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無休止奴役勞動、背銬致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2日】我是2002年春季,在黑龍江瘋狂抓捕大法弟子時被綁架並非法勞教的。

在勞教所裏,惡警將我們與猶大關在一起,讓他們給我們強制洗腦。每天勞教所播放一些誣陷大法內容的廣播,我們堅定的大法弟子就背大法,抵制強行洗腦,同時要求惡警停止播放。不管他們怎樣死皮賴臉的播放那些謊言訪談之類的東西給我們看,我們就是不看!後來隊長劉亞東和猶大研究對我們「大幫哄」,就是群起圍攻一個大法弟子「連轟帶炸」,一些學員承受不住,違心妥協。而我們這些堅定的大法學員,都被調到一起,組織集訓隊,這樣直到十六大前夕,惡警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先是把約60多人關在一屋內組成八中隊,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早上五點至晚上11點坐在帶圓圈的木凳上。硌得學員疼痛難忍,如坐荊棘火燒火燎,而且雙手要放在兩腿上,目視前方,不准朝其它地方看。如有睏倦者就延長時間,因此經常半夜12點多鐘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在這種情況下,惡警全天反覆播放誣陷大法的錄像,念叛徒的文章,室內3-4名女惡警,室外兩名手持電棍的男惡警。

一天,惡警往牆上掛誣陷攻擊大法的標語時,大法弟子徐洪珍老人前去阻止,被惡警一頓拳打腳踢,然後又銬了起來。惡警張小丹、李秀錦、陳晶、隊長王某強迫法輪功學員念猶大的文章,否則不讓上廁所,對不服從者拽出去一頓毒打,多人被打傷。這樣殘酷折磨大法弟子到十月末,惡警見法輪功學員仍堅定信仰,就兇相畢露,揚言「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每天把法輪功學員強行以「背劍」姿勢銬在鐵床上。由於扣的非常緊,以至於法輪功學員的手變成紫黑色,王麗麗的手竟被銬得出了不少血,李國雲被銬的一隻胳膊已殘廢。只要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就一直銬著,直到寫「五書」為止。這樣,我和一些承受不住的大法弟子違心地寫了假「轉化書」。對不起師尊慈悲苦度,我們內心萬分痛苦,生不如死,曾一度冒出想死的念頭,但一想師父的法「自殺是有罪的」,就又打消了死的念頭。冷靜下來,我們又重新振作起來,堅持學法,發正念,我們彼此鼓勵,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轉化」,因為那不是自願的,是強加的,不能承認的。

有一個叫楊淑惠的,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她經常遭到刑事犯的打罵。就這樣他們還不放人,還說她是裝的,大隊長何強說就不放她,因為她家不肯出錢。

惡警們心裏非常明白,我們這些違心寫了保證書的人,堅修大法的心根本沒變,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在寫文字材料時,有的寫堅修大法,有的寫聲明強化洗腦作廢,有的揭露邪惡。惡警們非常擔心,就讓猶大監視我們。

2002年12開始讓我們幹活,挑紅小豆。紅紅的小豆像大法弟子的滴滴鮮血。每兩個大法弟子中間夾一個猶大,睡覺、幹活吃飯都是如此。還有幾個刑事犯做惡警的耳目整天看著大法弟子。

2003年春季,勞教所又對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輪歇斯底里的迫害,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五書」,不寫的就酷刑折磨。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胳膊都被「背銬」腫了,可是即使這樣惡警隊長洪偉和教導員於文斌還強迫大法弟子做早操,幹活,還說是裝的。九中隊的蔡榮等部份大法弟子拒不配合邪惡,不寫惡警要求的所謂「作業」。惡警李秀錦就不讓她們睡覺,整夜站著,還用警棍打學員,白天逼著繼續幹活,縫手機套。

惡警為了掙錢,不顧法輪功學員死活,產品中所用的化學品熏得人頭暈嘔吐,卻說是裝的,「消極怠工」。工作室不通風,還長期加班加點趕製任務,每個手機套都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然而她們每天吃的是發糕鹹菜和羅卜湯。由於營養不良和長期遭受折磨,法輪功學員們身體個個虛弱得不行,經常有人病倒。然而惡警們仍然不放鬆對她們的迫害,並且無恥地藉著不放人來勒索錢財。

邪不壓正,物極必反,善惡終有報,時辰一到,一切盡報!在此警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如不及早醒悟,等待你們的是無休止的償還不清的罪業和層層滅盡。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