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公安局惡人迫害大法弟子事實綜述(1)

【明慧網2004年1月17日】1999年4.25開始,佳木斯公安局就暗中執行江氏集團的密令對佳木斯大法弟子的煉功情況進行干預,參與的惡人有:李運陽、鄭功林、劉忱、趙毅、高志倫、陳萬友、高東旭等。他們把佳市的8大片輔導員找去進行所謂摸底,並對這幾個大法弟子家的電話進行監控,安全局派特務在沿江公園煉功點等地對大法弟子的煉功情況進行拍照。公安局派出大量警力每天早上對全市各個煉功點進行監視。1999年5月15日,佳木斯大法弟子舉行大型集體煉功受到干預,經大法弟子多次善意和市公安局政保科溝通,最後只允許分成三部份,沿江公園一部份,站前公園兩部份。即使這樣他們也派出大量警力分布在這三個煉功點監視。陳萬友領兩個警察一會兒坐車去這個點看看,一會兒去那個點看看。

1999年7月19日夜裏12點,佳木斯市公安局由陳萬友帶隊把熟睡的馬學俊、高祥、王文義、李勇、宋劍平等大法弟子從家中劫持到公安局,一直到20日晚8點多才釋放。7月21日下午,邪惡之徒到單位劫持了馬學俊,把他關進了看守所。7月21日從早至晚佳木斯市大批大法弟子陸續進京上訪,市區到郊區各個車站、路口都布置了警察劫持上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的十幾人或幾十人包一輛車、有的坐長途汽車、有的坐火車、有的打出租車。其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大法弟子都被劫回送到所在區公安分局。特別是佳木斯直達北京的列車行至哈爾濱站(從佳木斯站起就開始盤查劫持了趙洪霞等大法弟子)時,佳木斯公安局政經文保大隊開著數輛警車追到哈爾濱,因為要盤查上訪大法弟子(其它城市也有)這列火車在哈爾濱站被迫停留兩個多小時。哈爾濱派出大批武警包圍了這列火車,被查下來的佳木斯大法弟子有70多人,由這些武警重圍著送到佳木斯駐哈爾濱辦事處挨個登記姓名、單位,最後把這70多名大法弟子裝到一個臥鋪長途客車上連夜帶回。這個車的正常載人數是40左右,可是他們把70多人塞到一個車上,當時的天是最熱的,他們全然不顧。參加這次劫持的主要有:劉忱、高志倫、陳萬友等。7月22日凌晨兩點多到達佳木斯,大法弟子被帶回到市公安局,各個分局的政保科負責把所在區的大法弟子帶回各分局。大法弟子一直被關到下午兩點多,被逼迫看所謂的「取締」電視後告訴大法弟子不要再煉功了如何如何。又強迫每個大法弟子交80元錢,即所謂的回來的車費,後被放回。向陽區以崔榮利為首逼迫大法弟子寫「不練功」的保證,不寫不放。

7月22日早晨8點以後,全市大法弟子陸陸續續來到市政府門前和平上訪。當煉功人數達800多時,大批武警包圍了市政府廣場,許多後到的大法弟子被擋在外面不讓進。他們把這800多名大法弟子用車送到佳木斯體育場。有的大法弟子不上車,他們硬是連拖帶拽逼上了車。大法弟子在體育場一直被曝曬到下午3點多,其間還把進京上訪被劫持的前進區幾個大法弟子帶到體育場遛一圈,以此來威脅在場的大法弟子。

法輪功學員馬學俊被關進看守所後,佳木斯市委政法委,公安局等各個部門對他軟硬兼施,唆使馬學俊所在監舍犯人折磨馬學俊,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使他的身心受到極大摧殘。他被關押一個多月後釋放,佳木斯鐵路分局又天天逼他寫檢查、寫認識。法輪功學員王樹和到北京上訪回來後,佳鐵路分局把他關進鐵路看守所半個月放出後也逼他寫檢查、寫認識。7.22後被陸續關進看守所的有:王麗豔、吳玉立、趙紅霞等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被逼迫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被關押15天後放出。

