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於芝加哥

  大家好!(熱烈鼓掌)

  我們這次可以說是一個盛會了啊,(熱烈鼓掌)學員人數也比較多。大家都看到了,回想起來呀,從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後一直到今天,我們走過了一個時間並不算太長但是感覺卻非常漫長的一段歲月,大家在這段時間裏經歷的太多太多了。宇宙中前所未有的一切都在小小的人世上聚焦著,舊勢力在宇宙中為干擾正法所安排的一切都在這裏運作著,為法而來的、為法而成的、為法而造就的,都在這段時間中展現出來了。尤其中國大陸的學員,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迫害,而在這場迫害中邪惡動用了集古今中外一切迫害手段之大全,邪惡的招數也用盡了。

  從目前的情況看哪,我與大法弟子們雖然經歷了這段舊勢力強加的歷史,但是對於大法弟子來講也是偏得,很多大法弟子了不起的正念正行是值得珍惜的,也是難得吧。雖然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但是大法弟子中畢竟有許多人在這次迫害當中做的非常好,給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樹立了大法造就的覺者的威德,也創造了歷史上從來沒有的正法中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輝煌。(鼓掌)

  幾年中經歷的太多了,大家都在這場迫害當中經受了風風雨雨的考驗。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你們還在證實著法,你們還在走著大法弟子應該走的路;在邪惡的因素沒有完全肅清之前,大家還不能掉以輕心,還要更加努力的徹底清除這些迫害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其實這個舊的勢力它只是宇宙中給我正法設立的一個巨大的巨難,當初沒有生命能夠認為我能走過去,所以,在這樣一種認識的狀態下,很多宇宙高層生命都處於一種旁觀的態度,參與的生命以一種根本就無所顧忌的在利用正法之機幹著它們所要的。但是這件事情的本身對於宇宙中很多王與主來講,它們也都知道是至關穹體存亡的事情──這次正法如果不成功,一切都沒了,但是它們又都不想從根本上改變。就是處在這樣一種複雜心態的作用下,這些不同層次眾生表現著它們各自內心真正境界與所為。

  由於高層生命的這種複雜狀態,所以對小小的三界,特別是對人世間的影響、對三界眾生的影響,是極大的。上面的一念,對下面的層層眾生在行為上差異就很大,上面一念就可以使下面翻天覆地了。所以在清除舊勢力的最後那個東西的時候啊,宇宙穹體在那一步並不是最後,正法也沒有結束,而舊勢力到了那兒的時候,往上就再也沒有延續了,沒有與舊勢力有關係的因素了,穹體中舊勢力的出現完全就是從那兒安排下來的。所以當初真的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去走的話,到了那兒整個我這次正法就是不了了之,而所做的一切又都和舊宇宙原有的變異特性沒有任何區別,所以這個正法也等於是零。穹體中那些巨大的王們認為是沒有生命能夠在這樣一個巨難中走過來的、正法的成功是不可能的。宇宙中有很多神對我講,他說「祝你成功」。那個話的意思中啊,包含著很深的涵義,他們認為根本就走不過去。可是我走過去了。(長時間熱烈鼓掌)

  在世上,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也走過來了。(熱烈鼓掌)在這其中你們經歷很多,因為有常人之心,也有許許多多的還放不下的執著,所以在大法弟子證實法這個過程中,有許多人走過彎路,犯過大法弟子不該犯的錯誤,在配合上經常出現不協調,各持己見。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告訴大家,大法弟子,你們能夠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下走過來,這就是甚麼都比不了的最大威德。(熱烈鼓掌)甚麼都是小事,大法弟子證實法這就是最大的事情,你們做出來了!(熱烈鼓掌)

  了不起,真的了不起!我有的時候回過頭來看看大法弟子走過的路,也是了不起。為甚麼這麼說呢?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修煉人證實法,宇宙的歷史中也沒有過正法這樣的事情,連神都沒有聽說過「正法」這一說,如何在世間證實法就更沒有參照的榜樣啊。完全靠著大法弟子自己在正法這條路上走出來、趟出這麼一條證實法的路來,給未來,給未來的眾生,給未來的常人社會,給未來的各界眾生留下了未來的、不同層次的修煉、證實法和生命所存在的方式與狀態。所以是至關重要的。你們如果在這次正法中走不好,那麼也會給未來帶來損失;你們走的越好,對將來、對未來就會奠定更加堅實、圓容不破的生命之路。這不是一般的事。看上去地球很小,全宇宙的生命、龐大的天體都下來了,這裏成了眾生的焦點,這裏成了宇宙的焦點,所以從正法一開始這裏所做的事情都不是小事。

