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們的昨天和今天(續)

【明慧網2004年1月24日】兒子靜靜地坐在那兒看完明慧網上登載的《小弟子們的昨天和今天》,那上面的小弟子都是他昔日熟悉的伙伴。沉思了許久之後,他問:「媽媽,小亞現在怎麼樣了,小溪呢,她好嗎?………」隨著兒子關切的問語,昨天那一張張活潑、燦爛的笑臉便又浮現在眼前。

2001年初春那個寒冷的傍晚,同修告訴我:「小亞的媽媽被惡人迫害死了!」這噩耗驚雷般炸響,我倚靠在牆上,用力支撐著發顫的雙腿,我哽咽著問:「小亞呢?她在哪兒?」小亞的爸爸、阿姨、姨夫都是大法弟子,爸爸、阿姨被非法勞教三年,姨夫被非法判刑。此時,我真不知那個剛滿12歲的善良的女孩是怎樣面對這夢魘般的現實。

小亞是個靜靜的女孩,在小弟子集中學法中任小組長。

小亞幾次隨媽媽去北京證實大法,學校大會點名批判小亞,強迫小亞表態「不修煉」,小亞還是靜靜的一如既往,就像一潭清水,不起任何波瀾。

今天是2004年的春節,三年了,我還會想起小亞長長的睫毛上掛著的淚珠,還會想起小亞臥室裏擺放著的媽媽漂亮的照片,還會想起小亞面對世人講述媽媽因發放真象被惡人非法抓捕殘遭酷刑,在看守所裏被迫害致死的真象時的寧靜與堅毅的神情。

「媽媽,小溪現在好嗎?」兒子問。我告訴兒子,小溪已經16歲,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在救度世人中,幫媽媽和同修們做很多事情。小溪的電腦用得很熟練,現在在正法中真派上用場了。她幫媽媽下載明慧文章,幫媽媽接收發電子郵件,還幫媽媽打印各種真相資料,她媽媽說:「小溪做大法的事時正念很強。有時我看她下載明慧文章真有些擔心,小溪就安慰我說‘別怕,有師父保護,怕甚麼?’小溪是我們資料點不可缺少的同修,她發揮的作用大著呢。」

邪惡的鎮壓開始後,小韻剛剛考上一所名牌大學。這個美麗、文靜的女孩因堅持修煉大法於2000年暑假被綁架到學校所在濟南轄區的610洗腦班。那個魔窟整天散發著肉皮燒焦的氣味,合著酒嗝後的吼罵;這地獄般的生活使這個18歲的少女精神備受摧殘。往年的暑假小韻都是在集中學法中與小同修們和祥、歡樂的度過。而在這地獄般的魔窟裏,小韻雙手緊緊捂著耳朵,恐懼的閉起眼睛,叔叔、阿姨的慘叫聲令她心碎,邪惡毫無人性的扯開她的雙手,逼她睜開雙眼,警告她:如果不寫「保證」,她也會「品嘗」到這一切。

那時小韻被媽媽接回後,已很少說話,大大的眼裏滿是驚恐……

一年後的一天夜晚,我騎車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個女孩在向一家商店的大門上插真相傳單,那身影我很熟悉,我停了下來。小韻含笑望著我,我說:「小心點,」她點點頭,拍拍斜背著的書包說:「快發完了。」

我得知,小韻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被學校開除。

在救度世人的路上,小韻已不再是那個「大大的眼裏滿是驚恐」的女孩,她的眼裏蘊含著堅韌,充滿著信心。

98年暑假,天氣熱得厲害,集中學法班上,小嘉端來一盆盆清水,幫小妹妹們洗頭。她那時19歲,是「高中年齡段」學法組的。

1999年,我們相遇於北京天安門廣場。

2000年,我被邪惡造謠、誣陷,鋪天蓋地的謊言使很多同修也產生了誤解,那時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邪惡的抓捕使我無家可歸,就在我整夜徘徊於街頭時,碰上了小嘉。小嘉見到我驚喜地說:「大姐,我聽到很多關於你的謠言,但我相信你絕不會背叛大法的。走,去我家。」