7.22後佳木斯市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立包保責任制,有單位的由單位有頭銜的包保,書記主管幹部帶頭上陣;沒有單位的由街道委員會、片警包保;還責令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包保。如果被包保的法輪功學員進京或發現其煉功,那麼包保人就被撤職或處分,並且逐級包保,逼迫放棄修煉。當時在佳木斯形成了「氣候」,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逼得不能正常上班工作和生活,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家屬、親朋好友也承受了極大的痛苦。他們還逼迫所有法輪功學員交出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並強行抄家,惡警們銷毀了大量抄來的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

1999年9月9日晚,佳木斯邪惡之徒對全市大法弟子進行了第一次「大搜捕」,沒有任何理由綁架了馬學俊、袁玉芹、王文義等多名大法弟子,把他(她)們關進了看守所。從北京被劫持回的大法弟子也被關進了看守所。

在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北京警察劫持後通知佳木斯駐京辦事處接人,接回後把大法弟子塞到一個房間裏,等著所在區分局、單位、家屬,三方一同接人。這個房間只有兩張單人床,不管抓來多少大法弟子都關到這裏,不論男女,不管多少人,每人每宿收60元錢,後期收70元含伙食費,所謂伙食:乾巴饅頭加鹹菜疙瘩。有時一次達二十幾人,並且各個分局輪流在此值班,每班兩人,每班十天,劫持進京大法弟子。

2001年元旦春節期間,佳木斯被抽調40多名警察在北京守著,有的大法弟子在駐京辦事處就遭到毒打。還有的派出所、分局、單位的人在天安門廣場守著抓捕佳木斯前去證實法的大法弟子,被劫持的每一個大法弟子被強迫支付前來接他的所有人的所有路費(有時坐飛機去)、宿費、補助費、伙食費,有的得支付3、4千元錢。

1999年10月17日以後,佳木斯陸續從北京劫持回很多大法弟子,第一批被劫持的有:姜國勝、郭玉珠、單玉琴、崔勝雲、石銳、董學豔、王麗豔等十餘名大法弟子。佳木斯不法人員把他們當作重點迫害,除了把他們全部關進看守所外,原市委書記孫啟文親自下令開除他們的公職(以後陸續從北京劫回的大法弟子有單位的基本上都被開除了,如:項曉波、王化東等)。他們還把這十餘名大法弟子錄像,上電視大肆炒作。除此之外,沒進京的大法弟子大都被劫持到各分局訓問,如果堅持「煉」的一律都送看守所。99年10月末佳木斯看守所暴滿,其餘大法弟子被送往樺川、湯原等看守所。

1999年11月3日,佳木斯首次非法勞教大法弟子,吳玉立、張岩、徐沂、劉雪洋、索蘭英、王玉紅、王麗豔、姚遠、欒桂芝、許桂華、付秋蓮、李鐵志、唐宏偉、吳春龍、杜文福、劉俊華、孫兆海等十七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綁帶到佳木斯市工人文化宮,各單位,各公、檢、法部門主要負責人都被通知到場,還有大法弟子的家屬。文化宮內擠滿了人。惡人們對這十七名大法弟子進行了所謂的宣判後,這十七名大法弟子被送往佳木斯勞教所。(佳木斯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明慧網已有多次報導)

被關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之中,他們分別由所在區公安分局政保科負責定期審理。前進區負責:王連民、王化民等。

向陽區負責:崔榮利、秦中玉、於進軍等。
永紅區負責:石秀文、郭維山等。
東風區負責:溫啟華、隋世民等。
郊區負責:李萬義、蔣永新等。

大法弟子只要不寫保證書,就被無限期的關押。幾乎每週都提審大法弟子,其目的就是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大法弟子的家屬為了能見到自己的親人,四處托關係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花了很多錢才能見大法弟子一面。在這期間,凡是被關押在看守所或沒被關押的只要知道他們在煉,佳市「610」就逼迫單位給每人出5000元保金,沒單位的家屬出。即使有的學員違心地寫了保證,(不算家屬托關係、找人花的錢這部份數額更大)還得交5000元錢才能放人。