  你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他引申的、連帶的更深遠的宇宙關係,所以救度的不是一個人,很可能是一個龐大生命的群體,甚至於是很高層次的龐大生命群體。我說過,賦予大法弟子的一切都不是簡單的,都是非常偉大的。可是呢,我們在證實法中所做的一切呢,一般情況下都不是神奇、神跡的顯現,表面上都是常人的那種形式,所以看上去哪,很多事情很像在做常人的事。特別有許多對大法不了解的世人哪,他們認為我們做的都是常人的事。其實不一樣,本質上是不同的,我們的出發點、目地,我們要達到的目標,和常人的都不同。我們不是要在常人中獲取常人的甚麼東西,我們對常人的金錢,我們對常人的政治、權力都不感興趣。你們是修煉人,大法弟子要達到修煉的圓滿,在這次正法中也充份體現出了大法弟子所做的是常人所做不到的、常人也做不了的。為甚麼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一個人能頂十個人、百個人?大家在證實法中也看到了,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所表現出修煉人的那種威德,這都是常人做不到的,這不是常人能夠做得了的。而且這場迫害不是一天兩天,持續了幾年。這種漫長的痛苦煎熬中,能夠走過來,和一時的痛苦、衝動,是不能相比的,所以說大法弟子是了不起的。我今天可以跟大家這樣說,大法弟子是偉大的,你們建立了大法在世間證實法的輝煌。(熱烈鼓掌)

  從目前的情況看哪,已經不能和九九年的「七•二零」相比了。九九年「七•二零」,我們在被那種邪惡迫害的最嚴重的時候,基本上是處於守勢──邪惡迫害我們,我們在苦苦的對世人解釋我們是被迫害的,很被動。現在不是這個情況了,可以這樣說,整個低層邪惡的東西被銷毀的所剩不多了,除了操控少部份壞人之外,隨便操控世人的能力已經基本上消除了。這樣一來,世人在沒有外來控制的情況下都在覺醒、都在思考。這是你們在證實法中取得的成績。而且整個這場迫害都是由謊言、誣陷、最不可告人的卑鄙手段構成的,是不敢見人的,世人明白了真相之後都會感到震驚,所以大法弟子講真相是最有力的。揭露邪惡、揭露這場迫害就是有力的消除和抑制它。

  實踐中大家做的很好,也起到了這樣的作用,所以,對整個這場迫害來講,已經今非昔比了。尤其在中國大陸以外,我們已經由被動變為主動了,那些邪惡已經處於守勢了,因為邪惡的因素很少了,邪惡集團裏被利用的人也在發生著轉變,可以說邪惡要在中國大陸以外迫害法輪功已經徹底的失敗了。(熱烈鼓掌)

  在中國大陸,邪惡的迫害也在走向失敗。大家看到了,由於邪惡的因素很少了,邪惡除了利用它們還能控制的媒體造謠之外呀,民眾已經不信它的了。在大法弟子國內國外共同講真相中啊,已經使巨大的人群明白了迫害的真相,甚至於當初學法不精、不堅定、也有剛學法就發生迫害而落下的那些人,又從新走出來了。當初中國真的是一億人在學大法啊。那麼,這些人也都有很多親朋好友,大家都在講真相,已經使巨大的人群明白了這場迫害的邪惡。那麼也就是說邪惡控制人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小,能控制的人也會越來越少,邪惡的造謠宣傳也越來越沒人相信了,越來越使人反感了,而且邪惡本身也在減少,這對邪惡本身來講啊,已經是可怕的了!

  中共邪黨從來沒有向人民認過錯。無論它幹了多大的壞事,它幹了多大的壞事,回頭它都講我中共邪黨一貫正確;(眾笑)它的政權多麼危機的時候,它都講形勢一片大好。(眾笑)我這裏不是想要跟中共邪黨政權怎麼樣,因為迫害我們的邪惡頭子喊出來「中共邪黨要戰勝法輪功」。可是我不想戰勝你中共邪黨,不值得,是你中共邪黨自己在迫害人民群眾中把自己迫害倒了,迫害中助長著假、惡、鬥、腐敗,失去了民心。很多人在知道了真相之後都在思考:這個政府連這樣邪惡的事情都能幹的出來,甚麼謊言都能造的出來,這政府不可怕嗎?特別是天安門真相被世人知道了之後,人們都在思考,在全面的反思:是不是中共邪黨在各次運動中都是這麼幹的?

