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凶殘迫害大法弟子 奴役生產骯髒牙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3日】在撫順市第二看守所,一進去首先是嚴格搜身,包括乳罩、褲頭全都搜遍,惡警害怕帶進經文等材料。然後就是管教找你所謂的「轉化」,根據個人情況而定:如果是特別堅定的大法弟子,找你談幾次之後就不再找了;否則軟硬兼施,試圖達到它們的目的。

在這裏惡警迫害最殘酷的就是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被劫持進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只要是絕食,那些刑事犯嫌疑人就會群起而攻之,其實是邪惡的管教早已調教出來的。特別是惡警利用那些道德敗壞的人渣──死刑犯對大法弟子野蠻灌食。只要一提灌食,它們就好像一群惡狼在發洩仇恨一樣,出口就罵,有時還打,湧上來,掐鼻子的(每個被灌食的大法弟子鼻子被捅破得一茬接一茬),捏嘴的,撬牙的,拽手的,壓腿的,真是毫無人性,大法弟子被折磨得死去活來,每天有兩三次這樣的折磨。大法弟子小胡就是這樣被折磨了近一個月,後來忍受不了,就進食了。

如果在這樣殘忍的打壓下還是堅持絕食,惡警還有更殘酷的辦法。大法弟子杜景芹(現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因堅修法輪大法,在「十六大」之後向單位遞交了一份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材料而被非法送進看守所。進看守所的前幾天,她就開始絕食,多次遭毒打,但一直堅持不停地向周圍人講真象。進看守所之後她還堅持絕食,受盡了被灌食及野蠻插管的迫害。邪惡的管教趙春豔有一個慣用的伎倆──借刀殺人。大約在2002年12月初的一天,它把大法弟子杜景芹叫了出去(平時經常這樣被叫出去),然後進行野蠻灌食。這一天被叫去幫助灌食的又多了好幾個,其實是背地裏早已調教好了,它們是心狠手辣的經濟犯張寶華、吸毒犯馬丹、詐騙犯徐淑蘭、強搶犯李麗麗等(還有已想不起名字了)。它們將大法弟子杜景芹雙手緊扣在老虎凳上,兩腳戴著大腳鐐。這伙惡狼們狠命的一頓拳打腳踢,尤其那個馬丹和另一個吸毒犯特意站在高一點的地方(因為老虎凳很高),狠命地踢杜景芹的胸部和心臟部位,將她打得昏死過去。正在毆打時,惡警趙春豔怕出人命擔責任,趕快讓停手。即使這樣也沒有將大法弟子杜景芹送回監牢,繼續將她扣在老虎凳上,不准上廁所。這是12月東北的天氣,寒冬臘月,在沒有暖氣的二、三百平方米的大廳走廊裏,被死鎖在老虎凳上,褲子也不知尿了幾次。惡警趙春豔就是用這樣凶殘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的,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惡警終於熬不下去了。當把杜景芹放回來時,她已經虛弱得不行了,渾身發抖,縮成一團。同一監牢的同修們趕快幫她換上乾淨的褲子,有的從自己身上脫下來給她穿上。當我們仔細觀察她的傷勢時,發現從左踝部往上到膝蓋全都是青紫色,身上其他地方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再看面部,整個臉腫的不是原來的模樣,嘴唇腫得老高,嘴角和鼻子還有已經被擦過,乾了的血跡,眼睛腫得像一條小縫。我們不敢碰她的傷口,當她自己用手扒開嘴讓我看時,原來整齊的一口白牙被打掉了兩顆(上下各一顆)。以上是我在看守所裏親眼見到的一例,這裏經常見到被拖出去灌食,美其名曰的「灌食」 ,其實就是往死裏迫害。大法弟子鄒桂榮就是在這裏被迫害致死的。

我寫出來的只是無數被迫害的同修中的一例,還有更多的我不了解的不知有多少。現在還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市第二看守所的有3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被方桂雲出賣的一批有二十多人。當時因為資料點被破壞,惡警更是加大力度迫害,此事由派出所轉交給更黑暗的公安一處處理,由撫順市專管迫害法輪功的歹徒──關勇負責,所以這一批被捕的同修被迫害的更嚴重,其中被打成傷殘的有吳小燕、黃X雲,……等。撫順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被禁止和家屬和外人見面,那裏的消息很難傳出來,所以那裏多麼邪惡外邊也不知道。這個邪惡之徒關勇,公開叫囂:「我就是你們師父講的下地獄的那一夥,我不怕下地獄,……而且我現在不是活得很好嗎?而你們呢?哈……」他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又黑又多,被抓的大法弟子送來後會被他折磨幾次,然後被送進看守所。在大約被抓後的一個月的時間裏,大法弟子三天兩頭被「外提」,其實就是將大法弟子帶到別人不知道、看不見的地方,專門用刑。有的被「外提」一整天,或兩三天,在那裏就是被毆打、雙手背扣吊起來,一吊就很長時間。邪惡經常手拽背扣,將人打趴在地,用腳猛揣。還有更殘忍的迫害手段──劈腿,這種方式讓人難以忍受,有的人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妥協的。雖然這樣,很多同修還是那樣堅定。

撫順看守所、拘留所主要被強迫勞動的項目是:挑牙籤。牙籤加工出來有很多廢品,所以就逼迫被關押人員,包括大法弟子把牙籤的廢品挑出來,然後用塑料袋、編織袋或紙盒包裝,這是比較簡單的粗活。再一種是把每根牙籤都用帶光亮的紙條捲成花,100根或120根一捆,幾百捆裝成一大箱。還有更麻煩的:用四種顏色的彩條把牙籤捲上(每盒400-500根)裝上小盒,小盒上的字樣好像是朝鮮語,據說這些產品都是銷往南韓的,然後小盒再裝上大紙箱,這個活特別費時間,每批活批量很大,有時幹半個多月、一個月是經常的事,而且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幹完。如果在後期感覺不能幹完,就連夜加班,經常幹到後半夜2-3點鐘。

看守所、拘留所被關押的真正的刑事犯人被迫勞動,心裏生氣,嘴上不敢說,就拿牙籤煞氣。早上六點起床後有人不洗臉、不洗手就開始幹活,牙籤往地板上一倒,就開始挑,不管是否乾淨。還有刑事犯人在那麼炎熱的夏天,被迫幹活心裏別提多生氣了,乾脆就把牙籤放在生腳氣的腳上搓一搓,再扔到大堆裏。還有的拿起牙籤在自己的牙上摳兩下,再扔回大堆裏。再說這裏的環境是20多或30多人擠在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屋子裏,廁所也在屋裏,就是這麼多人的吃喝拉撒睡都在這麼小小的空間裏,晚上睡覺要「立板」,大家還擠得上不來氣。如果大法弟子不幹活就給戴背扣和腳鐐。這種環境的惡劣大家可想而知。

還有多少大法弟子還在承受著這些不該承受的痛苦啊。在這裏我真誠的向全世界呼籲,願大家伸出援手,幫助目前在我們中國還在被迫害的法輪大法弟子,立即停止這滅絕人性,慘無人道的虐殺和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