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打、野蠻灌食、毒針──成都市青白江區蒙瀟被虐死

【明慧網2004年1月23日】2003年12月26日吉林長春大法弟子劉成軍受盡酷刑和折磨後被迫害致死,引起全球大法弟子的抗議高潮。畏懼國際輿論的壓力,很多地區的大陸警察有所收斂,但有些地區的惡人仍在逞兇。04年1月中上旬,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中記入了成都鋼鐵廠蒙瀟的名字。

大法弟子蒙瀟,女,37歲,原成都鋼鐵廠職工、工段長,大學學歷。在經受了嚴刑逼供、強制灌食、捆綁、被注射大劑量有毒藥物等種種迫害後,全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的蒙瀟於2004年1月8-12日期間在成都金堂縣被迫害致死。

蒙瀟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縣和平街租住的一民房內被由成都市610指使的成都市防暴大隊和金堂縣公安局惡警綁架。在這之後610和公安局對她進行了嚴刑逼供。蒙瀟抵制邪惡,在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後,就甚麼也不說,令還有善念的警察都佩服。蒙瀟在金堂縣看守所一直絕食抗議被迫害,看守所惡警多次將她送到201醫院強迫輸液並注射有毒藥品,所用的全是破壞中樞神經的藥品,每天打兩支安定和一支冬眠靈。每次打針回來都說全身疼痛、頭腦昏沉,說話無力,昏睡2-3天後才有所清醒。但邪惡之徒馬上又送去醫院,過後又出現上述症狀。在這期間蒙瀟曾幾次出現生命危險。後來通過蒙瀟對醫生講真相,醫生沒有再給她注射有毒藥物,她也沒有出現身體不舒服狀態。然後邪惡之徒不再送201醫院,而另送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進行輸液,輸液後蒙瀟又出現2-3天昏迷,醒後出現全身疼痛、嘔吐、說話不清。後來經醫生診斷,蒙瀟已不行了,生命只能維持兩三天,家屬請求公安局放人,但他們說:「上面說放才能放,我們說了不算。」金堂縣看守所請示成都市610辦公室是否放人,成都市610辦公室答覆:寧可讓她死在醫院或看守所,也不釋放。於是迫害繼續升級,看守所所長蔣增堯在看守所叫囂道:蒙瀟要想以絕食的方式出去是決不可能,就讓她死都要死在看守所或醫院。之後每次由多名惡警或惡人用繩子勒緊捆綁著到醫院強迫打針,每次回來都見到蒙瀟全身傷痕累累,手、腳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血跡斑斑。另有消息說她的肋骨也被打斷。

1月8日,蒙瀟再次被邪惡之徒送到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之後再也沒有回到看守所。據悉,蒙瀟於2004年1月8-12日期間在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被迫害致死,布滿傷跡的遺體沒有通知家屬就被馬上火化了。

蒙瀟於1999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11月17日,蒙瀟與多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法輪大法、生生不息、長存於世」的橫幅。之後,她被非法拘留、判刑2年。在北京被無數次毒打、體罰、背銬、電擊、抓頭髮撞牆、捆綁。在法庭上,蒙瀟不服審判,大聲背《法正》,遭到惡警雨點般的拳打腳踢。

2000年4月22日,蒙瀟被送到位於簡陽養馬河的四川省女子監獄。期間,為了煉功和維護大法,蒙瀟多次、長期被關禁閉,無數次被幹部、犯人毒打,倒著在樓梯上拖、電擊、捆綁,冬天穿單衣在室外凍,持續幾天幾夜被反銬著吊在窗台下……

刑滿後蒙瀟被成都鋼鐵廠開除,送往郫縣唐昌鎮去洗腦,被折磨得腰斷骨折不能站立,生命垂危時被工廠接回,關進治安室和工廠醫院注射大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後來蒙瀟正念走出,流離失所一年多。

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縣被綁架後,蒙瀟被迫害致死。請知情的正義之士提供蒙瀟在金堂被迫害致死的詳情細節。

蒙瀟的父母在西充縣,父親癱瘓在床、母親已神智不清。

以下是參與迫害蒙瀟的單位及個人:
成都區號:(028)
成都市公安局
成都市檢察院
成都市金堂縣公安局、防暴大隊
成都市金堂縣610
成都市金堂縣看守所
成都市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
成都市縣公安局長:樸勇手機:13908207098
副局長:羅心國
成都市縣公安局人員:莊天厚,辦公室電話(028)84932619
成都市縣看守所所長:蔣增堯電話:(028)84938648手機:13908207196

成都市青白江分局610辦公室電話:028-83665046;科長:羅學慧
成都原鋼鐵廠廠長兼書記電話:028-83616811(苗長江)
成都鋼鐵廠保衛部電話:部長:李××028-83617614;書記:028-83617258
成都市青白江公安分局團結村派出所
成都市郫縣唐昌鎮610所謂的「法治培訓學習班」
四川省女子監獄(簡陽養馬河)
監獄長:張××郭××
蔡隊長
犯人:張明英、蔣敏

北京東城區看守所
天安門派出所
北京(東城區)法院
團河監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3/65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