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長春市九台飲馬河勞教所的採訪記(圖)


【明慧網2003年9月9日】我們從長春一路打聽,過了興隆山快到九台時,路人告訴我們向路的左側一拐便是勞教所的圍牆及庭院樓亭、花草樹木真象花園一樣,這是我們採訪一系列吉林省(主要是長春、吉林兩市)監獄、勞教所的共同特點。它們利用海外不明真相的熱心企業家及部份國內企業家投資,挪用來加強江氏集團的統治機器並暗中中飽私囊,粉飾背後的罪惡行為。但明眼人不難從其森嚴的鐵門、高牆、電網、窗戶上的連嬰兒都鑽不出來的密密鐵欄中不難看出透過它外表的華麗,卻掩飾不了其內部的恐怖,顯而易見那也是另一個世界──人間地獄。



上圖: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這裏曾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位大法弟子頭一天被關進去,第二天就被管教唆使犯人給打死了。

在正念下,我們大大方方地騎摩托車駛進勞教所的院門,一直向關押人的地方靠近,尋找更多可以拍攝的目標。關押人的地方厚厚的鐵門緊閉,且還有一道圍牆。我們圍著裏邊的圍牆向前搜尋,轉到後邊的一處監獄生產塑料啤酒、汽水箱的工廠處,在那裏我們遇見了一位在該所工作多年的工人,我們開始說看這裏關押的朋友,不知何時接見,隨後和他攀談起來。

提到法輪功他很有興致,他說:「刑事犯在外邊再橫行霸道,在裏邊也怕得規規矩矩的,而法輪功則不同,他們堅定,不屈服。我看法輪功打不滅,說平反就平反了,可能中央有人支持。」我說:「法輪功各階層都有煉功的……」他接著說:「是,還有不少教授也煉。」

我問道:「這裏大約能關多少法輪功啊?」答:「能有幾百人,都是吉林省的,還有很多關別的地方去了。」問:「讓不讓他們幹活呀?」答:「幹!別犯錯誤,到這裏來的就不是人了,不拿當人待呀,就好像(從電影電視中看到的)奴隸一樣。」

我說:「可是法輪功犯甚麼錯誤了,我看都是挺好的人,這樣對待他們也太冤枉了。」他說道:「電視演的自焚也都是為了(打壓法輪功)造輿論。法輪功堅定啊(他反覆強調這句話,看來給他留下的印象很深),去年幹活時跑了一個。還有去年夏天時好像一個從白山市送來的法輪功(修煉者)當然來時身體也不太好,有點病。可第二天就被打死了,那家裏能幹嗎?後來給家裏賠償了兩萬多元錢並把當夜值班的兩個管教和打人的犯人給抓了起來。」

我說:「看來手夠狠的了,一天就給打死了?」他說:「把肋叉子都給打折了,肋骨叉到肺子裏去了。可是沒多長時間,兩個管教沒事了(又上班了),給打死人的犯人給判了無期(徒刑)。這樣一來這個犯人也不幹了,就上告說,那管教不讓我打我能打嗎?後來沒辦法,上兩個月又給那兩個管教關了起來。這事影響挺大呀!這院外,連這院裏貼的、掛的(法輪大法揭露邪惡方面內容的宣傳品)到處都是呀。法輪功啊,打不滅!(這也是他愛重複的話)」

後來看遠處又有兩人向這邊走動,我們也在這位工人這了解到了他知道的事情,於是同他告別。並快速地拍攝了鐵窗鐵門等有關照片完後衝出勞教所大門離去。

偶然攝拍到的法輪


2003年8月22日,我們去吉林省女子勞教所(俗稱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拍攝外景歸來,在勞教所附近我們連續拍攝了3張,大法弟子貼的大法真相宣傳品時,其中1張明顯看出畫面的偏左位置是圓圓的轉動的法輪。當時太陽已經落下,我們視野內沒有陽光,但天卻很亮, 我們也沒打閃光燈,法輪就這樣顯現在照片上了,天目開著的人會看得更明白些。其實大法弟子都知道,更多的奇景都在陸續出現,而且不久的將來世間還會出現讓人們普遍不禁感到殊勝的奇景。(見上圖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