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對法輪功有誤解的大陸百姓對話

【明慧網2003年8月7日】以下內容為法輪功學員在網上論壇講真相時的問答。僅供參考。

問:我也不信法輪功,我也不信共產黨,這事和我沒關係。

答:在中國近代的每一次政治運動中,當權者都成功地運用了「95%對5%」的心理戰術。每次運動的任何一個階段,只有5%的人是挨整的對像,而其餘的95%則是安全的。這就助長了人性中最卑劣的一面:即不擇手段地加入95%,甚至以犧牲他人為代價,而對於那5%所遭受的痛苦與不公卻冷漠以對,視而不見。然而這5%卻輪轉得非常頻繁,到頭來整個民族都成為屈從於強權的受害者。

有一位中國作家對於文革前後國人的人性作了精闢的論述:「在文革期間,正該是站起來(仗義直言)的時候,每一位公民卻都跪了下去(屈從於強權與迫害);在文革結束後,正該是跪下去(反思與懺悔面對強權與迫害的沉默)的時候,每一位公民卻都站了起來(控訴與鳴冤)。」文革結束後,全國人民齊聲控訴「四人幫」,把所有的責任都歸之於「四人幫」。卻很少有人能像尼莫拉那樣反思一下自己面對迫害、面對罪惡時的所作所為。面對罪惡,整個民族都曾作過「看客」,卻只有作家巴金先生有勇氣將自己置於道德法庭上審判!

今天,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第一次衝破了這個「95%對5%」的「怪圈」。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成千上萬的人不怕當那5%。他們勇敢地站起來,為了自己的信仰和尊嚴,為了人間的公義,不論自己屬於5%,1%,抑或是一個人!縱觀中國數千年歷史,人們面對強權的壓迫,多不外乎兩種情形:或如陳勝、吳廣揭竿而起,以暴易暴,或隱忍求安,甚或吃人血饅頭。法輪功學員對於強權鎮壓不屈不撓的和平抵制開創了中國的嶄新歷史。他們不願低頭屈從於強權和暴力,不願違心說謊。面對壓迫,他們高昂著頭顱,只為了說一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儘管他們深知這樣做的高昂代價。這決不是政治!而是關乎道義和自由,關乎人的尊嚴,關乎每個人的道德良心。

問:你們為甚麼不忍一忍呢?我們中國正處在發展階段。我也不喜歡中國政府。可現在中國經濟正在飛速發展,為了廣大中國人民的利益,為了祖國的富強,不讓你們煉你們就別煉法輪功了吧!

答:這是我所聽到過的最糊塗和危險的論調了。「忍」決不是對邪惡的縱容!那是犯罪!那是對「真、善、忍」的褻瀆!你怎麼可能容忍謀殺?經濟發展也絕不能成為虐殺的藉口!如果縱容迫害和虐殺真會帶來發展,那麼這樣的社會將向何處發展?二戰前的納粹德國也曾把經濟發展置於首位。在希特勒的統治下,納粹德國的經濟曾飛速發展。馳名全球的「大眾」汽車、世界第一條高速公路都是希特勒親自抓的項目。戰前德國的核科技也是數一數二的(後來美國的原子彈計劃「曼哈頓工程」中的許多傑出科學家原來都在納粹德國工作)。納粹治下的柏林甚至舉辦了1936年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可回顧這段歷史,又有哪個德國人今天會為當年納粹德國繁榮的經濟發展而感到自豪呢?

