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法西斯迫害使我面部青紫浮腫、體重驟減至68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0日】我是湖南省一名大法弟子。今年5月初,我和另一位同修在發真相資料時遭到當地派出所惡警的綁架。第二天被劫持到了縣公安局,我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和命令。進去幾分鐘後,縣公安局一個三十多歲的惡警氣勢洶洶地質問我:哪裏來的?我閉口不答。他便咬牙切齒地向我衝來,朝我胸口猛踢了幾腳。口裏還不停地叫:不說出姓名和地址就踢死你。當時他猙獰的面目簡直使人無法相信他還是一名人民警察。接下來要跟我照相等等,我堅決抵制,幾個邪惡之徒猛衝上前,一人抓住我的頭髮惡狠狠地往牆上撞,撞得我眼冒金星,頭昏眼花,當時也不知被他們抽了多少耳光,只覺得整個臉部都是火辣辣的。我捂住胸口的手臂也被那個三十多歲的最邪惡的傢伙用一根手指粗的木棒子猛打了五、六下,最後木棒被打斷了他才罷手。

下午,我被押到了縣看守所,剛剛進門的時候,看守人員就喝問我的姓名和地址,由於我不配合邪惡,一個戴眼鏡的將近四十歲的男惡警先是猛抽我的耳光,他身體比較胖大,一個耳光就打得我東倒西歪。然後他朝我胸口一腳把我狠狠地踢翻在地。我對他們說:你們是人民警察不要打好人,不要知法犯法。他卻不知廉恥地說:誰打你了,誰看見了,我打你了嗎?其惡毒與卑鄙已完全喪失了一個執法人員最起碼的職業道德和良知。說完後他又朝我胸口猛踩了幾腳。由於我當時正念比較強,我硬是支撐過來了,只是當時痛了一下,要是換上一個常人的話,肯定會痛昏過去。

當天晚上,一個姓陸的惡警,三十多歲是從部隊退伍回來的,他指使幾個犯人輪流看管不讓我睡覺。我對他說:「我們修煉「真、善、忍」是在真正地做一個好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喚醒世人埋沒已久的良知和啟迪人們心中的正念。我沒有犯法,睡覺是我的權利、我的自由,難道連這個權利也被你們剝奪了嗎?」他見辯不過我,氣得把窗戶關得「砰砰」響,然後惡狠狠地罵我,並揚言「政府還會殺一批」。我見他這麼邪惡,馬上舉手立掌發正念,他馬上指使犯人打我。一個身體較高的犯人猛抽我的耳光,然後猛地一腳踩住我的胸口,企圖使我叫不出聲。最後,他用一隻硬梆梆的拖鞋猛抽我的臉。打我的時候,他使出了拼命的架式,打我時,連號子裏的有些犯人都發出「嘖嘖」的聲音,似是從來沒見過這種打人的場面。打完之後,一直在上面監督的邪惡「陸幹部」又對其他犯人說:明天早晨給他好好地「洗個澡」,直到他說出來為止。

第二天一早,我被幾個犯人強行地按在水池旁邊,幾個犯人不停地用洗臉的塑料桶從池子裏裝水,不停地往我臉上潑,從頭頂上往下淋。我當時被淋的直喘粗氣,鼻子、嘴巴全部都被水覆蓋了,幾乎要閉死過去。我心裏一邊發著正念,一邊用盡最大的力量掙扎出來。剛一出來,又被他們將我踢倒在地。我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又被幾個犯人幾腳踹到了水池邊,又不停地往我臉上、頭上潑水。在這呼吸相當困難的情況下,我又一次地掙扎著爬了起來,幾個犯人馬上又對我拳打腳踢。我當時不知道哪裏來的力量和勇氣,連忙打著手印,用盡最大的聲音喊著「法輪大法好」的口號,巨大的聲音震撼了整個看守所,窒息了邪惡。那天早晨我的心跳好幾分鐘才恢復平靜,至今回想起來還覺得驚心動魄。

三天後, A縣公安局將我帶走,在押往A縣公安局的途中,我在車上立掌發正念。縣公安局一個胖胖的二十八、九的惡警猛扭我的手,用拳頭狠狠地打我的下巴。一進公安局大門,他們一夥就逼問我的姓名和地址,見我不回答,他們就對我大打出手。臉上不知挨了多少耳光,身上也不知挨了多少拳。最後,我被他們一腳踢得癱倒在地。由於幾天的殘酷折磨和很少進食,我當時沒有力量爬起來了,邪惡之徒才罷休。

