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3年8月30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16歲。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全家被逼得流離失所,流落在異國他鄉生活已經快兩年了。在這近兩年的日子裏,通過不斷學法煉功,使我更加堅信師父、堅定大法。在心性的提高方面,也有了一些認識和昇華。

我是97年10月同父母一起先後得法的。現在回想起來很慚愧。當時,我只知道大法好,治好了父母多年的病痛。而且我也從小就老生病,怕打針、吃藥,煉了功以後,我也沒病了!但是一直不太精進,總是貪玩。加上生活條件也比較優越、父母單位的福利待遇高,家裏甚麼都不缺。吃好的、喝好的,零食、零花錢不斷。怕苦怕累,圖安逸心很嚴重。特別到了99年7.20以後,幾乎我就放棄了修煉,誰的話也聽不進去。

後來隨著邪惡打壓的升級,為了抵制邪惡的繼續迫害,堅修大法。父母決定放棄優越的工作、溫暖舒適的家,離家出走。我當時只有一念:大法好,父母的決定是對的。我也要跟他們在一起。因此我也失去了良好的學業,與父母一起過上了在外流離失所的生活。但最值得慶幸的是,我從此又走回了修煉的路上來了。

剛開始我還覺得沒甚麼,只是原來舒適、安逸的、平靜的生活沒有了。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新鮮。可是到了後來,我發覺在國外生活的這種苦,是我根本想像不到的。同時我的執著心也在不斷地暴露,我和父母一起經歷了難耐的寂寞、孤獨、被人誤解、嘲諷等等心性關。我都過得不好,沒有真正做到向內找,而是心裏不平、怨恨,覺得很苦很委屈。甚至想過回國,覺得在這裏跟監獄也沒甚麼區別。

通過長時間的學法煉功,在心性的提高上有了一些新的認識和提高。在父母的鼓勵下,我想把我所經歷的一些事情寫一寫,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1、修去對錢的執著

剛到國外就聽到有人說,在國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金錢和利用。這話引起了我對錢這方面強大的執著,而我在國內這方面幾乎沒有修,所以這方面的執著心很快地就暴露了出來。比如平時不論大小事,只要一動錢,我就很在意,自己確實也不像在國內花錢那樣無所顧忌了。原來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也能忍住不買,不敢浪費一點錢。總是想:我們流離在外花的都是積蓄,只有支出,沒有收入,這些錢花沒了怎麼辦哪?所以父母做洪法、講真相用錢的事根本不讓我知道,他們曾多次一針見血地指出我的這個執著,我很長時間也認識不上來。

後來隨著不斷的學法,特別是學了師父最近的新講法後,全家向內找自己,找到了各自的許多執著。講真相,救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對自己的執著也有了一些認識,開始漸漸去我的這個執著。特別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對我觸動非常的大。

我語言不好,學了一些總是不敢說,怕說錯了讓人笑話。同時還存在著依賴思想。後來父母鼓勵我大膽去講,說我這也是顆怕心,一定要去。大法弟子的修煉是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不能讓常人看到我們甚麼都不幹了,只做正法的事,這也是在走極端。我們要突破自己,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地走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一家人悟到:一天沒結束我們就要去幹我們該幹的事。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對在國外做生意的中國夫婦,他們的生意需要媽媽去幫忙。通過接觸,我一家人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後來他們鼓勵我們一起做生意,幫他們推銷商品。這對我們真是個新課題。父母從來也沒有做過生意,我的語言也不行,在國外怎麼能行哪?但又一想,我們是大法弟子,常人能幹的事情我們也一定能幹好,堅信師父堅信法,該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夠做成。

通過短短一個多月的實踐,我們收穫很大。工作中我全家分工合作:爸爸有力氣搬貨、媽媽寫訂單並收錢記帳、當然翻譯自然是我,不會的詞我就查字典。在這過程中我們發現,我們的客戶、打車的司機、打聽道的過路人他們都是我們講真相的對像,遇到時首先送上真相報紙和真相光盤。還有就是接連發生的幾件事對我心性方面的提高觸動很大。一次結帳時,應該一百一捆的票子多了一張。媽媽馬上退給了客戶。我當時想:誰喜歡你多給的100,我才不要呢。又有一次多給了三百多,不久又一次多給了1000,更可笑的是我們發現多1000,當場把錢退給他時,他還笑我們傻,說我們不識數,讓我們拿錢快走。後來我一張一張地點給他看,他終於明白了,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從100到1000我悟到了,這是師父幫我去執著心。我很快地過了這一關,心性也得到了提高。我們就是這樣,把這項工作也看做是一個修煉的環境。一言一行時刻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為客戶著想,用我們的真誠、良好的信譽給所有和我們打過交道的人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現在,我父母做甚麼事情也不瞞著我了!尤其是洪法、講真相需要費用時,主動跟我商量。每次我都非常地高興。我為自己能成為真正大法弟子而自豪。再不去執著錢財了,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要聽師父的話!