  中國人有一半被中共邪黨迫害過。在中共邪黨政權建立之前,大家知道,有很多有錢人哪,被抄了家、分了財產,甚至於被槍斃、坐牢。「鎮反」、「三反五反」、「肅反」、「文化大革命」,許許多多運動中,都迫害了人數眾多的中國人,所以總體上加起來呀,中國人有一半以上受過各種迫害。在中共邪黨有目地的、變異的、扭曲人心靈的宣傳中,也真的使中國的人心發生了一種變異,把中共邪黨和中華民族混在一個概念中,所以很多時候,中共邪黨幹了多大的壞事,人們都覺的政府是對的。這一次不同了,人們都在反思。

  所以從現在這個情況來看,在中國大陸,很多人都在冷靜思考這些問題,這本身對邪惡來講,就足以構成最大的威脅了。邪惡的因素在各個空間,為了保證北京這個邪惡的流氓頭子行惡,所以對北京是封閉的最嚴的。薩斯病能在北京出現,甚至能攻入中南海,使它的政治局常委都倒下幾個,我告訴大家,這不是世人認為的簡簡單單的一個傳染病的問題。那裏是邪惡封閉最嚴的,是因為那些邪惡已經被銷毀到那種成度了,已經保不住它的老巢了,神才攻入了它那個邪惡的中心。(熱烈鼓掌)這個流氓頭子一看啊,大勢已去,跑上海去了。叫人要用生命保衛上海,說的是甚麼話呀?常人都覺的是不理智了,用生命你怎麼保衛?病它就是對你的命來,你拿槍打也不好使啊,(眾笑)那原子彈也用不上啊。(眾笑)其實它說的是明白話,因為它不是人,它的人皮裏面是邪惡爛鬼,是那邊的鬼講的:老巢被攻陷了,它要死守上海。那能守的住嗎?你封閉最堅固的老巢都被攻破了,上海能守的住嗎?馬上上海的薩斯病就全面起來了。掩蓋,它現在掩蓋的不是統計上來的數字,它不統計,它告訴下面的官員:哪兒發生薩斯病那個官員就地免職。哪個官員也不敢往上報。就這麼的,薩斯病「沒了」。死多少人,對這個流氓頭子來講,是根本不在意的,只要能保住它就行了。邪惡現在上海也不敢呆了,到處流竄。(眾笑)所以從這個情況看哪,是這些個邪惡因素不行了,大勢已去。(熱烈鼓掌)

  別看邪惡們在猖狂,都在膽顫心驚,都在害怕。當然邪惡的生命在沒有被清除完之前還要指使惡人幹壞事,被邪惡操控的時候惡人就沒有了理智,冷靜下來的時候它們都在害怕。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的睡不著覺──怕。那個邪惡的流氓頭子也看到了自己的下場,「無可奈何花落去」呀,沒有辦法。迫害法輪功不斷的升級使它們沒有退路。步步升級恨不得一下打壓下去,它們根本就沒有給自己留後路。造假的宣傳還在不斷的幹著,沒辦法向中國人民交代,沒辦法向全世界人交代──中國政府一直都在撒謊欺騙民眾,編造謠言,編造假新聞,迫害死那麼多主流社會的民眾。多邪惡啊,這個政權還能夠存在嗎?面對未來法律健全社會的時候,這些人罪責難逃!(熱烈鼓掌)不害怕嗎?害怕。

  當然這一切啊,無論是迫害也好,邪惡走向沒落也好,這件事情還沒有完。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啊,在證實法中大家不能夠掉以輕心,我們更要努力的去做。特別是那些沒做好的、走出來晚的,一定要抓住最後的機會做好,邪惡真的沒有了的時候,這件事情就結束了。

  如果這件事情不出現,對大法弟子來講,我會完全以正面的方式解決一切大法弟子修煉中碰到的歷史恩怨與我正法中碰到的各界眾生的各種麻煩和歷史中的各種淵緣、淵怨。迫害出現了,那麼也確實有一些人做的不好,做的不像樣。既然沒做好,那就得抓緊時間彌補自己做的不好的損失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要想做好以後的事情,就要更加注意自己對修煉的重視。

  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中,每一件事都很主要。你們個人修煉圓滿的一切都貫穿在你們證實法中,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也一定要把自己在正法中的不足找出來、克服它。為甚麼有的地區學員配合的非常好,而有些地區配合的就不是那麼太好?不能說我們這裏有特務在干擾,強調有甚麼這個那個原因。其實我早就講過,你們心態很正的時候特務是不敢在這裏呆的,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正的場同化了,因為大法弟子發出的純正的這個場啊,會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識中不好的東西,純正的場就解體它,解體人意識中一切不正的東西,這就是救度與慈悲的另一種體現。人意識中不好的一切都給他解體沒了,他就剩下單純的思想意識的時候,人就會認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嗎?那麼,再一個選擇就是趕快跑掉,因為壞人的思想業力與不好的觀念害怕解體。

