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市勞教所暴行:上繩掰斷胳膊 剝奪睡眠灌屎尿

【明慧網2003年8月22日】大慶市勞教所這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為達到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95%的「轉化率」,以創省級「先進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用各種酷刑迫害,強迫轉化。

一、2002年8月,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王喜春和副大隊長張明柱及幹警王剛和張波等五名惡警,對從大慶附近的泰康送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隋洪海殘忍「上繩」 。

上繩,也叫「束縛」,酷刑的一種。強行扒光上衣,然後用尼龍繩從脖子後邊繞過雙肩將兩隻胳膊分別一圈一圈纏繞勒緊,繩子全都剎進肉裏,再把胳膊反扣到後背,將雙手向上吊到極限,再用繩子把雙手大拇指鎖死在一起,然後與勒在脖子後邊的繩子鎖死在一起。這樣,被「束縛」的人就成了一個「木頭人」。惡警再將人踢跪在地上,再隔幾分鐘或十幾分鐘惡警還要從背後將手牽著繩子往上提好幾次,本來人就已經疼得死去活來,經它這麼一提,這時就像在人的刀口上又洒了一把鹽,整個過程讓人疼得撕心裂肺!這樣近一個小時才鬆開繩子,緊接著再勒第二次、第三次…。

就這樣五名惡警像惡狼一樣對隋洪海瘋狂「上繩」,竟將隋洪海的左胳膊活活掰斷!導致隋洪海成了終生殘廢。之後,惡警們騙人說:隋洪海得了骨質疏鬆症。

這個邪惡的勞教所曾多次對許多大法弟子上過繩。

二、2002年10月,二大隊副大隊長張明柱指使刑事犯人江雲喜等對新來的大法弟子李建林強迫7天7夜不讓睡覺,每天逼迫蹲在地上長達19個小時,說是讓「反省」。使李建林的腿腫得像小水桶一樣粗,身心受到難以想像的摧殘。

三、2002年11月,幾名大法弟子因為聲明以前被惡警們強迫在「轉化書」上簽的字作廢,惡警們對這幾名大法弟子再次摧殘迫害。其中,被迫害最嚴重的有馬玉亮、馮金明、扈洪記。惡警們在11月25日、26日、27日對他們三人一天迫害一個人,每天從晚8:00點鐘左右一直迫害到近半夜12:00點鐘,對他們不停地澆涼水(澆涼水都是強行扒光衣服),這三名大法弟子每人被迫害後被惡人們拖到屋裏的時候都已昏死過去。

四、2002年12月29日,大慶採油六廠的法輪功學員何華江被送進該勞教所二大隊,進來後就被單獨關到禁閉室。當天的值班大隊長王喜春指使四名刑事犯〔王慶林、趙延軍、姜發、張化岩〕在下午6:30左右,將何華江弄到二大隊一樓洗漱間,把窗戶都敞開(冬季最寒冷的時候),再對何華江不停地澆涼水,並且不斷地打罵,逼迫「轉化」。一直迫害到晚間11:30左右,何華江被迫害得人已經不行了,沒等送到醫院人就死了。惡人們迫害何華江的整個過程在二樓聽得清清楚楚,其中有六人自願作證。

何華江是當天上午10:00左右被送進勞教所的,可是沒等到晚上12:00就被邪惡迫害死了。之後這個邪惡的勞教所竟對外〔包括何華江的家人〕欺騙說:何華江是心臟病猝死。

何華江已經不是這個勞教所迫害致死的第一個大法弟子了。2000年9月24日,大慶設計院大法弟子王斌也是在這個勞教所的二大隊、在2個小時左右就被活活打死!

五、大慶大法弟子劉漢學2003年初被送到勞教所後,被單獨關在禁閉室3個半月,惡警們每天採用車輪戰術,用各種方式對劉漢學進行迫害。逼迫不讓睡覺,每天到半夜1:30才許睡覺,3:00多就得起床,就這樣持續迫害100多天。

六、這個勞教所的一大隊,除對大法弟子用各種酷刑之外,還讓刑事犯人對大法弟子灌屎灌尿,冬天不讓穿衣、不讓穿鞋,由刑事犯架著在屋內遊行示眾。用盡了滅絕人性的手段摧殘大法弟子。

有一次二大隊的大隊長王喜春和副大隊長張明柱兩個惡人曾公開對邪惡的主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副所長王永湘說:「以前我們做的那些事都是你指使我們做的,以後出甚麼事,你得替我們扛著。」而這個勞教所所長應成禮卻嫌副所長王永湘還不夠惡。一次應成禮對管理科長韓慶山說:「咱們兩個是惡人!王永湘無能!再有不服的〔指法輪功學員〕我就打得他滿地找牙!」

這個邪惡的黑窩就靠著對大法弟子的暴虐摧殘,換來了2003年的省級「先進勞教所」(實為先進地獄)的稱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