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勞教所惡警隊長張小芳殘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2003年9月4日】七中隊惡警張小芳(隊長)殘害大法弟子手段毒辣凶殘,只要大法弟子不放棄修煉,就不准洗漱、上廁所、睡覺、換洗衣服,只給正常飯量的三分之一。後來看不起作用,又變本加厲地給堅定的大法弟子一次灌五杯水,並不許上廁所。數九寒天很多大法弟子只得把大小便都拉在了褲子裏,然後再穿乾。如堅定的大法弟子吳厚玉、岳利永就是由於不准上廁所,經常穿著尿漬斑斑的褲子。堅定的大法弟子付利瓊,被張小芳叫人脫下她的外衣只穿一條內褲在操場上罰站了幾個小時。

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是早上五點起床,深夜二、三點才能休息。整天面壁站立或坐或長期蹲著。站立時,腳尖和麵部貼牆,睜著眼,膝蓋不能彎曲;蹲著不准動,坐著要求標準的軍姿,否則拳腳相加。長期這樣,很多大法弟子腿腳腫脹,行動十分困難。即便這樣,張小芳還叫犯人晚上架著她們強行跑步,倒下了拖起來再跑。大法弟子楊華連因實在是腿疼得跑不動,經常被張叫打手們拳打腳踢,打得滿身傷痕。大法弟子譚金會也常被毒打。

惡警張小芳安排猶大分期給堅定的大法弟子洗腦,叫一群打手將大法弟子帶到小間裏,強行按住用細繩將腳捆成盤腿姿勢,再拳腳相加,整個過程十分痛苦。從那裏走出來的大法弟子,個個都是鼻青臉腫,身上青一塊,紫一塊,走路一瘸一拐的,有的走著進去,抬著出來,有的幾個月過去了腿也沒好。大法弟子邱淑瓊等都遭受過如此虐待。

60多歲的大法弟子何秀珍在幾個月的面壁時間裏,從早上五點開始直到凌晨三、四點才准休息。坐的是一張早已變形得東倒西歪的小塑料凳(張不准何秀珍坐自己的新凳)。由於長期扭著腰坐,何秀珍腰痛難忍,腳也腫得厲害,行走十分困難。就在這種情況下,晚上張還強行讓何秀珍跑二十幾圈操場。張不准何秀珍上廁所。為了不把屎尿拉在身上,何秀珍只得少吃飯,不喝水(當時還沒執行少飯量和灌水)。張也不准何秀珍洗漱、洗澡等,何秀珍在被關小間時,張利用犯人毒打何秀珍。一天,何秀珍被折磨得暈倒在地,不省人事。

大法弟子吳厚玉不配合邪惡,常被惡警銬在樹上並遭到毒打,長期不准上廁所,每頓飯只給正常飯量的三分之一。2002年強行軍訓時,吳厚玉被張叫的打手反背著手架著跑或拖著跑。並有意往地上摔,頭先著地。一雙膠鞋拖得稀爛,褲子也拖破了,然後用刑:將兩腿分成直角,一隻腳著地,另一隻腳放在高凳上,凳上再放幾塊磚,雙膝不能彎曲,長時間在太陽下曝曬,不准動,一動就拳打腳踢。弄得身上處處是傷。

大法弟子楊華蓮除遭受同樣的折磨外,有一天晚上,張小芳指使幾個打手將楊從樓上拖下來,銬在樹上。張小芳邊打邊罵,附近兩棟樓的人都聽見張喪心病狂的大罵聲和楊華蓮的慘叫聲。整個過程持續很長時間。第二天,可以看到楊華蓮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面目全非。可張小芳卻誹謗說楊華蓮打了她。還無理要求楊華蓮賠償七八百元的醫藥費。楊華蓮被張叫到辦公室門口,張又氣勢洶洶地一把把楊華蓮拖進辦公室,當眾將楊華蓮又打罵了一頓。

大法弟子陳金華患有嚴重支氣管炎,已六十多歲了,入所前被地方政府強行關入精神病院達三個月之久,被灌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後,成天流口水,失去記憶,呈痴呆狀態。在勞教所,張小芳不准陳睡覺,有時三、四點才睡,五點又被叫起來,不准洗漱,一個星期只給一瓶水喝,要求背所規三十五條,不准上廁所,經常尿濕褲子,也不准換洗。

大法弟子艾克芬除同樣遭受折磨外,連晚上睡覺都被用手銬銬在床上。

大法弟子付天祿因不放棄信仰,被張小芳唆使人打成內傷後,送醫院,而這些醫藥費又貴得驚人,全都在大法弟子的錢中扣除。

大法弟子鄧忠素、鐘水蓉被張小芳長期罰站面壁,鄧忠素被折磨得脫了形,便血在褲子裏,張小芳叫人把她拖去輸液,兩天就用去了她僅有的三百元錢。鐘水蓉被罰蹲廁所,腳腫得邁不了步,並遭受輪番毒打,被強迫洗腦。

我走時迫害還在繼續著。

附:邪惡隊長張小芳所在七中隊電話:0832-5212600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