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秀審判是對三位清華學子的人權迫害」(圖)

高精度圖片
謝衛國博士和卡爾頓議員在英國國會大廈前合影。
【明慧網2004年1月10日】大紀元1月10日訊-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聲稱將於2004年1月9日上午9時開庭審理原在清華大學就職和就讀的三名法輪功學員:虞超、褚彤和王為宇。為此,本報採訪了在倫敦城市大學作研究員的謝衛國博士。

謝衛國博士曾是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的91級學生,大學本科畢業後,他繼續在清華大學讀碩士課程。他曾獲得98年度清華特等獎學金,還因發表多篇論文而被評為「研究生學術新秀」。2002年,謝衛國在英國曼徹斯特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

謝衛國博士在兢兢業業地鑽研學問之餘,幾乎用他所有的業餘時間為法輪功在中國遭到的人權迫害呼籲。他的未婚妻朱永潔因修煉法輪功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

記者:你是否認識虞超、褚彤和王為宇?

謝衛國:由於他們三位與我一樣,都是在清華大學學習期間就修煉法輪功,所以,我們互相都認識。其中,我和王為宇更熟一些,因為我們同是91年入校,加上住的宿舍很近。當時我是化工系的學生幹部,他是精儀系的學生幹部,他做事很嚴謹,非常尊重清華的八字校訓:「嚴謹勤奮、求實創新」。他在學生中的口碑很好,也得了不少獎學金,確實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記者:請談一下你對這三位清華學子被中國法院審判的看法。

謝衛國:他們用編造的謊言、捏造的罪名來審判法輪功學員,同時還不准他們自己請辯護律師,這一切本身就是違反法律程序的。這個所謂的審判是對他們三位的又一次人權迫害。作為在海外的華人知道這一事件的真實情況後,一方面我覺得國際社會一定會譴責中國踐踏人權和信仰自由;另一方面,我也為中國政府感到丟臉,因為這所謂的「法治」實際卻成了鎮壓的工具,讓中國與民主文明的社會背道而馳。

記者:你為甚麼說中國法輪功學員是被捏造的罪名起訴?

謝衛國:像這樣的事實我可以說出很多來。比如有一位我認識的清華學子,她叫余萍(音),她被判四年監禁,罪名是利用互聯網煽動顛覆國家罪。我們在世界其他各國都沒有聽說過有這種罪名。而且,她實際上就是在網上下載一些明慧網的文章。這種罪名在國際上都覺得非常可笑。在2002年,很多國際人權組織整理了中國的人權狀況,他們普遍對中國法院以法輪功學員利用互聯網的罪名判刑提出質疑,並呼籲中國停止這種違反人權的行為。

記者:那你們在海外能做些甚麼呢?

謝衛國:我們在海外成立了一個專門營救因煉法輪功而遭受迫害的清華學子的國際組織,叫:「清華校友全球緊急營救法輪功學員委員會」。我們清華大學在1999 年7月之前共有11個煉功點,400多人煉法輪功。鎮壓法輪功之後,李嵐清親自到清華大學要求嚴懲法輪功學員,所以,很多清華學生、學者、教授都受到嚴重迫害,他們被迫停學、停職,甚至還有的被迫害致死。所以我們成立這個組織,向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呼籲,希望國際社會和媒體關注江氏政權對清華學生、學者的人權迫害。對於這三位清華學子的案例,我們也會盡全力在國際社會為他們呼籲,營救他們。

記者:你們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支持嗎?

謝衛國:凡是明白了中國正在發生著甚麼的個人或團體,都支持我們。比如,我的未婚妻朱永潔是清華同方集團公司的職員,也是一個法輪功學員,自從她未經審判就被送進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之後,我和英國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營救她,我們徵集簽名,給英國國會議員、外交部、媒體寫信。我們確實得到了很多善良人的支持,已經收集到一萬四千個簽名,並把這些簽名寄往國際人權組織、英國政府。另外,媒體方面,曼城晚報、劍橋晚報、學生快報和BBC等都有對朱永潔的報導。我相信,朱永潔一定會被提前釋放獲得自由。

記者:你將來有甚麼打算嗎?

謝衛國:只要中國一天不停止迫害法輪功,我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會一直為他們呼籲下去,直到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和我們一樣有一個合法、自由的修煉環境。同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包括江澤民在內都將受到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