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報導:羅幹在冰島被以酷刑及群體滅絕罪起訴 國際媒體關注

|

【明慧網2003年9月10日】未受冰島政府邀請而自行要求前往訪問的中國最高警察及司法機構政法委及610辦公室[1]頭目羅幹日前在冰島被法輪功學員提起訴訟,受到國際媒體關注。羅幹因熱衷迫害法輪功而得有「中國的貝利亞[2]」之惡名。

本星期二(9日),著名冰島人權律師拉格那-阿道思廷(Ragnar Adalsteinsson)向冰島國家刑事檢察官波格-尼爾遜(Bogi Nilsson)遞交了一份訴訟狀,基於冰島1996年11月簽署的聯合國反酷刑條約,起訴中國最高警察及司法機構政法委頭目羅幹。訴訟案原告包括來自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英國、意大利、荷蘭、丹麥及愛爾蘭的法輪功學員。這是過去兩年裏在9個國家中遞交的起訴在迫害法輪功中的擔當角色的中國高層領導人或政府部門的第12起國際訴訟。

*大赦國際和冰島民主學生團體抗議羅幹的訪問*

冰島弗雷德布拉迪(Frettabladid)報(也稱冰島晨報)、冰島全國廣播電台、冰島電視1頻道等冰島各主要媒體均報導了此事。

冰島弗雷德布拉迪報是冰島最主要的大報,2003年9月8日以「無聲的抗議」為標題,報導冰島人民因中國的人權問題抗議中國政法委書記[羅幹]的到訪。

弗雷德布拉迪報的報導說,今天,大赦國際支持者們在國家文化宮前舉行無聲抗議。該組織鼓勵所有能參加的人盡可能地參與,因為中國政法委書記羅幹要來冰島訪問。

報導說,大赦國際主管喬安娜-K-依喬夫斯多德(Johanna K. Eyjolfsdottir)說,「我們已經致信[冰島]政府,談及中國的人權問題,並希望將在冰島會見羅幹的人員能向羅幹他們傳達我們的信息。」

冰島全國廣播電台2003年9月8日的報導說,冰島民主學生團體瓦卡發表聲明,抗議中國政法委書記羅幹到該國訪問。

*溜後門 羅幹遭冰島記者當面質問*

冰島電視1頻道在2003年9月8日的晚間新聞中報導羅幹被冰島律師起訴。報導說,羅幹是當前中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今天他被冰島律師起訴,並要求其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拘留。外國高級官員訪問冰島時受到起訴這是第一例。

冰島電視1頻道的報導說,在冰島大赦國際的靜默抗議者中隨處可見法輪功的黃顏色,當羅幹和司法部長薄迦納森(Bjarnason)在國家文化宮共進午餐時,這些人一動不動地靜靜地抗議。羅幹後來從一個小小的後門離去。當羅幹走出去時,弗雷德布拉迪報的記者古德蒙德森(Gudmundsson)朝羅幹大喊:「你關押法輪功學員了嗎?」羅幹沒有回答,但一個保鏢衝向那位記者,他可能以為那位記者會撲向羅幹的座車。

英國法輪功學員邵力博士說:羅幹將十幾萬無辜的中國法輪功學員不經審判就送進勞改營,其中就有我的妻妹,她年僅30歲,不經審判就被判勞教兩年。她慘遭酷刑折磨,被戴上手銬吊在門上,雙腳不能及地。關在同一勞改營的其他一些人被酷刑折磨致死。

*冰島政府並未主動邀請*

據大紀元新聞網2003年9月8日報導,長期以來以支持人權著稱的國家──冰島的人民今天感到驚奇:為甚麼他們的政府會邀請一名臭名昭著的人權踐踏者來冰島訪問?回答是,冰島政府並未主動邀請他來。

據冰島政府說,中共高級官員羅幹對冰島的兩天訪問並非冰島當局提出的,而是羅幹和中國政府發起的。這次出訪令冰島政府措手不及。

羅幹的訪問將於週二結束,而他明日要會面的人物之一就是最高法院院長古德蘭-阿蘭斯多特。阿蘭斯多特曾經在冰島電視上評論說:「他親自要求與法院院長會面。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為甚麼想要和我談話或他想要跟我談甚麼。」

