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擬在人體試薩斯疫苗 犯醫學大忌(圖)

大陸媒體洩中國薩斯疫苗研製手法 美免疫專家解釋疫苗人體試驗危險性

【明慧網2003年8月16日】大紀元新聞網報導 / 為安撫中國老百姓對薩斯的恐懼,中共宣傳媒體高姿態宣布在薩斯疫苗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目前這些文章透露的信息,令國際醫學界感到震驚。

正在做薩斯病毒測試的中國廣州科研人員。薩斯病2002年底最初從中國南方的廣東省傳出。(法新社圖片) 這張未註明日期的圖片中,發亮的部份顯示被薩斯病毒感染的人體細胞(暗色部份為正常人體細胞)。香港衛生部今年5月份說,該地區薩斯病人的死亡率已從11%上升到14%,並且他們發現薩斯病毒已變種,更具攻擊性。(法新社圖片)

在疫苗研製上,無論情況如何緊急,也不能跳過動物試驗,將試驗階段的疫苗製品直接使用於人體,這樣做在醫學上犯大忌,非常危險。中國媒體和香港醫學專家透露的信息顯示,中國為「應急」,會跳過動物試驗,將試驗階段的疫苗直接使用於人體。

薩斯疫情緩解後,全球科研人員紛紛進行疫苗研發。實力雄厚的海外科研機構目前暫還不見有成功消息問世;中國方面「喜報頻傳」。據不完全統計,到6月底,中國已有200多個研究機構和人員,宣稱薩斯疫苗研製「成功或即將成功。」

最近傳出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領銜的上海、廣州、香港合作三方聯手研製的一個叫「神奇滴鼻劑」薩斯疫苗,就是典型的一例。鐘南山並稱,如果薩斯疫情還在繼續,他準備「6月底即可將疫苗提供給高危人群進行臨床研究」。國內媒體競相報導此則消息,鐘南山一時被傳為「神人」。

真實情況究竟如何?針對上述說法,美國醫學博士、美國國家衛生研究總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研究員胡宗義博士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稱:「無論情況如何緊急,也不能跳過動物試驗,將試驗階段的疫苗製品直接使用於人體,這樣做在醫學上是犯大忌的,也是很危險的。

免疫專家細解疫苗人體試驗危險性

目前全球薩斯疫苗的研究思路,胡宗義博士解釋說有滅活疫苗、減毒疫苗、基因工程疫苗等幾種。簡言之,傳統的滅活疫苗是把病毒滅活,使滅活後的病毒不具有感染人體細胞的能力,但又能刺激人體產生相應抗體。

減毒疫苗的做法是使病毒毒性降低,把這樣的病毒注入人體,也可使人體產生相應抗體,基因工程疫苗則是把在試驗室生產的病毒蛋白或病毒基因注入人體,使之產生相應抗體。這些辦法,都具有一定的危險性,因為滅活疫苗或基因重組產生和複合出來的疫苗的毒性都具有不確定性,就是說,還不能保證疫苗的毒性一定就在控制指標的範圍之內。這樣的話,疫苗不僅不會產生抗體,還可能會導致生病。

胡宗義博士說:醫學界目前認為引起薩斯病的病毒是一種冠狀病毒。與一般流感病毒不一樣的是,人體對冠狀病毒反應極其強烈,也就是說,病毒的毒性非常大。一旦病毒進入人體肺部之後,就會造成巨大的破壞作用。而肺部又是人體的重要器官。所以薩斯病有很大的致命性。

儘管目前人們對冠狀病毒是已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薩斯病毒又有其特殊性。鐘南山說他做成疫苗了。他是說,他現在在實驗室培養出了一大堆的薩斯病毒,之後又把它們殺死了。他這個試驗,目前這個階段,只能說是研製疫苗的最原始階段,有沒有效果,還有待觀察。這只是在試驗,疫苗的危險性更是個未知數。

「這裏有一點,」胡宗義博士提醒說:「疫苗是針對健康人的,不是針對病人的。一個癌症病人,不行了,反正是一死,你說特殊時期緊急情況,我來試試這種新發明的抗癌藥,能好就好,那沒事。但是疫苗不同。得了病的人,給他打疫苗,是沒有效果的。疫苗注入健康人的人體,目的是要刺激人產生抗體,而且產生抗體需要一定的時間,一般疫苗注射還要反覆多次,以加強產生抗體的記憶,加大抵抗力。對一個健康人來說,本來好好的,給他注射試驗性的疫苗,如果沒有危險,也就罷了;但是萬一存在潛在的危險,有時甚至是致命的,那是很可怕的。」

胡宗義博士說:「所以,這也就是為甚麼一般疫苗的研製都要經過大量的實驗以保證安全。為了檢驗疫苗有無毒性,一般先要在動物如小白鼠身上做實驗;之後再用和人類比較接近的動物如猴子、猩猩身上實驗,確定疫苗能夠產生有效的抗體,同時又沒有危險性;之後,還需要在少量健康人的體內試驗,看看上述在動物體內出現的結果能否在人體上重複;最後才能投入大規模使用。而這個過程最快是2-3年的時間。愛滋病疫苗已經努力二十多年了,還在試驗階段。可見要成功地研製出一個疫苗,不是像想像中的那麼容易的。」

