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在雨中騎車的女人


【明慧網2003年8月25日】[作者題記:本文所述的一切都是真人真事,所用姓名為化名。]

道路越走越泥濘,天看來暫時還沒有晴的意思,她想,天黑之前一定要給同修送去而且自己也得趕回去,兩個女兒還在家裏等我呢!於是,她抹了一把淋到臉上的雨水,又加勁奮力向前面那所村莊騎去。

此時此刻,她更理解了丈夫四年來風雨不誤地給同修送資料的艱辛和不易,也為了當初自己對他的不甚理解而自責。而今,丈夫因和幾位同修開法會,被惡人舉報,結果被抓進看守所二個月後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唉!只恨當初我能多理解他一些就好了……

正這麼想著,一道閃電在空中劃過,一陣雷聲緊跟而至。「我要在下大雨之前到王嫂家,一定,」不覺間,她蹬車的頻率又加快了許多。

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王嫂家。當王嫂看到全身被雨水、汗水淋透了的她,不知說甚麼好,趕緊倒上一杯熱水,關切地問:「你丈夫現在咋樣了?」

她並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我丈夫現在不在家,這些明慧網上的資料不能沒有人送啊!還有那麼多的人在等著要看呢?我一想到這兒也就來了。」身為法輪功學員的王嫂看著眼前這個四十出頭個頭不高的女人:眼神中增添了許多堅毅和剛強,這是以前的她嗎?

王嫂善意地一笑,感慨地讚道:「哎,當初你丈夫由於進京護法,被關進看守所裏近兩個月,你不是要離婚嗎?今天他又被抓了,你卻比他做得還來勁!」

那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唉!從前我真有些不理解他,一次又一次被抓,一次又一次地被罰款,我當時真想和他離婚算了。可事後冷靜下來,一想,這一切都是誰的錯啊?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啊!以前師父的書我沒太好好看過,現在我一大早起來就開始看,越看越想看,……不怪說我丈夫他們這麼多年來都在講護法和講真象,敢情不是為了自己的圓滿呀!」

她好像存了一肚子話似地接著說,「一個連真善忍大法都反對的人將來會有好結果嗎?!那天我們當地的派出所那個片警到我家,我對他說,‘我丈夫當初未學法之前有好幾種病,而且我家還容易招那些不好的低靈的東西,每年光花錢就得幾千,他脾氣還不好,動不動就拿我們娘仨出氣。九七年學了法輪功以後,別說我丈夫從來沒吃過一粒藥,就連我們娘仨也身體棒棒的,未花一分錢買藥,我們家再也不招那些不好的低靈東西了。你說說,我們都深深地受益於大法,你們卻讓我們與大法決裂,你們不是讓我們做一個不仁不義之人嗎?做人怎麼說也得講點良心與道德吧?我也知道這一切都不是你們的本意,是江××一夥逼著讓你們幹的,你知道嗎?像江××和李嵐清等等高官在海外已被起訴,國際上不都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的組織了嗎?做啥事也得給自己留條後路呀!’那個小警察默默地聽著,半天才說,嫂子保重!然後就走了,從此以後再也沒來。」

王嫂靜靜地聽著她的講述,禁不住關切地問:「你們娘幾個也太不容易了,小女兒還在上中學,大女兒能幫你幹點活吧?」

那女人淡淡地一笑,隨口說道:「也沒啥不容易的。有人說煉功人不過日子,現在我就要做給他們看一看!我們娘幾個要生活得好好的。這不,前幾天我和大女兒把屋裏重新刷一遍,小院也整理得利利索索的,當沒甚麼事時,我就和大女兒糊火柴盒,一天能糊四千多,掙十來塊錢也就夠我們娘幾個花了。有的時候也覺得挺苦、挺難的,可當我想起王嬸她家有三個親人(二個兒子一個兒媳)因為講真象而被判五至十年的重刑,而且大兒媳還不理解她,她自己還在流離失所。和她相比,我這點苦又算得了甚麼呢?!那天她知道我丈夫出事後過來看我,非得要給我拿一百塊錢。我說甚麼也沒留。當時我說,我要有錢都應該給您拿點……還有張大嫂,在張大哥被關在看守所裏絕食時還給我拿五百元錢,現在張大哥被看守所那些惡警害死了,明天我得去看望一下張大嫂,」說著抹了一把眼淚。

王嫂也抹了一把眼淚,接著說,正像師父在《我的一點感想》中說的:「然而這上億的人哪個沒有家屬子女,親朋好友,這是一億人的問題嗎?那麼反對的可能是更多的人。」

真的,這時兩人都感到心裏跟明鏡兒似的:一個大法弟子被抓,就會又有很多弟子走出來講真象;一個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就會又有更多的弟子覺醒,更加精進起來,走上證實大法之路。還有天天都有被勞教所騙著走錯路的學員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說強制洗腦白搭,自己已經重新開始修煉。這些正應了師父講過的:「最後一個想要通過強制和欺騙、企圖改變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徹底地破滅了,邪惡已經再也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窗外的雨不知甚麼時候停了,那女人看看表說,我得走了,要不然兩個女兒在家裏該擔心了,說著就往門口走去。

王嫂趕緊說,前兩天我兒子給我拿挺多豆角來,我吃不了那麼多,我給你拿去點吧。

她剛想推辭,卻發現王嫂的眼中充滿了晶瑩的淚光。她只好收下了。

這時天已經完全晴了,碧藍的天空像洗過的一樣,絢爛的晚霞預示著明天肯定是個好天兒!說一聲再見!她騎上車子就往那霞光方向去了,不一會就消失在那片金光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