5月9日我被惡警非法送到了當地看守所。看守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在裏面喝水、小便、穿衣等等不管大小事都要報告所謂的班長,解小便時,必須跪在地上。幾個所謂的大哥和管事的人則可自由隨便;其他人只允許有三個聲音:報告、到、謝謝,否則就拳打腳踢,連打了你之後也必須說聲「謝謝」。連管事的所謂班長都說:看守所是拳打腳踢機關。

當天晚上,他們逼問我的姓名和住址,我堅決拒絕。犯人胡××就用拳頭猛打我的胸部,接著又往我身體脆弱的部位猛打,太陽穴被他不知打了多少拳,出獄七、八天後才恢復疼痛。為了制止這種流氓行為,我一邊喊──打人了!打人了!一邊念師父的正法口訣。胡××就用手死死地掐住我的喉嚨,直到我完全不能支撐自己才鬆手。不一會又再掐,並且用拇指、食指、中指用力地強扭我的氣管。當時,我只覺得氣管都被他弄碎了。這樣被他折磨半個多小時以後,他見我還是不說,就逼迫我貼緊在牆上,用腳狠狠地踢我的胸部,接著又用腳踩住我的喉嚨,用力地往下壓,還不停地向兩邊擰,當時我幾乎昏死過去。一會兒,睡在上鋪的三個犯人又輪番打了我,每人打了我二、三十拳;踢了我五、六腳。其中的程××迫使我趴在床上,由犯人胡××用被子蒙住我的頭部,然後腳狠狠地在我背上死命的踩、踹。由於我當時正念很強,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沒過幾天腰部和背部就沒有疼痛感了。

當晚我被強迫罰站將近6個小時,犯人胡××前後對我行兇七、八次;犯人程××對我毒打二、三次。晚上11點左右,我身體出現了休克狀態,整個人渾身無力,而且思想意識越來越朦朧,漸漸地眼睛也看不見了,我努力地睜大著雙眼,只覺得周圍黑漆漆的,甚麼也看不見,而且周圍的聲音也越來越模糊,只覺得天旋地轉,我知道我就要倒下了……。但是我還很清楚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就在我快要倒地的時候,一個犯人趕忙讓人扶我上床休息。第二天,我與犯人說話的時候,才發現我的聲音都變了,聲音由原來的洪亮變得低啞,而且每說出一句話時都很吃力,好像胸口與支氣管處被甚麼東西堵塞了一樣,有時感到連呼吸都困難。後來經過二、三個星期的煉功、學法、發正念才慢慢地有了好轉。

為了更有力地證實大法,為了抗議公安局、看守所對我的迫害。我就絕食要求釋放。絕食六、七天後,看守所一個叫謝××的法醫帶領幾犯人對我強行灌食。他們先用手銬將我的手反銬在背部,然後將我踹倒在地,幾個犯人按住我的頭和腳,使我動彈不得,再將塑料管子朝我鼻孔裏插。有時一次沒插進去就再次插,直到插到胃裏去為止。抽出來時,我口裏嘔吐出來的都是一塊塊的血團,鼻孔裏凝結在一起的也是血團,鼻孔完全被插破了。

好幾次的灌食以後,只覺得氣管、胃部都被插傷了,氣管部位一陣陣地疼痛,胃部強烈地感到噁心酸脹。有時灌食完以後,胃部強烈地發熱、心跳加快、全身發燒,還伴隨著陣陣地瘙癢,真不知道他們在食物進裏放了甚麼東西。第二天起來時,口裏沒有一點唾液,喉嚨發乾嘴唇像被烤乾了似的,說話時口中噴出來的異味令周圍的人都感到噁心。

前幾次灌食的時候,那幾個助紂為虐的犯人都在管子抽出來的時候把剩下的食物洒在我的眼睛、臉上、甚至耳朵裏,嘴裏還不停地叫囂:「讓他吃個飽。」有一回一犯人惡毒地說:「以後一定要在食物裏放更多的鹽,讓他回房後拼命地喝水,看他還敢不敢絕食。」帶領那一夥犯人灌食的惡警謝××更是如此,他幾乎每次都是把管子拼命往下插,有時已插到位了,還要用力地往下按一下,嘴裏還惡毒地問:「法輪大法好不好啊?」「好!」我每次都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此時,他就會變本加厲地把管子又往下壓,直到我難受得叫個不停為止。在絕食期間,邪惡之徒謝××帶領犯人前後對我行惡二十多次。在一次灌食中,我義正辭嚴地指責他,並說如果他還要這樣執迷不悟地幹下去的話真的會遭報,他就指使犯人用鞋猛抽我的臉、嘴等部位。致使我的眼部、臉部的大半部、嘴唇等部位都變成青紫色,而且浮腫很高,其中嘴唇部位浮腫達一寸多高,直接影響到了講話,出獄一個星期才恢復正常。

