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上這個時候做中國外交官的人們的悲哀


【明慧網2003年8月13日】新任外交官赴任這太平常,若干外交官在相近時間裏前往不同國度赴任也無可厚非。但是當我們把鏡頭焦距推遠一點,看到宏觀背景,我們就不難看出這其中掩蓋著的異常了。

中國駐某國一大城市的總領事館中,總領事是新來的,兩個副總領事都是新來的,連專責新聞媒體的副領事也是新來的,儼然一個新「內閣」。而這一批人馬甫一到任,便馬不停蹄般四處活動:拜會副市長;會見當地警察高官;約見當地多家中文媒體;參與各種華人社區活動,各位官員的身影屢屢見報,一數下來,頗有點戲台上緊鑼密鼓的味道了。

鏡頭之一:去年十月,美國以「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起訴江××,江氏竟然命令:不惜一切代價阻止起訴的進行。可隨後,在全球範圍掀起了起訴江××的高潮。江氏為此不斷驚厥。上面提到的這個大都市在世界上有較大的影響力,該市的法輪功學員也正在積極投入全球訴江的洪流之中,在這樣一個節骨眼上,該市中國總領事館「大換血」了。

鏡頭之二:與在美國發生的中國外交官員私下向那38位在起訴江××一案中秉持正義的美國國會議員施加壓力的事情類似,該國的許多議員和政府官員直至國家首腦都曾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給予過道義支持。目前,該市法輪功學員正在配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就中國外交官員的上述活動中是否有構成觸犯該國刑律的行為而開展調查。這一批中國外交官赴任伊始,便向所駐國的官員和議員遞送了大量攻擊誣蔑法輪功的宣傳資料。

鏡頭之三:該市某警察分局高官曾被領事館官員約見,隨後即發生多起所謂領事館所在地「居民」向警察投訴,說法輪功學員「擾民」;而事實是法輪功學員在領事館前已經堅持長達三年的持續和平抗爭,並沒有擾民,許多有正義感的鄰居和過往的人們給予法輪功學員巨大的同情和支持。

鏡頭之四:5月13日慶祝法輪大法日慶典遊行隊伍集合時,在隊伍旁邊,學員撿到一個錢包,打開來看到中國駐該市領事館領事的照片和證件。當通過警察將該錢包歸還失主時,該領事聲稱:僅僅為個人興趣而前往觀看,並非監視。

上述種種,不得不使我們聯想到在這批新任官員到任之前,該總領事館所做的許多針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壞事,例如:給積極參與揭露邪惡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打恐嚇電話;向中文媒體施加壓力刊登詆毀文章;數十次有人以非常明顯的威脅方式對法輪功學員拍照、錄像(包括將照相機靠到離正在閉目打坐的法輪功學員的臉僅僅數寸的距離),法輪功學員的車輛多次被撬壞車輪、割裂輪胎(其中一次四個輪胎被割出三十多個洞,輪胎徹底報廢);三次車窗被砸;女學員被跟蹤;慫恿華人中人士召開「批判」法輪功的會議,煽動華人在公開對社會人士開放的會議場合推搡辱罵法輪功學員(被記者拍到了照片)。

其實明眼人誰都明白,用這樣的伎倆在自由國度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詆毀,對社會各界人士進行欺騙其實是徒勞的。但是在局部地區,在我們承擔著繁重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任務的情況下,這些中國外交官員的對善良人民犯罪的行為,往往會造成一定的干擾,這卻是需要每一位海外大法弟子需要引起足夠重視的。特別是在現在「訴江」行動在全球逐漸展開,就像打蛇打到了七寸一樣,實實在在打到了邪惡最要害的部位來,那麼垂死掙扎的「蛇」還是可能會「咬人」的。

我們要清晰地明瞭邪惡「不惜一切代價」的含義是甚麼,現在邪惡加強海外使領館的人員配置,脅迫利誘駐外官員為欺騙和迫害而賣命,如果將此看成也是邪惡之首「不惜一切代價」中的部份代價的話,我們就不會對此掉以輕心。同時,我們看到這其實正是給我們提供了極好的機會去進一步向政府官員、議員、新聞媒介和社會各層次的人士講清真相。

當然,我們認為中國駐外大使館和領事館裏的許多官員本身也是受害者,也是被欺騙的。其中有不少好人,甚至有明瞭真相的官員私下對法輪功學員表示讚賞。趕上在這個時候做中國的外交官,的確有其悲哀與難處──報國無門,犯罪有份,壓力之下很多人為了一時的官位和「錢途」,選擇了鎮壓無辜、助紂為虐,臭名昭著的原駐美大使李肇星就是典型。這樣的人,利慾熏心,精明過度,反而看不清更大的利害:在這個時候鑽營升官,充其量不過成為今日王洪文(當年四人幫時代火速升官的投機者),離邪惡核心越近,越難逃罪責與法網,終遭人民和歷史的唾棄。

有鑑於此,我們修煉「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們在向所在國人民講清真相的時候,也會以慈悲為懷,把真相講給中國的外交官員們。希望他們看清歷史潮流的走向,不要在最後關頭還爭當江澤民的陪葬。

勸趕上這個時候做中國外交官的人們存一絲善念,不要和「真善忍」作對,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自己家人子孫的未來,為了拿錢供養你們的中國人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