從那時起,我們經常在一起做證實大法的事。

2003年,小嘉被邪惡非法綁架,因承受不住邪惡的迫害,寫了所謂的「保證」。

那夜,刮著狂風,我去了她家,監視她的邪惡的車剛剛離去。小嘉撲到我的懷裏,失聲痛哭。她說她沒做好,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樣子,我的眼淚也流了下來,我看到了在邪惡摧殘、逼迫下,那顆傷痕累累的心。我對她說:「小嘉,還記得三年前嗎?三年前,你幫助我走過了一段艱難的路程,那時你對我說:‘即使跌倒了,爬起來再走,大姐,我相信你!’今天,我把這話對你講一遍,‘即使跌倒了,爬起來再走,小嘉,大姐相信你!’」

就這樣,多少次在救度眾生的路上,我們攜手鼓勵,相互攙扶,沒有年齡的界限,沒有歲數的隔閡,只有著一個共同的願望:走好每一步,使救度眾生的誓約兌現。

胖崽的爸爸媽媽不修煉,胖崽是在修煉的同學小丘(現在已被邪惡非法判刑四年)的介紹下來參加集中學法的。我記得98年的暑假,集中學法的第二天,胖崽的爸爸媽媽提著大兜小兜的水果、點心滿頭大汗的到來,我在大門口見到他們。胖崽的媽媽說:「真擔心啊,胖崽不知怎樣了,他長這麼大沒離開過我們,我們要見見他。」我請他們等一會,我進樓去了胖崽的小組,胖崽的小組剛剛學完法,正在熱火朝天的交流體會。我告訴胖崽他爸爸媽媽來看他,誰知胖崽羞得紅了臉,說甚麼也不見他爸爸媽媽。還很不滿意地埋怨著:「告訴他們別來,就不聽!」

輔導員對胖崽說:「爸爸媽媽對你這麼關心,大老遠的跑來看你,你不見他們,爸爸媽媽多傷心啊。他們不了解大法,當然掛念了。我們站在他們的角度想想,就會理解他們的心情了。

胖崽見了爸爸媽媽,簡單的向爸爸媽媽介紹了在這兒吃住的情況,請爸爸媽媽放心,就告別爸爸媽媽回小組去。胖崽的媽媽把水果兜一個勁往胖崽手裏塞,還連聲問:胖崽,幾天沒撈著吃了,饞壞了吧?

胖崽說甚麼也不拿,胖崽的媽媽很失望。我安慰他媽媽:在這兒有幾百名孩子一起學法、煉功,最小的還不到7歲呢,胖崽他們是‘高中組‘的,事事都給小弟弟妹妹們做榜樣。他看到比他小的孩子都沒有吃零食的,所以他也不會要的。你放心吧,孩子們很了不起,凡事他們都有自己的認識。胖崽的媽媽說:「胖崽在家零食一天不吃也受不了,就是不吃飯,瓜果梨桃也不能斷,現在居然能不要吃,真怪啊。」

胖崽的爸爸一個勁說:「我說不用來吧,他媽就不聽,她不放心,這下放心了吧,人家小丘說過:大法修煉能改變人,你沒發現才兩天,兒子就像個大人了。」

胖崽的媽媽又把大兜小兜往我手裏塞,說:你們辛苦了,照顧這麼多孩子,你們吃。

我們謝絕了,胖崽的爸爸媽媽終於放心的離去,直到集中學法結束,他們再沒來過。

99年7.20後,在救度眾生中,胖崽幫助過我們做很多事情,有需要郵遞的真相光盤等,胖崽就會利用工作之便,來做這些事情。

2001年的暑假,我們當地六名大法小弟子一起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高高舉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聲;在今天,他們又與大同修們一起並肩同行,救度眾生。

四年的救度眾生、正法之路,錘煉著無數大法修煉者,小弟子們也以慈悲的胸懷,金剛般的堅韌毅力在救度眾生的征途中走到了今天。一位12歲的小弟子的詩,展現了他們的風采和胸襟:

四海為家修煉人
雲遊四方逍遙神
頂天青松雪中立
同喜同賀同頌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