*著名冰島人權律師向冰島國家刑事檢察官遞交起訴書*

法新社9月9日北京報導說,一位冰島律師已經遞交了起訴來訪中國官員羅幹的訴訟狀,控告這位中共高層領導人在鎮壓法輪功中犯下的酷刑及群體滅絕罪。

報導說,著名冰島人權律師拉格那-阿道思廷星期二向冰島國家刑事檢察官波格.尼爾遜遞交了起訴書。作為中國最高警察及司法機構政法委的頭頭,羅策劃了這場針對法輪功精神團體的已歷時四年的鎮壓。他正在冰島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這是其歐洲四國之行的一部份。

報導說,倫敦的法輪功團體在聲明中說,該訴訟基於冰島1996年11月簽署的聯合國反酷刑條約。作為反酷刑條約的簽署者,冰島法庭有權審理違犯該條約的案子。

該訴訟案原告包括來自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英國、意大利、荷蘭、丹麥及愛爾蘭的法輪功學員。這是過去兩年裏在9個國家中遞交的、起訴在迫害法輪功中擔當角色的中國高層領導人或政府部門的第12起國際訴訟。

報導說,引用阿道思廷森的話說,「對於那些系統地違反國際人權條例的那些人,冰島具有法律和道德的職能用強力的手段將其繩之以法。」

報導說,法輪功學員煉習打坐來改善身心健康。在中國已經有超過一千六百名學員在這場鎮壓中死於酷刑或毆打。五百多人被判高達20多年的刑期,一千多人被關進精神病院,二萬五千多人被送入勞改營。十多萬人未經法庭審理而被關押。

報導還說,曾起訴智利獨裁者奧古斯圖-皮諾切克(Augusto Pinochet)的律師,上個月在比利時代表法輪功學員遞交了對羅幹、前中國國家主席江××及另一位高官的訴訟狀,該訴訟同樣控告這三人犯下了群體滅絕,酷刑和反人類罪。

*日前新華網攻擊法輪功,羅幹罪責難逃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英國廣播公司、自由亞洲電台也對上述起訴進行了報導。其中法廣華語節目9月8日晚對中國廣播的新聞報導中說: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網週一發表長篇述評取締法輪功的文章,引起海外媒體的關注。美聯社和英國BBC廣播公司認為這顯示北京當局重新開始打擊法輪功。

法廣的報導中說,根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週一報導的消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羅幹週一抵達冰島訪問之際,世界各地多名受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委託冰島人權律師拉格那-阿道思廷森先生於週一上午向冰島國家刑事檢察部門遞交了一份訴狀,起訴羅幹「酷刑」、「反人類」、「群體滅絕」罪行。因為羅幹是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610辦公室的主要負責人之一。

縱觀世界共產史,獨裁暴君的打手們沒有一個能逃脫歷史的嚴厲懲罰。

(明慧記者綜合報導,2003年9月9日)



#[1]關於610辦公室:

「610辦公室」即「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中共「610辦公室」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因而得名。它是由李嵐清任組長的中共「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的決策和執行機構,常設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從專職從事政治迫害、完全凌駕於法律和同級政府機構之上的角度來看,它與當年德國法西斯恐怖組織「蓋世太保」,前蘇聯的「剋格勃」及禍國殃民的「文革」產物──「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所作所為非常相似。

610辦公室直接受命於江、羅二人,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610辦公室」直接操縱並嚴密控制著其下屬的黨、政機關及公、檢、法、國安機關、司法廳(局)系統的勞改、勞教部門,全國許多教養院曾經而且至今仍非法關押著大量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而且是無限期關押,其罪魁禍首還是「610」。除教養院之外,各地民政局下屬的收容所、公安局下屬的看守所、行政拘留所、戒毒所、收教所(原名女子自強學校──專門收容妓女的場所)統統都被「610」當作非法關押、迫害、殺戮法輪功學員的法西斯工具。「610」還直接操縱包括新聞媒體、輿論導向對法輪大法進行大量的詆毀宣傳和造假,以及在海外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干擾等活動。(高天:「中共蓋世太保「610」真相」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53937.html)

