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被迫害致死 媽媽遭非法勞教

【明慧網2004年1月16日】我們全家共四口人,爸爸、媽媽、妹妹和我。(註﹕此處姓名與地址隱去,以保護當事人)爸爸、媽媽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而我和妹妹是97年正式開始修煉的。爸爸當時身染重病,他的腎一直都不太好;而媽媽在當時出了車禍,雖經醫治,可身體未能全部恢復。進入大法中修煉後,他們倆都從病人變成了一個正常健康的人,這些變化在我們全家人、以及周圍親戚朋友的眼中都是不可思議的,我們全家從內心感謝大法的恩德,也對李老師產生了敬佩和尊敬。大法叫我們做好人,做真人,在生活中處處為他人著想,我們作為弟子也都盡力去做。自從學了大法,我們沒有做任何危害社會的事情。

可是江氏一夥卻向教人向善的大法和慈悲善良的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惡的魔爪。1999年7月,邪惡之徒動用國家電台、電視台、報紙等一切宣傳工具,欺騙造謠,毒害眾生,並動用軍警、特務進行大搜捕,收繳大法書籍,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鬧得全國上下天昏地暗。大法弟子不畏強暴,紛紛走出家門維護大法去上訪。媽媽作為正法洪流中的一分子也捨生上訪,可依法上訪的結果是遭警察非法拘捕,並被押送回本地派出所。派出所向爸爸要了好多錢才把媽媽贖回。而後的日子裏, 媽媽又幾次冒生命危險去為法輪功上訪,可結果如出一轍。不僅如此,到了那些警察認為的某些重要的日子,就到處抓人,媽媽被派出所抓來抓去。惡警擾亂了我們平靜的生活,而且施加的巨大的經濟壓力,使我們家原來拮据的生活變得更加艱難。

爸爸在1999年12月依法上訪時被拘捕,經過幾天的非法關押,被雙規,並被非法勞動教養3年。勞教所的環境很惡劣,吃住條件很差。而且不法警員派犯人輪番對爸爸看管,更有甚者,我們幾乎和爸爸失去了聯繫,不讓通信,也不讓見面。在那種惡劣的條件下,爸爸的身體每況愈下,由於不讓爸爸煉功、學法,身體變得更加不好,終於在2000年9月,在爸爸病了1個多月的時候,才被他們送到了醫院。等我見到爸爸時,他骨瘦如柴,全身就剩一把骨頭,連說話都困難。後經爸爸證實,得知他們在爸爸身體不舒服時不理不問,在他們看來爸爸就要不行了的時候,在用手銬的情況下才把爸爸送到醫院來,可是爸爸的生命卻無法挽回了,沒過幾天,爸爸就與世長辭了。

媽媽、妹妹及我都非常的傷心,就因為爸爸學了大法,那些邪惡之徒就把爸爸迫害到失去了生命。

而更加讓我們難過的是,媽媽在2001年7月被非法拘捕。在看守所關押了1個月後,媽媽也被送到勞教所,所謂的刑期是2年。媽媽被拘捕後,我和妹妹沒能跟她見過一面。我和妹妹都很想念媽媽。

我們全家僅僅因為煉了法輪大法,就遭到邪惡之徒的殘酷迫害,把一個美滿、幸福的家變得支離破碎。

以上內容為江氏集團對我們全家的全部迫害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