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怕見人 非法審判清華學子的地點秘密更換(圖)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一日】針對清華大學大法弟子虞超、褚彤和王為宇的非法審判原定於1月9日上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因為醜惡行徑被曝光,所以邪惡之徒們臨時秘密更換審判地點,改在朝陽區看守所附近的一個法庭秘密進行。

* 非法法庭怕見人 謊言遮日逞幾時?

非法審判的消息在明慧網上曝光,令邪惡之徒非常恐慌。他們十分清楚是在幹一件見不得人的事。──非法審判過程中,法庭內外密布大量警察、便衣,如臨大敵,據說不是防家屬,是防「外人」。知情人說,是防不在他們掌控之中的敢報導真情、敢替受迫害的清華人伸張正義的人們。

內部消息透露,參與審判大法的弟子的那些人曾經收到海外大法弟子打來的真相電話,驚恐萬狀,並將大法弟子勸告他們不要迫害善良、停止助紂為虐的電話說成是「國外打來的恐嚇電話」,可見邪惡恐懼的程度及其不願改變的造謠本性。

目前本案尚無結論,所謂「法律程序」還沒有結束。希望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和所有善良的人們密切關注這場非法審判,全力制止邪惡迫害。

*幸福家庭被拆散 非法鎮壓是禍患


上圖:虞超、褚彤夫婦4歲的兒子虎虎

虞超和褚彤曾經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小家庭。丈夫虞超畢業於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是網絡工程師,在北京一家外企擔任主要職務,收入頗豐。妻子褚彤也是清華畢業,在清華大學微電子所任教。兩人有一個可愛的兒子虎虎。

這個清華之家同時也是一個法輪功修煉之家。虞超當年曾兩次參加法輪功創始人在北京、天津舉辦的學習班,他的妻子褚彤、姐姐虞佳、還有老岳父─ 一位部級勞模,都是修煉人,35歲的虞佳是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講師,全家在各自工作崗位上都是優秀人才。

1999年江澤民發動了這場非法鎮壓之後,褚彤、虞超先後於1999年10月27日、2000年1月25日到天安門打真善忍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的心聲,被公安抓捕。期間,褚彤遭到警察的野蠻毆打,2000年年初秘密審判後,被判刑18個月。當局還吊銷了虞超的戶口,將其刑事拘留一個月,後又判勞教一年(所外執行)。

2001年夏天褚彤出獄後,冒著被再次抓捕的危險,在明慧網上發表署名文章,以自己一年半的鐵窗生涯,揭露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宣布由於高壓迫害下所寫的所謂「保證書」作廢。

為了避免遭到進一步的迫害,褚彤、虞超夫婦曾被迫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帶著兒子流離失所。2002年8月,虞超與褚彤在北京再次被國安和610綁架。

明慧網2002年10月報導,當時褚彤的父親因抵制單位的強制洗腦有家難回,家中只剩下不修煉的褚彤的老母親一人艱難度日。

一個令人羨慕的清華知識分子家庭就這樣四分五裂了。褚彤、虞超一家的遭遇,是千百萬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個縮影、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實寫照。

*獨子遭劫父母憂 在美親人籲營救


上圖:王為宇

王為宇,29歲,祖籍山東,天資聰穎,勤奮好學,從高中開始,一直成績優異。91年臨近高考時,他獲得了包括清華、北大、中國科技大學、協和醫大在內的5所著名大學的免試錄取資格。最終他選擇了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開始了他在清華大學整整9年的學生生活(從91年入校至2000年因修煉法輪功被迫離校)。

大學5年,王為宇曾獲優良畢業生獎章、優秀學生獎學金、中國儀器儀表特等獎學金(首次授予本科學生)和飛利浦獎學金等多項獎學金,曾擔任班長、科協副主席等職務。

1996年大學畢業後,王為宇被保送直接讀博士,導師是著名的光學信息處理專家。勤奮努力加上名師指點,王為宇的博士研究課題進展很快,在進入課題研究一年多的時間裏,在國內外學術雜誌上發表了數篇論文,並獲得一項研究專利(申請號:00103362.X。專利名稱:獲得穩定被動調Q激光器的增益預泵浦方法)。

王為宇不僅學業優異,而且為人真誠、善良。為宇昔日的同窗好友吳松說:「為宇並不善於言辭,但是從來都是任勞任怨,學習和工作都非常踏實,沒有任何世故和圓滑,是一位品學兼優的人才。」

王為宇於2002年8月12日被中國國安特務綁架,家人為其安危心急如焚。王為宇的姐夫、正在美國辛辛那提大學攻讀博士的李國強先生正在向媒體、政府部門及社會緊急呼籲,請大家伸出援手,營救他的內弟。

李國強先生向記者介紹,王為宇原是清華大學博士研究生,因修煉法輪功,2000年其間被清華大學勒令休學。 其後幾經艱難,在北京外企找到一份工作謀生。2002年8月12日,王為宇被單位派到上海出差,在趕往火車站的路上被中國國安特務綁架。

李國強先生說,王為宇遭綁架後將一年多來,家人多方打聽,仍不知他的下落。他的父母非常擔心他們唯一的兒子的情況。(明慧記者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