#[2]關於貝利亞:

斯大林最忠實的高級打手之一亞戈達領導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內務人民委員部(克格勃前身)長達十五年,他的主要「價值」在於他曾殘忍地迫害斯大林的政敵,最後被逮捕並處決。葉若夫1936年接替亞戈達,1939年4月被捕後來被槍斃。貝利亞1938年7月曾被任命為葉若夫的第一副手,在葉若夫被撤換前實權已經掌握在貝利亞手中。貝利亞和他的幾名前任克格勃頭子一樣為斯大林迫害了無數所謂「人民敵人」之後遭逮捕並於1953年12月23日被槍決。據史料記載,行刑當天貝利亞曾跪著央求寬恕。行刑的人都為此感到噁心:害了那麼多人,幹了那麼多卑鄙下流的勾當,卻拿不出一點點勇氣去接受懲罰。

根據《那些信仰恐怖的人》一文記載,在貝利亞主持工作時,斯大林作出了關於允許刑訊和拷打被捕者的著名指示。一九三九年一月十日,發給各州委、邊疆區和民族共和國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的密碼電報上有斯大林的親筆簽名:「聯共(布)中央委員會作出如下說明:經中央批准,自一九三七年起允許在內務人民委員部的工作中採取體罰手段……作為例外,今後必須要對人民公開的和未解除武裝的敵人採取體罰手段,把它作為完全正確的合適宜的一種手段。」此後,嚴刑拷打被合法化了。

克格勃的一位官員、內務人民委員部加格拉地區副處長瓦西裏耶夫在一份報告中說:「許多被捕者在審訊中被打死了,然後出具他們是因心臟麻痺或其他原因而死的證明,有位被捕者遭到連續幾個小時的毆打,打得他渾身上下體無完膚。做了一個繩套,把它套在這個人的生殖器上,然後拉緊繩套。魯澤少校對工作人員說:『誰不打人誰自己就是人民的敵人!』」

有一天,瓦西裏耶夫走進一個偵查員的辦公室,偵查員他正在審訊一個犯人。瓦西裏耶夫問:「他表現怎樣?」偵查員一邊填寫審訊紀錄一邊答道:「他不說話,不想承認懷有敵意。」瓦西裏耶夫仔細看了看被捕者,發現他已經死了。圍著犯人走了一圈之後,瓦西裏耶夫發現犯人被打破的後腦勺上有血。偵查員洋洋得意地拿出兩指厚的一條已盤起來的鋼絲鞭,承認自己用這條鞭子鞭打了被捕者的後背,但沒有發現人已經被打死了。

特務頭子們「創造性」地發揮了領袖指示:他們命令手下對犯人採取車輪戰,被捕者一連數天、甚至數十天不許睡覺,不給吃飯和喝水,不許上廁所,長時間暴露在強烈的燈光、陽光下,或者放在冰天雪地裏,迫使他在精神和肉體上崩潰。他們還發明了種種酷刑:將被捕者吊到拷問架上,把身體拉長,往嘴裏灌熱水;打斷四肢;用橡膠皮帶抽打犯人;挖掉犯人的眼睛,捅破耳膜;由數個身強力壯的行刑手連續不斷地搧犯人的耳光;將四週都釘滿鋒利釘子的特製箱子扣在犯人身上,迫使犯人蜷縮在地上,只要一動就會被釘子刺得遍體鱗傷;將電線綁在男性犯人的生殖器上,長時間通電。他們還讓手下在精神上侮辱犯人,讓犯人失去自尊和自信。克格勃工作人員讓犯人吃掉別人的小便和大便,讓犯人長時間學狗叫,或者學狗一樣進食。他們還剝光女性犯人的衣服,讓其赤裸著在男性犯人和審訊者面前走動,要求她同時唱歌、跳舞,甚至把赤裸的女性犯人關進透明的玻璃櫃裏到處展覽,命令內務人員或者男性犯人強姦她。總之,凡是能夠想到的酷刑他們都會實踐一番,並互相交流「經驗」。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9/16/40321.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