守所、拘留所關押犯人都有明確的期限,可是非法抓進洗腦班的學員如果不在「決裂書」上簽字就等於判了無期徒刑,按照惡人李為講:「只要不轉化就可以無期限關押,直到死在這裏為止。」過去學員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飯菜,每人每月還強逼交300-2000元的生活費,不交就強行從工資中扣和不放人。難怪有的學員家屬說:「這哪裏是學習班,分明是比黑社會還黑,比法西斯還法西斯的集中營。」

洗腦班還常常採用「火線入黨」、「突擊提幹」、「評選積極分子」、「發放高額獎金補貼」和「給單位寫評語」等方式引誘那些利令智昏、甚至喪失人性的工作人員,如區法院的朱俊、馬志標,區公安局一科的金志平、高海、周德勝,漢水橋街的朱臘香,六角亭街的李兆晶,韓家墩街的沈峰以及姚光琴等人,把那些拒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罰站、罰走、罰跪、冬天罰凍、夏天曝曬、雨淋、開水燙、煙熏、暴力毒打、野蠻灌食灌藥、捆住雙手站在草地和垃圾堆旁餵蚊子、用繩子和鐵銬子長時間吊銬和反背吊銬等等殘忍手段進行慘無人道的摧殘和折磨。其中,反背吊就是將學員的雙手反綁,後面再用一根繩子將整個身子懸吊在鐵窗上,只准兩腳尖落地或膝蓋跪地,然後再不斷把繩子往上升。據公安部門試驗,這種看似簡單的刑罰,無論再堅強的人一般不會超過三、四個小時,最長不會超過五、六個小時疼痛就會達到生理極限,痛不欲生。幾乎每個堅決不在「決裂書」上簽字的大法弟子都被吊過,最長時間達四、五十個小時,就連年近古稀的彭珍秀老人也被這伙喪盡天良的傢伙在罰站六天六夜不許睡覺的情況下又連續吊銬了兩天兩夜;漢中街五十多歲的女學員黃詠梅被吊得大小便拉在褲子裏仍不放下,連續吊了六天五夜,雙手被吊得皮開肉綻,慘不忍睹,僅一次擦拭從吊腫的血泡中流出來的血水就整整用了十大包衛生紙,幾次昏死過去,可這些滅絕人性的傢伙們卻說:「死了往火葬場一甩,說你是自殺。」

據多名工作人員透露:一個名叫顏克儉在銀行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非法拘禁了11個月,期間多次慘遭工作人員的毒打,經醫生診斷為腦外傷綜合症。剛放回家不久,身體和精神都尚未恢復,又被礄口區610以沒有「轉化」為由,從工作單位再次劫持到洗腦班繼續進行高壓迫害。在因噁心、反胃近20天不能正常進食的情況下,洗腦班的李為、馬志標等七、八人每天按住四肢、揪住頭髮、捏著鼻子、用兩根竹片強行撬口灌食,甚至還將該學員嘔吐到地上的食物又弄起來重新往裏灌;同時指使幾十名工作人員和叛徒對該法輪功學員使用「攻心戰」、「車輪戰」、「疲勞戰」,持續幾天幾夜不讓睡覺,並單獨將其關進寫滿惡毒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標語的黑房,把音響的音量開到最大,逼迫24小時反覆不停地觀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結果還是沒有讓其屈服。此時氣極敗壞的李為便又強逼其長時間面壁而站,站不住之後就抓其頭拼命往牆上撞,並拳打腳踢,直打到該學員遍體鱗傷、渾身抽搐、大小便失禁仍不罷休,見仍不「轉化」,第二天又將這位已折磨得枯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法輪功學員雙手反綁,雙膝跪地,懸吊在鐵窗上,在膝蓋磨破、血肉模糊,無法跪下之後,又將其四肢呈「大」字形死死地捆綁在窗戶上,又接連吊了幾天幾夜,在吊得休克之後,馬志標等人不但不將其放下,反而用牙籤使勁往膝蓋處傷口裏捅,用竹枝往全身敏感部位來回騷擾,並用煙頭貼近鼻孔熏,據說該大法弟子已被它們整成植物人。

同胞們,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憲法賦予自己的信仰權利就被它們折磨得死去活來,生不如死,也有的被它們逼得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而他們中有的兒時就隨父母參加革命;有的參加過解放武漢的戰爭;有的是勞動模範、先進工作者、業務骨幹;有的是賢妻良母,也有的煉功前患有各種疾病,甚至是不治之症,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藥都沒治好,煉功後,沒花一分錢,沒吃一顆藥,各種疾病不治而癒;還有的煉功前養成了各種不良嗜好和生活惡習,煉功後,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與做人的道理,自覺地改掉了各種惡習。請問您, 把這些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甚麼壞事都不做的好人平白無故地關起來,強迫他們昧著良心去罵自己的救命恩人,去罵教人向善的師父,不罵就無期限關押,不罵就往死裏整,請問您,天底下還有比這更邪惡的「學習班」嗎?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您是很難相信在一個自許為「依法治國」、「以德治國」有著幾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度裏正在大量發生著如此野蠻踐踏人權的暴行,這就是電視台、電台、報紙吹噓的「中國人權狀況最好時期」的表現嗎?更為可笑可恥的是礄口區洗腦班這些雙手沾滿大法弟子鮮血、挖空心思企圖踏著法輪功往上爬的流氓打手們,竟然還振振有詞地在全市大會上介紹它們對法輪功學員像親人一樣的典型經驗。到此為止,誰是誰非、誰善誰惡、誰正誰邪,相信你們心裏一定會有桿秤的。

「多行不義必自斃」。武漢市迫害法輪功的610頭目楊世洪被雙規的例子就是這句古訓的最好驗證。同胞們,請您千萬不要相信電視、廣播和報紙上那些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一言堂謊言,如果您或您的親友還在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請您或您的親友在明白是非,分清善惡之後,就再也不要做那種傷天害理,為虎作倀的壞事了。同時,我們也告訴同胞們,現在海外已經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江澤民及其幫兇(其中包括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也已被美國、瑞士、法國、澳大利亞、德國、比利時、丹麥等國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告上各國法庭和國際法庭。在此,我們也再次善意奉勸礄口區那些還在繼續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請你回過頭來仔細看一看,在歷次整人運動過後,那些死心塌地、不知悔改,一條路走到黑的政治打手們,有幾個最後落到了好下場?另外,我們也懇請礄口地區有正義感和良知的同胞們,幫助我們收集和保存您身邊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惡行的物證資料,為不久的將來將這些一意孤行的十惡之徒繩之以法提供絕對真實、可靠的罪證。

願天下善待大法者幸福平安!

礄口全體大法弟子
2003年12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