有人以為一個愛國公民就是當權者說甚麼便聽甚麼,哪怕當權者違反憲法。其實,當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上訪」的基本權利遭到踐踏時,做縮頭烏龜的人根本就不是維護憲法,維護社會安定,他只是維護自己,他在幫助踐踏憲法!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你不敢去行使,要人人都這樣憲法不就成了一紙空文嗎?──這樣的社會若沒有近患,必有遠憂。相反,頂著壓力堅持行使憲法賦予的「上訪」和「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利的人,才是真正地維護憲法,才是從長遠地維護社會安定,維護社會公義,從而也維護著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因為他們不僅僅是在維護個人或小團體的利益,他們在維護社會公義,他們捨棄自己眼前的小利,卻維護了人間公義。這就是為甚麼會有1999年4月25日萬人和平大上訪。

問:中國需要穩定,發展才是硬道理!你們破壞發展和穩定。

答:為了穩定可以虐殺老百姓嗎?那樣真會帶來穩定嗎?當今的某些所謂的「愛國」知識分子有一種很奇怪的論調,就是你不能談論中國社會的黑暗面,一談就是「影響社會穩定」,就是「給中國人丟臉」。其實中國自古就有「文死諫,武死戰」之說,認為針砭時弊是知識分子的職責。敢於拼死進諫,「先天下之憂而憂」才是有骨氣的知識分子。那些阿諛奉承、大唱讚歌的反被視為「媚骨」。今天正好相反,大唱「穩定」讚歌的反被視為「愛國」,真是炎黃子孫的悲哀!理性的愛國才是真正的對祖國好,對百姓好。當今的中國,敢說真話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不妨聽聽他們何以要冒險發出與社會「不和諧」的音。

問:有人稱法輪功學員籲請美國制裁中國,要求分裂祖國?

答:說到底,所謂「西方反華勢力」云云,不過是江氏集團的煙幕彈而已──隔三岔五地鼓動老百姓的愛國情緒,就沒人關注他幹的對外賣國、對內大肆貪污揮霍和鎮壓的勾當了。其實當我們說我們「愛國」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愛的「國」是只具有幾十年的歷史而且又不是民選的現政府當局呢,還是具有五千年歷史孕育輝煌文明的這片土地和這土地上的普通中國百姓?當這片土地被人割讓,當這土地上的中國百姓被迫害虐殺的時候,每個華夏兒女應該怎麼辦?要擦亮眼睛啊,看清楚真賣國的江氏本來面目:

1999年底《中俄邊界新約》的簽訂,顯得非常奇怪。在人民日報上只有簡短報導,沒有提及條約內容。中俄邊界長期存在上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的爭論,原因是歷屆中國政府,包括國民黨政府,都沒有承認俄國逼迫晚清政府簽下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為子孫後代討還失土留下了餘地。如今長期爭議的邊界問題通過談判得到了「妥善」解決,這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應該大書而特書的,何以江氏喉舌們卻如此低調報導呢?原來,江澤民在《中俄邊界新約》裏秘密出賣了相當於100多個台灣的國土!

問:法輪功學員揭露江氏的殘酷迫害有錯嗎?這是不是在損害中國的形象?

答:「中國」作為一個國家,是由「中國人民」組成的,具有5000年悠久的文化。這和具有50年歷史的中國現政府,尤其是江氏當局是兩回事。

至於說「損害中國的形象」,這是江氏當局利用概念的混淆掩蓋其罪行的常用藉口。說到「家醜不外揚」?我想問一句,有誰會尊重一個不顧事實而矢口否認「南京大屠殺」的日本人,或一個矢口否認納粹集中營的德國人?他難道是在維護自己祖國的形象嗎?

反過來說,你難道不尊敬那個攝製羅德尼-金被洛杉磯警察毒打場景的美國人嗎?他損害了自己祖國的形象嗎?你難道不尊敬那個揭露斯大林對前蘇聯人民犯下的恐怖暴行的薩克嘉羅博士嗎?他損害了自己祖國的形象嗎?你難道不尊敬反對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的納爾遜-曼德拉嗎?他損害了自己祖國的形象嗎?你難道不尊敬揭露緬甸政府對緬甸人民暴行的昂山素姬嗎?你難道不尊敬那個揭露柬埔寨屠殺場的柬埔寨記者嗎?……中國就是中國人民自己的國家。當有人企圖掩蓋對中國人民的暴行時,有誰會相信他是一個愛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