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目擊者講述所見過程

【明慧網2003年8月31日】七月末的一天,我正在批發市場內的店鋪攤位上招呼顧客,忽然看見一位很久未見的朋友,與另外一位男士站在了我面前,寒暄幾句後,朋友說:「你咋越活越年輕啊?氣色又這麼好!」我講起我煉功受益的真相,當我講到江集團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栽贓法輪功時,與朋友一同來的男士對我笑了笑說:「你再講也沒有我講的真實,因為我是目擊者。」緊接著他又講出了他的整個目擊過程。

「2001年1月23日下午(農曆的除夕),我和另一同事被派去北京找我單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我們剛走近天安門廣場邊緣,便有警察檢查身份證,我拿出單位介紹信,說明情況後才放行。沒走幾步又有便衣詢問幹甚麼的,我就又重複上面的話。就這樣三步一問、五步一查邊走邊回答著他們。就在我匆匆走入廣場時,便遠遠的看見了著火與滅火,還看到一個(自焚的)女人被一個男人打倒的場面,還有一個人好像在旁邊慢條斯理地拍照、攝像。我記得很清楚的是這些人清一色的全穿著三接頭皮鞋。當時只是感到氣氛十分緊張和恐怖。由於不准在場內停留,沒多考慮甚麼便在警察、便衣的驅趕下儘快離開了廣場。因為不知是咋回事,回去後幾乎淡忘了此事。」

「可是幾天後我看中央台的新聞和焦點訪談時仔細一看這個場面,不就是我那天現場看到的場面嗎?那一天的情景便一幕幕的在我的腦中顯現,一切還記憶猶新。我再一細琢磨,不對呀,連我這樣一名‘名正言順’的保衛幹部都盤查的這麼嚴格,那些法輪功學員怎麼能夠進的去呢?而且當時有一個廣場警察還對我說,年三十這裏都戒嚴了,還找甚麼‘法輪功’?還讓我感到奇怪的是,當時的自焚現場,有的便衣就像悠閒人一樣,就算他們見多識廣,天安門自焚應該是他們有生以來頭一遭目睹吧?再‘處變不驚’也不該是這個樣子,那可不真和拍電影一樣嗎?所以呀,我不相信是法輪功自焚!以後再讓我抓法輪功學員的事,我就推辭不幹了。」

[註﹕此人與他的同事同時在天安門廣場現場目擊了自焚事件,從保證這位目擊人的安全出發,我們特隱去其姓名和單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