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銘心的教訓和我見證的馬三家迫害


【明慧網2003年9月10日】回想自己修煉路上,為甚麼在關鍵時刻沒有站穩、走正?在不斷學法交流、對照、悔悟中,我找到了根源,看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

在修煉路上,我一直覺得自己都站在法上。「4.25」、「7.20」、「十月一日」,我曾三次進京證實大法,講真相、進了兩次拘留所,第一次沒寫過任何保證,很順利的走出拘留所。

第二次我再一次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惡警多次審問,我一直沒有配合。後來轉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們將這裏的環境正了過來,後來這裏就允許大法弟子煉功、學法、講真相。有好幾個犯人說出去後找我們煉功。有幾個當時就和我們一同背《洪吟》。在看守所非法關押的40天裏,610惡警讓我寫保證,並交一萬元保證金,就放我回家,我沒有配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送往馬三家教養院。

到了馬三家,我被非法關押在女二所。這裏共三層樓,二、三層樓非法關押的都是大法弟子,惡警把我帶到三樓。站在走廊,透過各房間的鋁合金玻璃,看見每個房間都有三十多人,看見以前在一起的同修,我向她們打招呼,她們誰也不說話。我感到空氣都要窒息了,陰森森的讓人透不過氣來,真是人間地獄。現將我在這裏所見所聞、所做、所為、所感,講給世人。

他們把我們六個人分別分到三個分隊。叛徒進行搜身、檢查所攜帶的東西。不等你休息,就兩、三個人圍攻一個,進行洗腦。由於自己在關鍵時刻沒有站穩,在人與神的選擇上,沒有認識到這是修煉中針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以「向內找」、「為別人著想的」為藉口,其實是不敢面對邪惡、是在為邪惡著想。「向內找」,應該找一找為甚麼沒有正念?為甚麼有怕心和執著,為甚麼不能抵制邪惡?向內找,是為了更好地繼續修煉而不是放棄修煉,絕不是否定自己的正念正行!「為別人著想」,應該想一想如何為世人著想?如何為同修著想?如何為眾生著想?為別人著想,絕不是為邪惡著想!難道邪惡之徒在殺人放火、強姦婦女、坑矇拐騙時我們要為他們著想,幫助他們犯罪嗎?

師父在《建議》經文中說:「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因沒有對照大法,守不住心性。我茫然不知所措,便隨著邪惡和自己的執著順水推舟的邪悟,破壞了大法。在邪惡舊勢力的控制下自己就完全違背大法,隨著馬三家的邪惡隨波逐流。惡警在剛來的學員面前表現特別「善良」,用所謂的「好話」規勸。其目的還是讓你放棄修煉。戴著畫皮的魔鬼是更邪惡的魔鬼,披著羊皮的狼是更凶殘的狼。對堅定者軟硬兼施,對妥協者欺騙、利用。當剛被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妥協後,惡警和叛徒們就開始讓這些人去做堅修者的洗腦工作。

鄒桂榮(撫順新賓縣人,已被迫害死)和蘇菊珍是馬三家第一批被劫持進來的大法弟子。在法上她倆很堅定,她倆都被非法判三年勞教。鄒桂榮經常受叛徒攻擊打罵,一天,那個叛徒看她不順眼,就用做活針扎她,她卻頑強的不吭一聲。有一次我們一起洗澡,我幫她搓後背,一看她身上都青紫了,我就偷偷問她,她說:「她們給我打的,我看你挺好的,告訴你,大法真好,你不能跟她們一樣」。因為當時有怕心,我沒有吱聲,正念出不來,使邪惡鑽了空子。有一次和另一個邪悟者看著鄒桂榮讓她雙盤,大約從晚上7點一直到深夜1點左右,她在師父的加持下只痛一會,後來就不痛了。惡警在她身上使盡了招數。經常在深夜迫害她。有一天夜裏,把她拖到滿是水的廁所瓷磚上,把她腦袋和腿疊扣在一起,上面壓三、四個人,還不讓她叫喊。後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到廁所門外把門。看到這些我心裏很害怕,不但沒醒悟,只想自己快點回家,離開這個人間地獄過自己的安逸生活,把自己完全混同於常人了。她們對鄒桂榮折磨了大約三、四個小時。

