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錦州教養院院長張海平妻子的信:請制止您丈夫的犯罪行為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1日】

王春珍女士:

您好!當您與家人、朋友一起分享這人生的美好時光時,您知道嗎?在同一片熱土上,有人為了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為守住人類的道義和良知,卻被迫無法回家過年,不能與家人團聚,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有些在勞教所、監獄中倍受酷刑、洗腦的折磨。我想您已經猜到了,他們就是法輪功修煉者。在您丈夫任院長的錦州教養院這樣的迫害案例也很多:

肖鵬,男,去世時30歲,錦州市義縣九道嶺鄉人,獸醫。2001年3月,二大隊大隊長惡警馬勇、副大隊長惡警李松濤、教導員惡警馮子賓等人把肖鵬銬到鐵椅子上,惡警用高壓電棍電擊他的胸、腹、腳心等處,直至焦糊。幾度殘酷折磨之後,肖鵬精神失常。2002年6月,肖鵬在精神失常狀態下死亡。

石忠岩,男,去世時46歲,耳膜被犯人打穿孔,曾被銬在老虎凳上7天7 夜,不讓睡覺,並不時地遭到電棍電擊。因為石忠岩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加期10個月,錦州教養院據不放人,也不讓家屬接見。2003年4月23日,石忠岩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被送到205醫院。那時他已骨瘦如柴、嚴重脫相,呼吸困難,用氧氣維持著生命。石忠岩的腳趾青紫,一隻腳趾破皮,血跡已凝固。4月26 日凌晨,他睜著雙眼離開了人世,至今他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兒子還沒看到他的屍骨,因為他們拿不出1萬多元錢來去教養院換回自己親人的骨灰(教養院沒有經過家屬的同意強行火化遺體)。

在這裏,凡堅定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強制超負荷奴役勞動、體罰、野蠻灌食、電擊、強制洗腦、烈日下曝曬、連續不讓睡覺、坐老虎凳等,手段殘忍令人髮指!各種花樣翻新的酷刑無法一一列舉,但每一宗都是令人無法想像和承受的。

這些就發生在您的丈夫張海平所領導的錦州教養院。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種種苦難都是在他的親自部署和直接指揮下發生的。

2000年10月,錦州教養院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您的丈夫張海平親自上陣,在嚴管隊(關押著不妥協的大法弟子)叫囂:不背(監規)給我電。副院長金福利吼著:「××黨不怕你們這幾個法輪功,××黨就是法!」而且您的丈夫對迫害大法弟子盡心竭力,時時監督著警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果他發現警察迫害不賣力或不用心,輕者被他斥責,重者被紀律處分。

在張海平的直接部署下,為了封閉法輪功學員,讓他們與世隔絕,把二大隊(洗腦隊)的窗戶開始用一種不透明的不乾膠糊上,後來又製作了一種百葉窗,只能抬頭看見一線天,往樓下甚麼也看不見,而且不允許打開窗戶。

2001年2月,他親自指揮,出動幾十名警察對二大隊3樓2房的大法弟子強行分房,把大法弟子強行拆散,雙手戴上手銬,吃飯、上廁所、睡覺都不給打開,兩名惡警、幾個四防倒班看著一名法輪功學員,吃住在一起,24小時不離大法弟子左右。事後惡警楊庭倫叫囂:你們就是暴亂,就得鎮壓。

2001年3月,二大隊對堅定的大法學員進行暴力洗腦,趙連權、劉長平、肖鵬、榮剛、劉品、劉永生、許樹成等人都受到了酷刑迫害。肖鵬、竇國軍等幾個人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您丈夫任職期間具體造成精神失常人數正在調查中)。當時一些在馬三家背叛信仰的女猶大來到錦州教養院,整天吃住在男監監舍裏。

2002年7月,錦州教養院對堅定的大法弟子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迫害,張海平親自坐鎮,並叫囂:誰堅持就折磨他,美其名曰「心理矯正」。惡警韓立華、馮子賓、李松濤、張春風、楊庭倫、閆國生、張加彬等人瘋狂施暴。

2002年12月,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又開始新一輪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各地的惡警彙集馬三家。惡警張海平、楊庭倫、張加彬等人到女二所給堅定的大法弟子洗腦。很多女大法弟子遭受了他們的殘害。

在這裏我們只是給您簡單介紹一下張海平的犯罪事實,要想了解更多、更詳細的材料請您登錄動態網,訪問明慧網和法網恢恢網站,用錦州搜索,您會看到張海平更詳細的犯罪事實。上網方法:1、使用海外電子郵件給d_ip@bellsouth.net發一個電子郵件,10分鐘內會收到回信,拿到幾個IP。用收到的IP(加https://IP地址)直接訪問明慧網和法網恢恢網站。