2、講真相不能起做事心

前一段時間,我們家為了上明慧網又買了一台舊電腦。我原來家裏的那台電腦檔次很高,可那時我是用來玩遊戲。這台雖然檔次很低,用途可大不一樣了。現在我是用它講真相救眾生。開始我對網絡知識一點不懂,後來通過一位同修把我介紹到了同修的網站。我非常高興,並且學到了許多網絡知識以及突破封鎖技術。我用這些學到的方法使和我聯繫的國內同修也學會了突破封鎖、上明慧網;使國內的一些朋友和常人了解到了大法真相。

但是有一段時間我起了做事心,開始很少學法、煉功,天天在網絡上講真相。後來父母就不讓我上網了,我就準備到同修家去上網,結果把同修家的電腦莫名其妙地給整得不工作了,弄得同修幾天上不了網。我還不悟。父母指出我的執著,我也不服。隨後我便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狀態,我卻不以為然,覺得這是舊勢力在干擾迫害,發正念鏟除邪惡就行了。但是這個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還更嚴重。父母多次說我不能偏廢啊,但我總是說:「講真相舊勢力都不敢反對的!」這個狀態持續了好長時間,直到有一天那位和我一起在網上講真相的同修也出現了這個情況,我才開始反思。回想一下,舊勢力干擾是一方面,但確實是我不精進學法煉功有漏被舊勢力鑽空子了啊。所以我調整了一下時間,並且約束自己,沒過幾天便全都恢復正常了。然後我又能上網了。

我爸爸也是,他平時在家發傳真,雖然我家的傳真機不是特好,但卻一直工作正常。可有時爸爸沒學法就發傳真,結果打一個電話不通,打一個電話還不通。而靜下心來學法後再發時卻打一個通一個。再這裏我也要感謝這台電腦和傳真機,它們同我們一起講真相救眾生。

3、去掉怕心,正念正行

我們這個城市的地鐵很多,而且每個地鐵的進出口處都有一些個報箱,放常人的免費廣告和地鐵報紙。一同修發現後,建議我們試試把我們的外文大法報紙放進去,這樣來去路過的人誰想要就會去拿。開始我們做了幾次試了試,發現效果非常好,來往的有緣人需要就自己去拿,也有的人拿起來看看又放了回去,這就說明他不想要,這個方法不僅不浪費真相材料,而且節省時間,效率也高!就在這個過程中也去掉了我的很多執著心,記得我第一次放報紙的時候確實有點害怕,因為從來沒這樣做過,還緊張得漏掉了一張。最後發現這種心態不對,我有甚麼可怕的?我又沒幹壞事!常人的廣告都可以隨便放進去,我們這麼珍貴的大法資料為甚麼不行?!「萬古事,為法來」(《戲一台》)。我悟到這個地鐵當初建這個報箱,可能就是為了讓我們今天放大法報紙的。正念一出,這個「心結」就解開了,以後再放報紙的時候就堂堂正正地放,有時經過看到被人拿亂了的還再去歸整一下。

4. 排除干擾 共同精進

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我們頭腦更加清醒,做事更加理智。無時無刻都感受到師父對我們的慈悲呵護。正當我們為自己在國外有了生存能力而欣慰的時候。同時也聽到了一些非議,說甚麼一家三口不做洪法、證法的事了,跑國外掙錢來了,整天跟常人混在一起,根本不是修煉的人,等等。我們是修煉人,不管聽到甚麼,都應該在法上衡量,這件事情站在法上應不應該做,符合不符合煉功人的標準?應該做的就做下去。在最後的正法進程中,首先全家要形成一個整體,我們做的事不需要任何人證實,不需要表現給任何人看,只要符合大法、能夠證實法就行了。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告誡我們:「我告訴大家,你們現在留下的是未來人修煉的路,說未來人都這樣式兒地走入極端,工作、生意都不要了,甚至我一邊要飯一邊為證實大法,這是絕對不行的。你要安排好你自己的生活,做好你的工作。我告訴大家,你們是人類社會的一分子,你們在你們任何的社會工作上都應該盡心盡力地做好你們應該做的一切,在哪裏你們都應該是一個好人,社會上都得說你是好人。(鼓掌)我們做事的時候別走極端,方方面面地都要走正。」能夠修煉和證實法的時間不多了,我們要真正地利用好這段時間,努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真正地對自己負責、對自己所代表的眾生負起責任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