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不得人心 單位幹部設法保護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1月25日】元月8號上午,我單位副書記給我丈夫打電話讓他去單位一趟,我想和他一起去,他不讓。他走後,我馬上發正念。我丈夫回來說:我以為今天單位給你發東西呢,誰知又是關於法輪功的事。今天市裏來了兩個人說要見你本人,我聽了很生氣,就當著副書記和市裏那兩個人的面說:「你們還有完沒完?她現在在家好好的,煉個功對社會能有甚麼危害了?去北京又是住看守所,又是罰款,我們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輩子,給我發點工資,我們省吃儉用,叫你們一下子全部罰走,到現在我們連個住處都沒有,還叫過不叫過了?」等丈夫說完後,副書記對市裏那兩個人說:他們家確實很困難,你們看怎麼辦?那兩個人很無奈,說:我們也是執行命令,這樣吧,我們也不見她了,回去就說「轉化」了。

到晚上8點多,我單位副書記和政工科長又來我家,他們一進門就問我在家幹啥,我說我們修煉能幹啥,看書唄。我讓他們坐下後,他們說:我們來你家,是因為省裏來人抽查法輪功的轉化情況。我問他們誰把我「轉化」了?他們說:我們也是為你好,一直報的你轉化了,誰知省裏來人抽查,偏偏抽查到你了。他們非要見你,我們也沒辦法,只好應付一下,我們提前來告訴你,他們來了,你要配合一下,你只要說:以後不去外面煉就行了,其它甚麼都不用說。說著他們把我的大法書藏在被子中間。

我說:那要看他們怎麼問,我會回答他們的,也不會為難你們,不過我也想讓他們知道大法好,他們也是受矇蔽的眾生,我也想救他們。政工科長說:你救了我們就行了,千萬不要救他們。我說:那不太自私了?我們修煉人對誰都得好呀!後來他倆說:省裏人快來了,你一定要配合好,給我們個面子,就算我們求你了。我說:好吧,我會做好的,叫我先發正念。他們說:行。我發完正念,電話鈴響了,副書記接了電話說,他們正在飯館吃飯,不來了,要叫你去,還叫我倆在這等電話通知。我說:我不會去,他們來我家,是看在你倆的面子上,否則我不會叫他們上門的。丈夫也說:肯定不能去,如果他們非要去,請他們拿出證據來,我們犯了甚麼法了。這時政工科長問我:你平時幾點休息?我說我9點就該睡了。她說現在都快10點了,他們叫等到啥時候呢?害的我們也不能回家休息。

我說這都是江××的罪過,我們煉功,做好人,既不反對政府,也不反對國家,也不違反國家憲法,我們法輪功的不貪污,不腐敗,不偷、不盜。而江××怕好人多,打著政府、國家的旗號在迫害真正的好人,他才是在真正的違反國家憲法,在犯罪。我現在也正在揭露江××迫害我的事實,寫好後你看看。說完後,我又發正念。

10點多電話又響了,說辦事處有人要來,我們副書記不想和她說我的具體住處,只說在紡織品家屬院大門口等她。10點20分,副書記和我丈夫先下樓,對政工科長說,10分鐘不上來,你就走。在辦事處人沒來之前,副書記對我丈夫說:一會兒他們來了,你衝著我來,甚麼難聽話你儘管往外說。

辦事處的人帶著車來到大門口,說叫我去。我丈夫就開始衝著副書記把上午說的話都說出來了,他又說,現在我兒子下崗,女兒下崗,我這兩年也不能上班,我們一家人現在就靠她這點工資維持生活,你們再帶走她,還叫我們活不叫活了。我母親80歲,因為媳婦被關看守所,氣得有病動了手術,岳父氣的也有病了,你們還沒完沒了。如果你們非得叫她去,她可是見到人家三句話不離「大法好!」到時你們怎麼收場?這時辦事處的人說:哎呀,我就沒想到這一點,她趕快說再請示一下,儘量不去。她在電話裏說了很多去不了的原因,最後電話裏邊說:那就叫司機回來吧。這才算沒事了。

我真為丈夫今天的所做所為感到高興。單位領導在大法受迫害的時候保護了我這個法輪功學員,也是積了功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