那麼,為甚麼鐘南山所謂疫苗成功的消息會被廣泛傳開呢,胡宗義博士指出:「其實一般人也不太懂這些醫學知識,記者也不是專業人士;再加上現在學術腐敗,這其中可能還有經濟利益的因素。使用各種科學手段研製薩斯疫苗是可以的,他現在在疫苗領域做些研究也未嘗不可,但是要做,就得嚴格按照科學的方法來做,遵循一套步驟,不能亂來。這是必須的,世界各國包括美國也正在積極努力,而且薩斯疫苗產生有一個漫長的過程,誰也逾越不了的。」

大陸媒體揭中國疫苗神秘面紗

其實今年6月26日,在鐘南山新聞發布會宣布他的疫苗成功之後不久,上海《外灘畫報》也曾刊載題為《調查鐘南山》的萬字長文,披露鐘南山的「神奇滴鼻劑」薩斯疫苗內幕,試圖揭開中國疫苗研製「大好形勢」的神秘面紗。讀者從此文中可以解讀到一些令人震驚的信息。

這篇萬字長文披露:「香港大學教授鄭伯健告訴記者,我們當時研製滅活的疫苗是考慮到如果疫情持續下去,特殊的情況下可以跳過動物試驗,直接應用給臨床的醫護人員。當然,跳過動物試驗直接應用於人體的前提條件是疫情持續惡化,我們又能把薩斯病毒徹底滅活,證明疫苗是安全的。但是,即使這樣,在香港也是不允許的,所以我們才把毒種提供給廣州方面,在廣州搞這個疫苗。」

鄭伯健還透露,把「神奇滴鼻劑」在廣州搞,不僅有可能跳過動物試驗直接進入臨床研究,還可以搞到政府投資。

萬字長文質疑該「應急疫苗」的安全性;同時質疑鐘南山們跳過動物試驗,直接提供給高危人群進行臨床研究的做法。

報導稱,事實上,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有關官員表示,目前關於薩斯疫苗,國家還沒有批准任何一種研製中的疫苗可以用於臨床研究。按照《藥品管理法》的規定,未經批准而進行臨床研究,是不允許的,也是非法的。該報導記者又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疫苗評審委員會委員、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所所長畢勝利取得聯繫,求證是否有薩斯疫苗處於申報當中。

畢勝利告訴記者:「至今沒有一起研製中的薩斯疫苗已經進入申報程序。」顯然,種種證據已表明,鐘南山研製的這種疫苗沒有通過適當的安全把關。對此,研發小組的合作三方解釋說,沒有經過同行評審而急於拿出來發表的原因,主要是為了「應急」。

目前在國際上,醫學專家稱,薩斯疫苗研究難題卡在動物實驗無法突破的問題上。中央社六月二十二日的消息援引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主任陳薇說,現在薩斯疫苗面臨的最大困難之一,卡在疫苗的動物實驗尚無法突破。報導指出,目前陳薇帶領的一個研究小組,準備利用轉基因技術,將人對薩斯病毒敏感的基因轉入實驗小鼠體內。這樣,實驗小鼠就會像人一樣,對薩斯病毒具有敏感性,試圖從中尋找出薩斯疫苗的突破點。

薩斯會捲土重來嗎?

香港街頭的有關薩斯病的提醒標語牌(法新社圖片)一個戴口罩的女子在北京雍和宮外祈禱。因薩斯爆發,北京曾一度關閉雍和宮(法新社圖片)

南加州大學分子微生物學和免疫學賴明詔表示:雖然對薩斯病的研究工作已經取得一定的進展,但是薩斯病的研究特別是臨床醫藥和疫苗方面還僅僅是一個開始。「我們可以知道誰有這種病毒,我們可以區分,可以控制傳染了。但是現在還有很多的問題。我們現在還沒有藥,還沒有疫苗。還不曉得得病之後多久還會繼續帶有病毒。這些問題都還需要進行很多的研究。」

分子病毒研究專家蔣觀德認為,薩斯病情很可能只是部份受到控制。他說:「我估計會有各種不同的發展結果。最樂觀的估計是在幾個月裏,我們把薩斯病隔絕了,薩斯病徹底不見了。但是最為可能出現的情況是,我們對薩斯病情只是做到部份的控制。天熱的時候,病毒便減少,但天冷時又復甦。希望我們在病毒休息的時候,抓緊對病毒的研究。同時研究出臨床用藥和免疫疫苗。」

儘管專家不斷提醒,但自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先後撤消對中國內地旅遊警告後,中共轉而努力復甦經濟,對於薩斯的嚴重後果似又淡忘了。

亞洲時報在線記者7月24日報導,中國內地民航總局、鐵道部、交通部上週分別發出通知說,旅客從近日起不必再填寫《健康登記表》,但對體溫異常的旅客仍有一些限制措施。交通工具一直是被視為薩斯傳播的一個重要渠道,《健康登記表》制度也是作為一項重要的薩斯防治工作,《健康登記表》制度的取消預示著薩斯防治工作的全面取消。

此影響下,民眾普遍認為薩斯已經徹底消滅,對薩斯的防治工作也開始懈怠,市場的消毒藥品、洗手液的銷售也開始大幅度下降;不注重公共衛生的情況又開始抬頭,這些跡象表示,新的一輪薩斯危機在悄悄的伺機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