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縣大法學員被惡警野蠻灌食、電擊、毒打

【明慧網2004年1月31日】我於2000年12月8日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抓捕,遣送回本縣看守所。2001年1月19日被強行非法勞教三年,送到石家莊勞教所,在石家莊勞教所裏,惡警經常對我們行兇,如:吊銬、罰站、打、電、上繩、不讓睡覺等酷刑

有一次姓楊的惡警看到我煉功,第二天找茬想把我拉出去打,我不配合,同修們拽著我不讓惡警拽我出去,而後姓楊的警察就找來一幫惡警來拽我,由於同修幫助沒拽走。後來惡警用了緩兵之計,說今天這事就到這,趁同修放鬆的時候,幾個惡警強行把我抬了出去,當時我被拽的毛衣也掉了,褲子也扯了,鞋也丟了,惡警們把我抬進辦公室,四個惡警同時對我行兇,打臉、腿,當時我的臉被打腫了,嘴也破了,鼻子也出血了。打我的惡警是三個女的一個男的,分別是:劉俊英、齊紅紅、盧××、杜××、李××等。他們四個惡警打了我還不敢承認。

第二次又是因為煉功,他們拿警棍打我的頭和臉,還用電棍電,他們為了折磨我們,不斷地調班,調離別的大隊。在石家莊期間,把我從五大隊調到一大隊,調到四大隊,又從四大隊調到五大隊。

在四大隊因拒絕穿勞改服,幾個惡警加上幾個犯人強行把我的衣服脫下,脫的只剩下內衣,強行套上勞改服,把脫下的毛衣、毛褲、秋衣、秋褲藏起來,把我所有的衣服都藏起來,只剩下內衣凍我,給我戴上背銬,拽著我的頭髮猛打,當時我的頭被打傷,心跳過速,身體虛弱,頭疼了好幾個月。

在四大隊以惡人中隊長為首和幾個惡警(劉俊玲、王××、關××等)對大法弟子特別殘酷,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讓站著尿,電、銬、打臉、踢腿、強行灌食,胃管長期插著不給拔,致使大法弟子身體虛弱,心臟、胃、頭極度痛苦。

後來把我調到五大隊,在五大隊他們天天熬我,17天不讓睡覺,我的腿和腳就是在五大隊摔折的,行走非常困難,不給檢查也不給治。他們為了推卸責任,把我送到唐山繼續迫害。到了唐山,惡警當天就讓我站著,當時我的腿和腳腫得很粗,已經站不住,經唐山醫院檢查腳骨折兩處,腿被摔傷,就這種情況他們還經常讓我站著。

我的腿和腳還疼著,他們又把我送到高陽勞教所進一步迫害。在高陽勞教所,那裏的惡警更邪惡,對大法弟子們打、電、銬(把木板鋪到地上,床的兩頭有兩根鐵絲,兩隻手被銬在兩頭的鐵絲上)聽鬼音樂、看誹謗師父的錄像、拿棍子打臉、打腿、打手、拿皮鞋底打臉,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我開始絕食。

那裏的惡警、惡醫對我進行野蠻灌食,一次灌一大盆子,灌的我腰帶都繫不上,腸子幾乎要斷了,渾身出虛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一樣。晚上又把我拽到山郊野外的地裏打,把我的鞋襪子脫掉,電腳面、腳心,我的腳斷了兩處,他們說打斷了再接。他們拿棍子打我的臉,有的用硬書打臉,從晚上6點一直打到將近12點才回來,就這樣被折磨三次。腳被電出血泡,兩腿腫的鞋穿不上,每天被銬著,晚上睡覺都是銬著睡。有兩個女同修被剃光了頭,有的被活埋,那裏沒有人性的惡警根本不拿大法弟子當人看,心態變異地拿我們大法弟子玩耍取樂。

我在高陽被迫害45天後又被帶回唐山,為抵制邪惡對我的長期非法迫害,我再次絕食。惡警、惡醫對我強行灌食,我不配合他們就把我綁在椅子上,手腳都被綁在椅子上進行野蠻灌食,不讓上廁所,到晚上不讓睡覺,把門窗都打開,把我的衣服扣子都解開綁在椅子上凍著,我的腿腳都凍傷了,我的臉、眼、胳膊、腳都是腫的。他們沒有一點人性,他們把我綁在椅子上,讓犯人給我剪頭髮,惡警說怎麼難看怎麼來,剪完後惡警哈哈大笑說剪得好。有位同修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這些敗類們就拿髒襪子塞到同修的嘴裏,他們讓犯人打我們,縱容他們行兇。

在唐山趙莊好勞教所堅定的大法弟子:程桂君、趙玉環、劉玉華他們正在遭受著邪惡的殘酷迫害。

唐山市惡警:賈風梅、楊海風、戈亞敏、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