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中我體會到了善的重要


【明慧網2003年7月9日】師父說:「沒有大法弟子的善就不是修煉人,大法弟子不能證實法就不是大法弟子。」(《評「大法的威嚴」》)講清真象中我真正體會到了「善」的重要,而善一定是在救度眾生和修煉中體現的。常人就是因為看到大法弟子的善行,他才相信大法弟子說的是真的,才相信大法好。

有一次我被惡警非法抓捕後,我不配合惡警的非法審問。兩個惡警輪番打我耳光,我還是甚麼也不說,他們又把我倒背手掛在門上。但我沒有恨,只覺得他們可憐。我告訴他們大法好,這麼做對他們沒好處。第二次審問時,我告訴他們,「你們打我、掛我,我不把你們當敵人,也不把你們當仇人,還是把你們當作大法救度的對像,希望你們善待大法、大法弟子,而不至於被淘汰。」第三次提審時,我照樣樂呵呵地打招呼:「你們來了,挺好的吧?」這一次他們說話了:「其實我們也不想這麼做,只是穿這一身衣服……。」我說:「縣官不如現管,你們自己可把握好啊!炮彈打出去就爆炸,爆炸就傷人,人不能被別人當炮彈用,因為人有頭腦,會思維,是不是?」他們笑了。

對於這些生命,我們還要啟發他們的善念、良知的一面。我剛被非法抓去時,610的主任把我鎖在他辦公室的鐵椅子上,我對他說了兩次,胳膊擰勁了,疼的受不了,請他打開。他不理我,走了。他回來後,我說:「我想你母親是女的,你媳婦是女的,也許你有姐有妹,當別人這麼對待她們時,你的想法如何呢?」他毫不猶豫地走過來,打開手銬,把我的兩手重新鎖在右手邊的扶手上,而且很鬆。我對他說:「法輪功好,記住‘法輪大法好’吧。」他瞅了瞅我,欲言又止,顯然惡不起來了。

在看守所的日子裏,接觸了很多犯人。我向她們講大法的真象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象。她們瞪大了眼睛說:「要不親眼看見你們,還以為電視裏說的是真的呢。」她們還說回去一定告訴家人法輪功好。我說還要告訴左鄰右舍、同學、同事和你認識的所有人,你也是做好事,也是在救人哪。有一個因盜竊進來的女孩說:「我知道你們這麼善良是跟誰學的。」我說「跟誰呀?」她說「跟你們師父唄!」(她天天聽我們背法)我說「那就對了,我們師父就是教我們善待所有的人,完全為了別人好。」有個孩子年齡很小,值班時總貼在我身邊,她說這樣心裏踏實,願意聽我說話。

一次住店,和一位50多歲的老太太住一起,我交了10元錢,老太太遲遲不交宿費,我說:「你少交錢沒關係,我不會跟你計較。」她很驚訝,趕緊叫來店家交錢。我對店家說,她的錢你想怎麼收就怎麼收吧。說完我去洗臉了。閒聊時,我告訴老太太我是煉法輪功的,做事要能理解別人,處處為他人著想。那一夜,我們談了很長時間,她說她以前不了解法輪功,原來電視裏說的都是假的、騙人的。

我認識到,每個大法弟子都是一個窗口,展示的是大法的形像,在常人中你做的好,講真象、證實法,效果就會好。如果不注意自己的行為,就起反效果。

同修之間也同樣存在互相慈悲善待的問題,正如師父所說:「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學法是至關重要的,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做好一切的根本。我們只有不斷學法,提高心性,大法弟子的善就會不斷被世人所認識,把他們從邪惡的謊言毒害中解脫出來,救度他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