法輪大法從92年傳出至今已經傳播到60多個國家,煉功人數還在不斷增長,榮獲不同國家各級政府褒獎一千多項。如果煉功民眾不是身心受益,如果功法不是利國利民,能有眾多國家支持法輪功嗎?能有眾多的善良民眾參與嗎?江××這個踏著6.4學生的鮮血爬上來的無賴竊取了國家最高權力,出於強烈的妒忌心,公然違背憲法,一意孤行,對億萬善良的民眾殘酷迫害,造成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冤案,使用的邪惡手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您的丈夫張海平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積極充當江××的打手,誤入歧途,現在還在為江××賣命,在罪惡的泥潭裏卻越陷越深,一次又一次地用更加殘忍的手段折磨著被他們迫害得已經非常虛弱的法輪功學員。

對於您丈夫的所為,也許您一無所知,或許有所了解卻又無可奈何。但您可要知道,他的犯罪事實已經被記錄在案,他面臨的是法律的制裁。到那時您的命運將如何呢?您子女的命運又將如何呢?有一首詩中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真的禍到臨頭時甚麼都晚了。

其實歷史的教訓已經很多了,文革過後中央對那些迫害過革命老幹部的「三種人」進行內部清查。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軍管的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就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個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幹部血跡的看守員或審訊員。對他們內部審訊之後秘密槍決。對被清理的這些人的家屬只是宣布因公殉職。可是勞改系統的幹警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對他們震動很大。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陰影現在還沒有完全在人們的頭腦中消失,戰爭給人類帶來的巨大災難是有目共睹的。二戰結束後,人們發現當時的任何一條法律條款都不足以形容納粹的暴行。於是一種新的罪行被寫入法律中,這就是「群體滅絕罪」。紐倫堡審判歷時10個月。判處多人有期徒刑,3人無期徒刑,12人絞刑。紐倫堡審判以後半個世紀來,又有多名國家元首或政府官員被以「群體滅絕」罪告上國際法庭,使人類的正義得以伸張。

1998年,智利總統Pinochet因「群體滅絕」、大規模綁架、酷刑和謀殺被告上法庭。

1999年,南斯拉夫總統米洛捨維奇(Milosevic)和多位政府高官因在波斯尼亞和科索沃的種族屠殺中導致20萬喪生,80萬阿爾巴尼亞裔人被驅趕出科索沃而被以「群體滅絕」罪告上荷蘭海牙國際法庭。

1999年7月,一場大規模群體滅絕運動在中國大陸發生。但是由於信息封鎖和謊言矇蔽,3年後這場仍在持續的群體滅絕運動才被世界所認識。2002年10月,江××到美國訪問期間,在芝加哥被告上法庭。控告它在過去的3年裏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 如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相繼成立,世界各地紛紛燃起了「審江」之火。繼美國、比利時、西班牙、台灣、德國之後,韓國法輪功學員又正式起訴江澤民。

除了江××,一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府官員也被起訴。

湖北公安廳長趙志飛、原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北京市長劉淇、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原中央政治局常委、610辦公室主要負責人之一李嵐清、原山東省長,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吳官正、原政法委書記,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羅幹等在不同時間和地區被告上了不同的法庭,控告他們對迫害法輪功的行為以及產生的一切後果負責。

截至2003年11月21日,「法網恢恢」萬維網站已收錄了近兩萬五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單位和個人的詳細資料,這些人出國訪問都將面臨法律起訴。您的丈夫張海平就是其中的一員。

江××迫害法輪功將面臨的法律審判及道義譴責絕不會亞於當年的納粹。無論是發起者江××,還是所有參與的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後果。他們的犯罪行徑不僅觸犯了中國法律,也觸犯了國際法和國際慣例。他們確實違背了國際社會規定的和有責任執行的法律規則。在中國迫害法輪功的人應該清楚,他們應該為他們的刑事犯罪行為承擔責任。全球審判已經在進行中,終有一天將會把一個或更多對迫害法輪功負有責任的人送入監獄。」

歷史就像是一面鏡子,告訴了人們善惡有報的道理。我今天告訴您這些不是嚇唬您,而是真心希望您了解您和您的丈夫張海平的真實處境,了解事實真象。如果您的丈夫繼續充當江××的打手,為江××賣命,那他的下場一定是可悲的,您和您的家人也會因此承受著無盡的痛苦。我真心希望您能為自己和您的家人負責,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正視法輪功問題,從而分清是非善惡,規勸您的丈夫棄惡從善,改過自新。我也真心希望張海平懸崖勒馬,利用手中的權力保護和善待大法弟子,將功補過,給自己和您的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如果您至今還不了解法輪功,就請您找一本《轉法輪》或大法真象資料、真象光盤靜心看一看,誰善誰惡誰是誰非自然明瞭,不要再錯過機會了。

此致

一個關心您的人

附:
錦州勞動教養院(錦朝路53號)
主任室:0416-4566882
辦公室(傳真):0416-4567366
管理科:0416-4566753
政治處:0416-4566725
收發室:0416-4567330
郵編:121000

張海平電話:
0416-4562868(宅);
0416-2625600(辦);
手機:8922666

張海平的部份社會關係:
妻子:王春珍,錦州市包袋機械廠退休工人,
總機:0416-4568979
0416-4567730
0416-4567851
女兒:張月
弟弟:張青平,古塔公安分局內保科工作
內妹:王春華(紅星樓16號樓)
內弟:王春成(鐘屯鄉羅台子村)
連橋:郭景成(鐘屯鄉羅台子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