  那麼為甚麼有些人就能夠鑽到我們這裏來呢?當然是相當個別的,為甚麼那一段時間有人還給邪惡提供情報呢?是因為我們的場不純、不正,不能起到救度眾生、挽救生命的作用,不能震懾邪惡,那不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嗎?!還講來講去,還講甚麼誰是特務,這個那個的,是不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哪?是啊。所以在今後大家更要學好法,從而使正念更強,更有能力救度眾生。

  再有哪,我們有的學員很多時候說話不負責任。不同的意見哪,不是正面的冷靜去認識,冷言冷語的丟出一句來,就推翻了人家的甚麼東西。拿出好主意來,互相認真去配合,那才行。特別是在整體做甚麼事情的時候,大家更應該配合的好。像這次把那個邪惡的流氓頭子送上法庭,就需要大家的共同配合,全世界到處都是聲音。從這方面來講,配合的還是有力的,我看最近一個時期比較好,但是也有不足。

  不足是指甚麼哪?昨天有學員問我說:師父,聯合國人權組織為甚麼變成了這個樣子?美國幾次提出中國人權問題被否決,最後呢甚至連提都沒人提了,等到最後連主席都是迫害人權嚴重的政府當上了。我們冷靜的考慮考慮,有的時候其實能夠想清楚:不是正的因素不行,是我們有的時候做的事情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你比如說,我們很多人做事的時候是在用人的思想想辦法,大家都在千方百計的想使這場迫害結束,想要叫常人來把這件事情結束。有的人想,美國怎麼不把邪惡流氓政權打掉呢?打一仗?也有人想,全世界這麼多民主國家,怎麼不發出聲音來?聯合國這個時候都幹啥去了?看上去是這樣。其實我告訴大家,這裏面體現出一個甚麼東西呀?我們太依賴人了。如果這場迫害叫人給結束了,大法弟子多丟臉──我們沒有證實法,沒有從迫害中樹立起威德來,我們大法弟子沒走出我們的路來。我講了,這個路是要給未來留下來的,是不是這個事很重大?所以就被舊勢力鑽空子了。你們指望著常人,舊勢力就叫他提案被否決;你們還指望常人,它們就叫你提案都提不了,把美國從人權組織開出去;你們還指望常人,它們叫他主席都是迫害人權的當上。我們從這些教訓中應該更加理智,我們經歷的太多了,從這些教訓中我們應該漸漸的清醒過來了。

  這次大家告這個流氓頭子的事,我也在觀察著,我也在看著大家,發現甚麼問題我也對個別大法弟子講:不能夠太執著於常人。真的把它告上法庭,真的告成了,真的能夠往前推進這件事情,是我們大法弟子做的。哪裏有問題我們就上哪裏去講真相,法官、律師、牽扯的方方面面的人物,我們都去講。人心正了,法庭就會站在正義一面。那麼這不是我們大法弟子在做嗎?不是大法弟子證實法造成的嗎?這不是大法弟子做成的嗎?這就不能說成是常人來證實法,是大法弟子在走自己的路。就差那麼一點兒。(笑)我一直在觀察這件事,別叫舊勢力鑽空子。

  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講,能夠把這個邪惡送上法庭啊,能夠把它告成啊,我告訴大家,也是因為邪惡已經少到那種成度了。它已經顧及不過來了,叫它除了保命之外幹其它的都忙不過來了。大家看到了,陸陸續續的你們告的也都立案了,也都告成了,這說明問題。你們有的還在想:這咋回事呢?不是咋回事,就是邪惡走向沒落了。九九年「七•二零」啊是邪惡向頂峰上走,到了二零零零年零一年那是高峰,現在是在回落,它在向低谷中回落。

