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年」封殺「黃圍巾」 江造仇恨文化法蘭西亮相

【明慧網2004年1月31日】在農曆新年之際,巴黎的「中國文化年」活動推出了武術、雜技、風俗、歌舞、戲劇、服飾、美食、酒茶以及一大堆出土文物。可是面對中國5000年璀燦的文化,我總覺得缺少點甚麼,除了那些實物以外,我們有沒有一種甚麼具有真正內涵的稱得上「思想」的文化拿去展現給世界呢?要知道西方人在推廣他們的文化時,是很強調其「價值」理念的,那才是真正代表其文化蘊涵的東西。

我觀察了一下,「中國文化年」中最沾邊的、最高雅大概就是「孔子展」了。遺憾的是,也只是把孔子當作了「文物」。中國官方人民網記者評論「孔子展」時,特別強調了「與時俱進」:對孔子要「與時俱進地選擇」「與時俱進地學習」,讓人感覺記者是一個勁兒地在與「孔子」劃清界限,不由得讓人懷疑「文化年」是不是揉進了太多的「政治」氣息。

人民日報記者還借用了一位法蘭西院士的話,說中國文化最令人驚嘆的就是「中國現代藝術」,說是反映出中國改革開放的巨大進步。這對我們5000年的華夏文明也算得上是一種公開貶低了。

筆者正準備寫一篇有關中國文化年「雜耍有餘,文化不足」的文章時,在巴黎上演了一出淋漓盡致展現「江獨」特色「文化」的鬧劇,明白地告訴世人,原來除了舞獅子玩龍燈秀旗袍之外,××黨還確確實實是有自己「思想蘊涵」的「文化」的。

這個文化就是江××親自發動、創造出的對法輪功的「仇恨文化」和「恐怖文化」。這些「文化」在胡錦濤來巴黎訪問時,被江澤民集團作為「中國文化年」的特別節目奉獻給了法蘭西。

英國倫敦的法輪功學員高鬱冬,1月23日一家三口來到巴黎。24日中午12點左右來到凱旋門。在地鐵出口,看到幾位男士向他招手,當他走近他們時,幾個大漢突然粗暴地鉗住了他的雙臂,把他架起來,推進了停在附近的警車裏;

另一名叫曉延(音譯)的法輪功學員,是英國公民,1月24日,在凱旋門附近等一位法國同修。不一會兒,法國同修正開車慢慢過來,這時,兩輛警車突然出動,把朋友的車前後夾住,朋友被叫下車,戴上了手銬。接著兩個警察也衝過來堵住曉延,讓他不要動,開始搜查包,隨後又叫另一名警察搜身,甚麼也沒找到,最後把人塞進了警車;

法輪功學員滕雪嶺,是一位旅居英國的自由職業的藝術家。1月22日,和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一道來到巴黎參加節慶活動及遊行演出。24日中午來到凱旋門這兒看風景,當正準備給另一位學員拍照時,突然圍過來一幫警察把這位學員強行挾持,在搜身無獲後用塑料繩反綁雙手,接著警察把滕雪嶺也反綁雙手抓了。

他們被無理地關在警察局4、5個小時後,才被釋放。單子上填寫的理由居然是「沒有理由」,警察並解釋說是「上邊」讓幹的。

更有多名台灣法輪功學員也有相似的遭遇。

這一切發生得很突然,因為那些法輪功學員甚麼都沒有做,跟一個普通遊客沒有兩樣。當追問警察到底為何抓人時,竟是因為學員戴著印有「法輪大法」字樣的圍巾,或者穿著法輪功學員習慣穿的黃顏色衣服而已,最多不過是印有法輪功真相的小冊子。

警察都不得不坦承,他們抓人是不對的,有違法蘭西的自由民主精神,警察說這一切都是「上級」的決定,怕法輪功去抗議。

其實,法輪功學員根本不是去抗議胡××,正相反,他們是要歡迎胡××,同時要求嚴懲江澤民的。正是這樣,才讓迫害法輪功的惡首江澤民坐臥不安,不惜一切代價,用經濟利益來威脅法國政府中的個別人,要求法國警方必須阻止「黃圍巾」在巴黎出現。

於是,才在巴黎街頭上演了那一幕幕讓人失望的悲劇。

說起來,法輪功學員愛用的「黃圍巾」是很有詩情畫意的,顏色柔和,所繡字樣,無論中英文,都很秀氣可人。可是,讓警察在嚴冬中無故撲殺「黃圍巾」,那是一幅甚麼樣的畫面呢?

如果把這一歷史瞬間,濃縮成一幅油畫,大概便是熱衷於「文化交流」的江澤民集團製造和輸出「仇恨文化」和「恐怖文化」的鮮活寫實了。

如果硬要說這幅油畫是「中國現代藝術」的傑作,也是因其給原本沒有「思想」的「文化年」注入了「思想的興奮劑」,為大家提供了生動的人證物證,呼喚人們正視中國脅迫藐視人權、唆使警察犯罪的「功夫」,以及那些黑手誣陷迫害法輪功學員所能達到的程度。

在異邦法蘭西尚且做到如此地步,在中國本土呢?筆者不妨斷言,若西方社會想真心推動中國文明進程,那麼一再讓中國容不下信仰「真善忍」者的「人權文化」浸染西方,肯定不是光明大道。(明慧記者歐陽非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