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奇效使老者心服


【明慧網2003年8月1日】我是一名工程技術工作者,今年已70歲的人了。我生性對人、對事認真至極。對任何事情,哪怕你講得天花亂墜,我若不親自實踐驗證,我都不會輕易信服和承認的。所以在幾十年的工作生涯中,不少人都認為我是一個倔強的人。但對待法輪大法我心服口服,所以對法輪大法我將永生堅信不移。

原因是這樣的:我老伴兒現年已是60多歲的人了,她既是一個工程技術工作者,又是一個經濟工作管理者,工作起來盡心盡意,認真負責。但在97年年底因工作趕開一個會,坐了一夜車,第二天又開了一天會,到第三天早上卻起不來床了。當時半個身子不會動了,我當時手足無措,找到大夫後讓她立即去醫院。一個小時後住進了當地比較有名的醫院,經檢查確診為多發性腦血栓。立即用藥治療,當時我托人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藥,半個月過去了,無任何療效,反而更嚴重了,眼斜了,嘴歪了,也吃不成飯了。

因我們是在外地工作,兒女也不在身邊,當時我心亂如麻,無以言表,好好的一個大活人,一夜之間成了廢人。我看著她那可憐的樣子,我又無能為力,急得70多個小時沒合一眼,兩天沒吃一頓飯,一天抽兩包煙。病房裏的病友和陪護們一直在勸我,別把自己身體搞垮了。這時的醫療費已近萬元了,病情還沒好轉的跡象。在我走投無路時,好心的病友們推薦叫我去山西省有一農村的私人醫院,是專治這種病的。因治病心切,我就送老伴兒去了農村那家醫院。農村的條件人所共知,12月底鵝毛大雪連下四天,簡單的病房窗子沒有玻璃,我只好找個報紙擋上,每天中藥、西藥、和扎針(一次從頭頂到腳上要紮18支針)。又過了20天,療效仍不理想。快過年了,我們兩個不在家,無法和兒女們團圓。我背地裏整天以淚洗面,見了她我還假裝鎮靜,安慰說快好了。無奈之下,陰曆12月29日這年的最後一天,又花了9610元的醫療費。我們回到了家裏,見到兒女,我還要裝出一副高興的樣子,就這樣按傳統習慣在家過年到陰曆正月初五的下午又住進了醫院。她不僅腦血栓沒好,反而又新增加了高血壓、心臟病,更為嚴重的是她整天睡不著覺。連軸轉住了市裏的幾個有名的大醫院。同時我還跑省城去請名醫,專家會診,中藥每天三大碗,西藥就無法計數了。藥是最好的藥,儀器是最好的儀器,但都無濟於事,毫無療效,醫療費都是以萬元付給的。

無奈之下,我們只有破罐子破摔了,再也不能讓兒女們牽腸掛肚了,所以又出院了。回到家中中藥、西藥繼續服用,實際上是在家裏等死。我清醒的記得98年4月18日和5月9日兩次都是夜裏,兩次都看著她就要不行了,我哭也無淚了,只好穿得整整齊齊我們兩個坐在一起等死了。

大約五月中旬,我的鄰居來看她時,談起了法輪功。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老伴兒煉起了法輪功。就這樣,鄰居來教了兩次,她學會以後就自己煉,後來又得到一本《轉法輪》,她天天看書、煉功從不間斷。

奇蹟出現了,十天後就開始見效了!她身體逐漸動作自如了,慢慢也能吃東西,能睡覺了。原來去醫院看病,上一層樓梯台階就需要兩個人架著。有一天她要去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這個煉功點在五樓,她獨自一人上到了五樓。就這樣她的身體天天如此不斷好轉。

現在整整五年了,她一粒藥沒吃,一次醫院沒去,可她的行動跟以前沒病時一樣自由自在,飯量大增,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20多年的過敏性鼻炎和13年病史的膽囊炎、膽結石也毫無感覺的好了。她現在家整天忙不完的活兒,帶孫子、買菜、做飯、洗衣服、打掃室內衛生等等,有時還親手給小孫子們做衣服。

親愛的同胞們,在我親身經歷、親眼所見,一個多病纏身等死的人,一個任何醫院、任何中西藥都救不過來的病人,就看《轉法輪》,煉五套功法,堅持修煉法輪功,身體就恢復了健康,甚至身體比以前更好了。性格開朗了,把家中老少都照顧得很好,你們說我有甚麼理由不堅信法輪大法呢?

你若叫我解釋甚麼道理,甚麼原因,看書煉功病就好,就能變成一個健康、善良、祥和的人呢?我解釋不了,回答不出來。我只能引用《轉法輪》一書中論語的第一句話來答覆你。那就是:「「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