有一次惡警找來女一所的叛徒再一次對鄒桂榮施加殘暴摧殘,把她叫到小號,我親眼看見四個人把她綁起來,頭和腿扣在一起。那叛徒謊稱她身上有附體,告訴我們哪個地方有就打哪個地方,不到十分鐘,惡警就把我叫走了,我心裏輕輕地舒了口氣。我還真有點為她擔心,因為她們太狠了。大概迫害了一上午,當她出來後,規定所有的學員都不准去她們室。從那以後鄒桂榮有一個星期沒有起床,全身沒有好的地方。把她打得面目皆非。

蘇菊珍也是最堅定的,惡警經常用電棍電她,還給她灌藥,讓她蹲著。蹲的姿式不合惡警的要求,惡警就用惡毒的語言攻擊她。有個叛徒在室內沒人的時候,用皮帶抽她,可她的狀態、心態特別好,總是樂呵呵的,甚麼話也不說。後來聽說她現在順利走出教養院。惡警對堅定學員經常用高壓、電棍殘暴至極。這就是我在馬三家看到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真實一幕。

師父在經文《建議》中有這麼一段:「其中還包括那些在這期間主動被所謂「轉化」後協助邪惡迫害法的人。由於這些人業力大一些,又有對人根本的執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謂「轉化」謊言中,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這樣的人如果又去欺騙其他學員,就已經造下了破壞法的罪。」正像師父所說那樣,我頭腦中就帶著這樣的陰影在馬三家配合邪惡八個月。回來後,頭腦一直不清醒,大法弟子多次幫我在法上提高,我不但沒醒悟過來,還帶著自暴自棄的心理。在常人的洪流中為了生存而奔波,隨波逐流,放棄學法,心性就直線往下掉,做事符合常人,生活沒了目標。我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沒有路可走了,茫然不知所措,活得很累,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我在這種狀態中徘徊了兩年,真是不進則退。本性善良的一面想修煉,人的一面又振作不起來,師父與同修們沒有放棄我,同修經常用正念清除我背後隱藏的邪惡因素。

我家經常有同修給我送師父新經文、大法真相材料,我始終沒有靜下心來去看。在一次賣貨時,有一位大姐惡語傷我,事情根本不怪我,她的表情惡狠狠的,我看著她忍不住就跟她吵了起來。通過這件事,我反思自己,拿起所有的新經文看了一遍,就像自己做了一場惡夢,由於自己的根本執著沒放下,被邪惡舊勢力操控,偏離大法,走得越來越遠,失去很多寶貴時間。我決定重新振作起來,找回真正的自我,真正的從內心發出我想修煉的一念。這時,師父的話在我腦中迴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轉法輪》第四頁)

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悟我、師父還在管我。當我重新拿起《轉法輪》,兩手在顫抖,淚水湧出,和當初學法有一種不同的感覺。師父的話句句打入了我心靈深處,微觀細胞感覺到了師父的慈悲、寬洪,反覆讀看師父的新經文和講法有關章節,極大地觸動了我,我一下子明白了好多東西,也找到了自己執著的根源。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說:「我說了,摔了跟頭的爬起來繼續走,師父不放棄你,你也不能夠失去信心,機會還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還沒有信心嗎?」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說:「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種悔恨、擔心等壓力的時候,那麼你就又陷在這個執著中了,你又走不出來了。」師父的講法打消了我因做錯事而產生的執著與封閉,隱藏的舊勢力的安排目的就是讓你放棄修煉,從而徹底毀掉。我必須抓住它,用正念鏟除它,再次嚴正聲明,把自己所做、所言、所行講出來,清醒的歸正自己,把外來的邪惡、以及邪惡黑窩曝光。這是師父給我的又一次機會,也是證實法的一部份。

我深深體會到,如果學法不深,正念不足,修煉不紮實,在邪惡迫害中很難做到不動心,很容易受到外來信息干擾和很難突破自身執著、變異觀念的障礙,這是一次刻骨銘心的教訓。由於本人文化有限,如有不當,請同修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