陳萬友、王連民、王化民、崔榮利、秦中玉、於進軍、石秀文、郭維山、溫啟華、隋世民、李萬義、蔣永新等惡徒都不同程度地勒索了很多錢,據不完全統計數百萬之多。有一對夫妻大法弟子從那時到現在已被勒索10萬多元,有的幾次被關押,且家裏有幾個人都在修煉現在已被勒索了20多萬元,被勒索2、3萬元的法輪功學員太多了。

看守所的許多管教開始受電視造假宣傳的迷惑,對大法弟子非常兇狠。大法弟子蔡榮、王洪巧、王淑娥、黃少博等多次被毒打,戴手銬、腳鐐子、砸地環上,惡警用電棍電王洪巧的嘴,嘴被電腫起了很多泡。還罰大法弟子蹲牆根,一直到半夜12點,連60多歲的老太太都不放過。

看守所的環境十分惡劣,吃的是凍白菜加鹽水煮熟的湯,每個人只分一點點湯,裏面有幾片菜葉,頓頓是窩頭。睡的是冰冷的木板鋪,吃飯、睡覺、上廁所都在一個只有十幾平方米的屋裏。大法弟子被關押的最高峰期,每屋達30多人。有的沒有地方睡覺,晚上坐在地上,每關押一天還要交20元錢食宿費。

大法弟子為了抗議無限期的非法關押,多次絕食,看守所的獄醫野蠻灌食(高濃鹽水加玉米麵)如:給於曉青灌食時,獄醫把管子從嘴插到胃裏,插入後又在裏面使勁攪和,再猛拽出來,把管子在地上抹抹粘上沙土後又插進去攪和,然後又拽出在地上抹,再插再攪和,往返三次,每次都帶出粘液摻著血,使於曉青極度痛苦。彭昆腿被打瘸,一直到被關押5個多月放出時都沒好;劉秀芳被打了幾十大板,腿部和臀部紫黑,半個月沒好。有一次管教發現3號監舍有大法書,他們瘋狂而至去搶書,大法弟子護書,他們把大法弟子從床上抓起來就扔到地上,就這樣抓一個扔一個。而大法弟子被扔出去又返回來護書,接著大法弟子們又遭到毒打………一樁樁一件件血淚斑斑。

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懷感動了看守所的管教,加上大法弟子耐心地講清真相,多數管教不那麼惡了,惡警袁海龍自始至終都非常邪惡,動不動就毒打大法弟子。

1999年9月至2000年春節前後已非法關押300多名大法弟子,只要不寫保證就無限期關押,石銳被關押7個多月。侯志強、黃敏、崔勝雲、曹秀霞、趙紅霞、孟繁麗等被關押6多月。馬學俊、彭昆、王淑娥等被關押5個多月。被關押3個多月的最多,即使家裏給花錢辦出去的,基本也都是被關押兩個多月以上。市610及公安局的主要惡人經常到看守所以找大法弟子談話為由,逼迫放棄修煉。

2000年4月份以後,大批大法弟子被釋放,絕食闖出去的有:王玉芳、崔勝雲、齊淑青等多名大法弟子。家裏給辦的(花了很多錢)還有各分局直接聯繫家屬,家庭因困難的拿2000元,還有的3000元、4000元、5000元不等。

從1999年7.22以後,每到敏感日:元旦、春節、兩會、5.1、師父的生日、師父傳法紀念日、6.4、7.1、10.1等或者上邊突然來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密令,佳木斯邪惡之徒立即行動,或者大搜捕(有時一夜之間綁架很多大法弟子)或者由市610、市公安局及各個分局出頭,迫使單位、派出所片警、委員會等威脅大法弟子,或讓天天去單位或派出所及委員會報到,給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造成極大的干擾,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大法弟子的家屬也整天跟著提心吊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