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女子戒毒所部份惡警惡行實錄

【明慧網2003年7月7日】張平:女,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大隊長

事實1:想盡辦法給法輪功學員洗腦。2001年3月找來科痞何祚庥來所「對話」。張平誘使被洗腦者將這個科學騙子奉為聖明,聽他講中央對他所認為的「頑固不化者」的態度和一些強權和欺騙性的謊言。這次對話還被錄像,用以炫耀、欺騙更多人。

事實2:2001年4月25日搞所謂的「義診」,侮辱大法,欺騙世人。找張積嫻做誣蔑法輪功的報告。

事實3:把長春一些亂法者編的書買來強行給每人發三本,讓每人還必須買一張光盤,扣錢買。洗腦時每天念這些書。

事實4:唆使一些猶大敗類,干擾迫害堅定者。

2002年春節前夕,為提高所謂轉化率,張平聽從邪悟者李玲(牡丹江人,28歲)的建議,把李玲等崇拜的所謂高人、自詡「早已修成圓滿」的李英旭(鶴崗人,38歲,研究生)從牡丹江看守所調來。他們專門利用李英旭做洗腦,邪悟甚麼「在法上轉化」,「轉化後修得高」等等,迷惑了幾個人。所裏利用她們幾個人不僅迷惑、欺騙本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還矇騙綏化勞教所轉來這裏的法輪功學員。綏化勞教所有四名學員被她們洗腦邪悟後,回去以訛傳訛,用這套邪悟理論矇騙那裏的堅定者,造成很壞的影響。

每當所裏堅定不屈的法輪功學員有正法舉動,如反迫害絕食、抗工、不報數、不問好、因經文被搜走而絕食抗議時,所裏馬上實行「嚴管」,同時立刻把李英旭調到該寢室,她自己號稱「替師父來管大家」,幾乎天天罵,斷章取義法中的話,極盡誹謗、攻擊,甚至在2002年12月肉體折磨蹲鐵架子的法輪功學員時也把她找去同時進行精神折磨。所裏惡警把她當作打人的棍子。

事實5:2001年春天,組織邪悟者到大慶看守所放毒,給那裏關押的堅定修煉者洗腦,起了很大的破壞作用。

寧立新:女,哈爾濱女子戒毒所教導員

事實1:配合造謠宣傳媒體──省電視台錄製侮辱、誹謗大法的節目。每次省台為呼應中央電視台搞造謠節目時,都由她組織人選,提供能讓上頭「放心」的人。這些人被安排在前排就座,便於採訪,按他們要求說出他們希望的聲音。他們認為「不放心」的學員放在最後或安排在其它教室,確保製假成功。這些「典型」幾乎成了固定被採訪對像,一有採訪、參觀者找談話、問卷調查、開座談會、到市裏看展覽談感想的機會,每次必被叫上去,成了這些惡警的「政績」,成了她們反法輪功的宣傳工具。

事實2:寧立新負責勞教所的洗腦,研究、刺探被洗腦者的一切思想、個人情況、動態,策劃、制定方案對策,利用一切她認為可以利用的因素:家人、親屬來鬧;丈夫離婚、老人有病、孩子考學等,還根據學歷、特長加以任用、減期等,只要能打動人心的,她們都會派人或親自去鑽空子,藉以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正念。

事實3:建立「廣播站」,作為麻痺催化劑,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意志。

2002年8、9月份建立「廣播站」,每屋安一個喇叭,每天三次播放誹謗大法的材料、「所規所紀」、和妥協者在強制或被欺騙後所寫的材料,以此擴大影響,向外界公布「你已經徹底轉化了」,讓學員振作不起來。

事實4:參與策劃實施2002年11月開始的對堅定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逼迫大量學員在非人的肉體和精神雙重殘害下違心寫「三書」和「揭批」。

陳桂清:女,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副所長

事實1:實施監督2002年11月開始的對堅定法輪功學員的長期慢性殘酷折磨。11月3日她在動員會上瘋狂叫囂:「都得轉化,實在不轉化也得鬆動」。隨後帶領惡警在11月迫害開始的幾天中,幾天幾夜不回家,到地下室觀察被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情況,想方設法逼迫妥協。

事實2:在酷刑折磨下違心妥協的學員紛紛聲明強制洗腦言論作廢後,她對聲明較多的中隊隊長嚴厲批評,催她們想辦法壓制,促成了惡警將法輪功學員再次置於更殘酷的折磨中。

事實3:當眾威脅、侮辱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在2002年11月3日洗腦會上,她講話時,公開侮辱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於真傑(牡丹江人),威脅拒絕喊「管教好」的堅定大法弟子李紅霞,看到李紅霞被銬在倉庫架子上七晝夜,十幾天不讓回寢室正常睡覺,手腕被銬得起大泡,陰陽怪氣地說:「你挺能承受啊!你受傷的大泡消下去了?哈……」

事實4:偽裝假象欺騙學員。對因絕食抗議而身體虛弱的呼蘭大法弟子楊瑞芹,表示對她照顧,不讓她在地下室蹲著,而讓其在寢室裏從早蹲到晚上12點。對在被罰蹲時還被惡人潑水、電棍電的大法弟子王桂香,還假惺惺地送來藥,讓她別挺著。

王立梅:女,40多歲,副中隊長。自從2002年被提了當副中隊長以後,表現非常邪惡。她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非常痛恨,對寫了「嚴正聲明」的學員惡聲痛罵。她逼迫二樓蹲小號鐵架子的法輪功學員在承受不住時罵師父、寫「三書一揭批」,否則不給解開。對看管四樓倉庫內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焦紅,懷疑她同情法輪功學員,而對其拳打腳踢。她隨便就把法輪功學員叫來搜衣服,翻經文,對孫秀敏、魏君就這麼做過;對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而體弱、心臟不好的楊瑞琴,王立梅厲聲威脅說:「怎麼難受也不許躺。」

王冰:女,20多歲。在給法輪功學員上的「法律課」時,強令學員自己編案例,把進京上訪、發真相傳單等說成「違法」;上完洗腦課後,逼著法輪功學員寫有關的批法輪功的「作業」,給家人寫所謂的「懺悔信」,達不到她要求時,就大聲呵斥,讓重寫,沒文化不識字的也讓別人代筆寫,「誰不寫也不行」。看造謠、洗腦的錄像時,不許低頭、閉眼睛,副教導員牛小雲甚至拿著電棍來回走,逼法輪功學員看。

白玉昆:女,40多歲,已退休了仍上班。經常給比她年輕的警察出主意怎樣折磨法輪功學員,如對「抗工」的學員先讓口頭答應幹活,不答應就體罰、挨凍、戴銬子蹲著,何時受不了,書面寫詳細保證,否則不給下來。對魏君、高淑豔、孫秀敏都這樣做過。大慶人劉豔華被矇騙邪悟以後,白玉昆擺出一副偽善面孔,利用「離婚」誘導劉豔華親屬加重干擾、破壞她的正信;同時,又以「信任」的姿態讓劉擔任各種角色,給別人洗腦、發言,為所裏歌功頌德的聯歡會報幕演節目等,使其在錯路上越走越遠、不能自拔。

劉祝傑:副中隊長。她利用各種機會要挾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以上幾人單位電話:0451---82424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