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派出所警察的一席談話


【明慧網2003年8月16日】今年3月下旬,我正在單位上班,領導突然找我,說派出所來人了,要和我談話,叮囑我千萬小心,別吃虧。

99年7.20以後,縣6.10人員及縣公安局政保科和所在街道派出所警察幾乎每個星期都到單位來騷擾,逼迫我放棄修煉或寫保證不上訪,均被我嚴辭拒絕。99年11月上旬,一次我和派出所惡警談話,因我堅持修煉,當即被抓走關押了一個星期。自去年6月份以來,縣6.10人員和惡警們沒再來過。為甚麼在邪惡被大規模滅盡的今天,惡警又來騷擾呢?是不是自己哪兒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呢?我向內找自己,一時也沒找出甚麼來。我忽然悟到,找我談話的警察也許正是需要我救度的生命,我一定要利用這個機會向他講真象。以往一聽說惡警找我,心裏立刻產生一種難以抑制的反感,談話中就會不自覺地流露出激憤情緒來。這次我非但沒有產生反感,相反卻覺得前來騷擾的警察可憐,它們無知地被邪惡操控著,幹著毀滅自己和家人前程的壞事。我決心用純善的一顆心跟他講真象,從而能夠救度他。同時我也發正念,清除警察背後阻礙他明白真相的邪惡因素。

談話安排在圖書室。找我談話的是個小伙子,不認識,他自我介紹說,他是新分來的,所裏讓他負責法輪功的事,今天找我的目的是見見面,了解一下情況。我說,那咱們就好好談談吧!他問我還煉不煉。我告訴他,修煉前我嗜酒如命,都喝的酒精中毒了,一頓不喝都難受得不行。由於飲酒過度,身體染上各種病:高血壓、動脈硬化、肝炎,同時患有痔瘡、腳氣等病。那時名利心很重,爭名奪利,和領導關係弄得很緊張。真是身心交瘁,整個人快要廢了。自從修煉法輪功後,酒自然戒掉了,百病皆無,身體壯得年輕人都比不上。更重要的是,自己心性提高了,看淡了名利,與人為善,助人為樂,單位裏上上下下都說我變了,98年還被評為市級先進工作者。你說,這麼好的功法,我能不煉嗎?

面前的小警察沉默了一會兒說:「佛教也叫人行善,你信佛教不行嗎?」我告訴他,現在是末法時期,佛教的法已經不管用了。我用本縣寺廟裏有的僧人打架、嫖娼的實例證實我的看法。小警察想了想說:「既然功法好,在家煉就行了,何必進京鬧事呢?」我跟他講,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法輪功學員上訪是為了表達自己的看法,不是鬧事。我從4.25事件講起,講到7.20以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的瘋狂鎮壓,同時講到所謂「天安門自焚案」的諸多疑點。小警察不吭聲了。

我知道,我講的這些話在他心裏已經起作用了。為了加深他對大法的認識,我又從著名科學家牛頓等皈依上帝講起,講到宇宙的形成、生命的起源與法輪大法的關係。小警察聽得直點頭。最後,我嚴肅地對他說:「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惡就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惡報,如果能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就能給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他信服地點點頭。

分手時,我和他握手告別。看得出,他的目光裏充滿了感激之情。我想,今天的談話沒有白費,一個年輕生命也許因為聽聞了真相而得救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