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江澤民及其610辦公室的象徵性公審(四)(更新)

全面、系統、深入揭露迫害的嘗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2003年10月24日更新)

[第五部份── 令人髮指肉體虐待]

法官:公訴人可以叫下一位證人出庭。

[劉女士入場]

公訴人:劉女士,請告訴法庭您和中國濰坊的陳子秀在一起的那段時間裏發生的事。能否描述一下您所目睹的陳女士在死亡前的遭遇?

劉女士:可以。我和陳子秀被關在濰坊的同一個拘留所裏。她當時58歲,和我的年齡差不多。獄警們不停地打她,用電棍電她。一天當我看到她時,她腿上傷痕累累,頭上滿是膿血。他們整整打了她兩小時,要她改變她的想法,背棄法輪功,但她沒有答應。第二天早晨,他們命令她到室外,在冰天雪地中跑步。我們餘下的人隔著窗戶看著她在雪地裏用手腳爬行。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話,我無法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殘酷的事。我只能流淚。她在外面爬著,嘔吐並昏倒了。她再也沒有活過來。你知道,那位年輕的獄警是剛剛從一家工廠調來做臨時工的。剛開始他哭,後來把自己灌醉了才去打陳子秀。陳死後,他渾身發抖,人都不正常了。我們後來聽說,他在」610辦公室」的那份差事丟了,工廠的那份工作也沒了。你知道,很多人,不光是法輪功學員,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一個人對別人幹下這些惡事,他的一生就毀了。

公訴人:劉女士,請您談談另一個情況,關於一對來自湖南省的老年夫婦,譚士林先生和他的妻子侯金園。您在不久前看望過他們。您能告訴法庭他們的情況嗎?

劉:當然願意。譚先生今年62歲了。因為長時間被關押在拘留所一個陰暗的牢房裏,他雙目失明了。他的妻子今年59歲,為了抗議被關押進行絕食。他們把她送到一家醫院的精神病房,每天強行給她注射不明藥物。她告訴我,先是她的頭和舌頭變得麻木,接著雙腿失去了知覺。到2002年2月,她兩眼已經完全失明了。遭受了一年多的洗腦、關押和折磨後,他們終於被釋放了,但現在他們面臨的將是在黑暗中度過餘生。他們將如何照顧自己?江××和」610辦公室」到底從中得到了甚麼呢?

公訴人:我聽說被殺害的法輪功學員中超過四分之一是50歲以上的,是嗎?

劉:是的,沒錯。我真不知道老年公民會對江××造成甚麼樣的政治威脅。已確認的750位死亡者中一半以上是婦女。當然,真實的死亡數字比這高出許多。

[國際反酷刑組織的專家證詞]

(待續)

* * * * * * * * *

[編註﹕這場迫害從1999年7月20日(俗稱7.20)已經持續了四年,江澤民濫用職權強使個人意志,他為迫害法輪功而非法成立的610組織的系統性謊言製造、謊言宣傳,江氏集團的大規模犯罪和對其罪行的竭力掩蓋與粉飾,這些都給人們認清這場迫害的全貌、深度和廣度造成了很多困難。上述象徵性公審所採用的內容全部為真實故事,但證人都不是由本人而是由英文流利的華人法輪功學員代為出場的。為了更好地全面系統地講清迫害真象,上述內容將繼續完善與充實,煩請需要借用本資料的讀者注意參考日後可能隨時提供的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