在看守所的惡警中,有一個被稱陳所長的人對我的迫害手段也是見不得人的。他打我的時候是趁沒人的時候下手,在人多的時候他一直沒下手,這樣既可以掩蓋事情真相,又可以不失他「所長」的身份。在一次提審完後,他將我帶回號房的路上,走到沒人的地方,他先是趁我不注意朝我腰部猛踢一腳,將我踢倒在地;然後,他便惡狠狠地叫囂「爬起來!」我見他如此邪惡,便大聲地喊「法輪大法好」,一邊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抵制他這種暴行。之後他更加惡狠狠地猛抽我的耳光、用拳頭猛擊我的胸部。當時我清楚地看見他打我的時候牙關咬得梆梆緊,牙齒全都暴露出來了,大半個臉部都在打我的那瞬間變了形,完全是亮開了殺人般的架式。他身體高大,一拳就打得我東倒西歪。當時我忍著身體的巨痛,打著蓮花手印,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並高呼「法輪大法好」,用最和平的方式抗議著他這種無法無天的行為。他發瘋似的抓住我的手,使盡了力氣往後一擰,致使我的右臂肘關節險些脫臼。從那時起右手臂一直不能伸直,做事的時候沾不上點勁,就這麼耷拉著,直到現在才完全康復。接著他又狠狠地朝我後背一腳再一次將我踹翻在地,還惡狠狠地叫著「打死你」。後來,他見我很久沒爬起來,才停止了這樣罪惡的行為。

看守所的惡警除在肉體在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外,還在人格方面醜化大法弟子的形像,在那裏甚麼人身權利都被他們剝奪了。惡警易××指使五、六個犯人強行將我按倒給我理了一個光頭,想從心靈上、意志上摧垮大法弟子。這是對一個公民人權的肆意侵犯,是對一個公民人格的肆意踐踏。

另外,A縣公安局的惡警對我採取的手段也是極其邪惡的,在第一次提審我時,由於我始終不配合他們,他們幾個人就輪番對我大打出手,抽我的耳光、用腳狠狠地踢我的胸部、用拳頭狠擊我的下巴、用灼熱的煙頭使勁燙我的臉、用穿著皮鞋的腳使勁地往我腳背上踩(我當時是光著腳的)。為了制止他們這一卑鄙無恥的行為,為了維護一個公民起碼的人身權利,我奮不顧身地用盡最大的聲音喊著「法輪大法好」,「警察打人了」;聲音響徹了雲霄,同時也驚動了看守所的很多的人。邪惡之徒見事情已敗露,連忙停止了他們罪惡的舉動,灰溜溜地走了。

從看守所闖出來後,我已被迫害得前後判若兩人。臉的大半部呈青紫色,嘴唇發烏,而且浮腫,整個身體感到像散了架一樣,頭重腳輕,四肢無力,晚上很難深度入睡,有時做夢時都是在看守所遭受迫害的情景。體重也由原來的102斤縮減到68斤,前後相差30多斤。臉型都瘦得變了樣,很多朋友、同事都說一下子認不出我來了。由於長期的絕食,出來將近1個月了還不能正常進食,每天只能以很清淡、很容易消化的食物來維持生命。

以上所有的這些都是我所遭受的迫害,然而遭受迫害的原因只有一個:僅僅是因為我信仰了法輪大法,僅僅是因為我向世人宣揚了「真、善、忍」好。這一切迫害都是江××為首的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一手釀製造成的。我的遭遇也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的大法學員遭遇的真實寫照。在此我衷心希望中國大陸同胞、海外華僑和世界其它各地所有有正義感和良知的人都來譴責人權惡霸江澤民給中國人民造下的罪行,共同制止這場悲劇的延續,爭取能早日把這個人類的人權公敵押上歷史正義審判台。為了人類永遠的幸福、安寧,讓我們來共同努力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