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大法需正己

【明慧網2003年7月7日】我修煉已有七年多了,但修得不夠好,在壓力面前我寫過幾篇模稜兩可的「材料」。這些「材料」均被邪惡利用做負面文章,起到很不好的影響,為此我心中一直有愧。下面我就把最近一次證實法的經過講出來與大家交流。

今年6月25日單位讓我寫一篇「思想報告」。當時我心裏有些緊張和不安。但這一次我再也不能模稜兩可了。剛開始我決定不寫,不承認邪惡的安排。後來我向內找,為甚麼邪惡總是抓住我不放,我修的哪裏還有漏呢?我想起以往寫「材料」的情形。邪惡之徒要的我不願寫,我想講的我不敢寫,最終都是我妥協折中處理,寫一些模稜兩可的東西。邪惡不就是抓住我這個怕心嗎。我想既然你想要,那我就給你寫,寫大法的真象、我修煉的真象。

我媽和我姐都打電話編謊話勸我。以前是單位打電話到我家裏。我對她們講,我已經長大了,這一次就由我自己做主吧。如果我按你們的要求做了,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的,因為我無法面對自己的良心。我按自己意願做,無論面對甚麼,至少我問心無愧,大不了我離開單位換種活法。人都是有情的,我親人這次給我說動了。

晚上我寫真象材料時,干擾不斷,每次我一發正念,干擾就停止了。我寫了大法與我修煉的真象,同時也談到迫害大法與大法徒的人是有報應的,勸他們做甚麼三思而後行。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到,「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

我單位總部距離我所在地有四五百里,26日早上我把材料傳真給總部領導,次日領導讓我30日到總部報到。我與同修們講了,他們有的勸我不要去,這可能是個圈套,好多同修就是這樣給騙走的。我說逃避是不行的,這次去定了,只要心正就沒事,這也是一次講真象證實法的機會,做得好說不定還度化他們呢。我對這次證實法相當重視,要求同修們配合我,有針對的集體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因素。

29日晚我乘坐單位的車子去總部。三個同事把我圍在中間,當時他們完全被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控制了,用無理取鬧的方式和惡毒污衊的語言攻擊我與大法。當時我看著他們笑,思想中發正念清除。沒過多久,他們就說累了,睡覺了。我在車上要求自己保持清醒,不給邪惡鑽空子。人的執著放下了,神的一面精神了,膽子也大起來了。到單位後,我堂堂正正的給有緣人講真象,完全把個人的安危放下了,這時我又悟到,我就是來救度眾生的。

30日下午,單位領導見我後對我說,你的材料在單位領導中引起震驚和害怕。我知道他們害怕的是他們的利益和前程會因為我而被「上面」株連迫害。我說我並不想傷害任何人,這是你們讓我寫的,這不能怪我。領導對我堅持修煉的事實無可奈何地接受了。過去的兩年我遭到了不公正的對待,我覺得大法弟子做人的正當權益也要維護。於是我向他們提出要求,糾正這種錯誤,恢復我的正常待遇,他們答應考慮。我把此事與家人講了,他們非常高興。我覺得證實法首先要正自己的心,一正壓百邪,當我們正念正行時,效果自然會好,因為那是神的一面在做事。

以上是我的體會,由於層次所限,有甚麼不足之處,請同修們給予指正。

以下是我寫給單位領導的信件:

致單位領導的公開信

你們好,我給你們寫「材料」之時,把你們看作同事、朋友,我好久沒跟你們坐下來談心了。記得兩年前我們談過一次,當時大家很坦誠,也很感動,把心裏話都講了。現在我就把這幾年來的真實情況與你講講,這材料也許別人也會看,那我就讓你們了解一下真實的我。

這幾年來,我一直在修煉法輪功。你們現在可能覺得我已不煉了。我講過法輪功是一種持久的信仰、一種做人的信念,不是人的衝動與運動。[外在的壓力]管得了形管不了心。嚴格的說,你們對法輪功和我根本不了解。現在社會上反對、否定法輪功的絕大多數都是沒有煉過[法輪功]的人。我相信你們的信息來源主要來自[媒體的]報導。而我的信息主要來自自己的親身經歷感受,當然互聯網上的信息我也能及時得到,相對而言我的信息比較公正、客觀。我不傻,我有知識、有思維,自己也會分析。我不想參與政治和國家大事,我只是說中國[獨裁者]鎮壓法輪功這件事做錯了。文革已經說明了這一切,不是說國家的每件事都是對的。

作為同事,你們不應該打電話給我父母[施加壓力],看到他們很緊張,我很難過,也很無奈。告訴你們一件事,當初我去北京的時候就沒有想著能夠活著回來,回想起那段經歷真是驚心動魄。我的經歷、我的良知告訴我,我是對的,我做的一切都是問心無愧的。希望此事不要再波及我父母,甚麼事對我講就行了。在過去的兩年中,你們給我創造了一個安穩的環境,不管你們出發點如何,在此我都非常感激你們。我走過了名利,走過了生死,走過了世俗的眼光。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一切都將真相大白的。

從另外一方面來看,我們是修煉,有好多事情講出來不是你們能夠理解和接受的。在煉功人角度看,破壞和迫害煉功人的人都會有報應的。其實「非典」就是天懲人的一個明證。作為一個朋友和同事,我不希望有些事情發生。我勸你們做甚麼能夠三思而後行,為自己也為家人負責,給自己和他人留條路。如果你們能夠妥善處理此事,我們之間甚麼都好,你們還是領導。你們為我負責,我也一定會為你們負責的,希望一切都走向美好,這是我的祝願。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7/53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