  這個邪惡要想在全世界鏟除法輪功,已經是做夢都不敢想了。在中國大陸鏟除法輪功它們已經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了,而且人民在覺醒。但是騎虎難下呀。上綱上線,不斷的羅列罪名,站的太高了,玩的太懸了,搭梯子也下不來了,下不來又站不住,就要倒了。在這場迫害之前大法是人傳人的方式中流傳,並沒有在國際社會上造成太大的影響;可是在這場迫害中,也在給大法不斷的升高威望與知名度,不斷的推向國際舞台、推向人類的頂峰。舊勢力安排這場迫害的其中一個目地也是這樣,這不是也在這樣幹嘛,人類也越來越矚目。因為人哪還有被抑制的一面,如果抑制的因素被清除的話,今天世人對待法輪功的態度就不是這樣了,就像你們當初得法那個心態是一樣的拿起這部法來就知道是甚麼。是現在不給更多世人展現法的內涵,所以人哪還看不到,因為那是下一步的事。如果未來人得法也和我們大法弟子摻在一起、攪在一起,很多事情不好辦,所以我也沒有去太往前推進。但是很多人在學法、在修、在往大法裏走,實際上是給未來奠定基礎,他們是未來修煉人,所以呢,這也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一方面。

  從整個情況來看,其實目前的情況也就是這樣。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別小看。你一句話、一個傳單、鍵盤上按的一個鈕、一個電話、一封信,都起著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傳媒,他們也在講真相。在社會上形成很大的影響。大家也看到了成績,也看到了你們有力的那一面,所以大法弟子往下做還是這三件事:修煉好自己,講清真相,發正念清除邪惡。

  再有一個問題呢,剛才我講了,目前這個邪惡的因素已經銷毀的非常少了。我講的邪惡的因素呢,就是另外空間中那些個亂七八糟的、奇奇怪怪的生命體,都是很低的,它們卻來自於不同的大穹體系堆積在這裏的,打開一個空間有,打開一個空間有,所以在清理的時候它是分層的。有時你們想我為甚麼清理完還有、清理完還有啊?它是這樣的。再有呢,因為整體也在銷毀它,整體數量它也在減少,分層面的它也在減少。

  再有一個問題就是,我一直沒有跟大家講,這件事情因為過早的講還不行,師父做這些事也是有序的。我叫你們清除否定舊的勢力是全盤否定這場迫害,消除這個因素,這個我們做到了,也清除了。舊勢力利用的這些邪惡生命我們也大量銷毀了,整體的正法進程越來越近,從上到下大面積在銷毀邪惡,大家發正念從各個層面中也在銷毀邪惡。那麼,還有最後一種因素。甚麼因素呢?大家知道啊,我在給你們長功下的自動機制,還有法輪等各種因素,而且我的法身也在親自管大法弟子,同時還有我的法身指定一些真正的能夠協同正法的神在幫助。但是,舊勢力也系統的安排了它們的因素,從而具體來安排它們要的那一切,所以造成了每個學員又都有具體的舊勢力的安排與舊勢力那些生命管。這些舊勢力安排的具體做事的生命不是我說的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低靈爛鬼生命,它們中佛、道、神都有,但是都是低層次的,都在人世間的這個最低層上幹著舊勢力交給它們的事。它們表現很小,有的時候你們會看見它們像一個亮晶晶、快速劃過的小光點。舊勢力在我周圍安排的更多。我已經大量的在清除它們。

  它們是一種甚麼表現呢?它們沒有觀點,它就像專門為了完成使命一樣,舊勢力當初安排它們幹的它就要一幹到底,我講的甚麼法它們都聽的到,但卻不肯改變,不幹完它們要幹的是不罷休的,因為它們與舊勢力的想法一樣,認為正法是它們在做,它們是神,它們要完成舊勢力的旨意,要一直這樣幹下去。目前雖然舊勢力被清除了,而最低層所剩下的爛鬼已經起不到多大作用的時候啊,有很多干擾、很多迫害因素、大陸各地出現的迫害與造假宣傳都是它們操控惡人思想幹的。作為師父我來講,根本就不承認它們。真正我要做的一切它們也看不見,所以它們在我正法沒到來之前在裏面弄啊弄啊,弄出一套東西來,正法一到之後我就把它們與它們幹的一切清除掉,一瞬間從新造就真正未來的東西。這個正法後的過程舊的生命是看不見的,因為它們屬於過去,所以看不到將來。未來宇宙的事情它們看不見,所以它們也就死死的執著它們要的,它們也就一直在幹著。那麼我們不承認舊勢力幹的一切,不承認這場迫害與對正法的干擾,使迫害提早結束,走我們自己的路,不清除它們這種干擾不行,因為它們要完成舊勢力交給它們的任務。

  從整個正法中來講,它們也是罪大惡極。舊勢力雖然從根本上被清除了,但是這些具體幹的也一定要清除,它們是舊勢力的真正黑手,它們執著於它們所幹的那一切。有很多時候我講,邪惡的生命與舊勢力利用正法未到之前與高層天體下來造成的間隔往我這兒扔業力與宇宙中及世間的腐敗物質,全部叫我來承受,讓我給消。我對它們講,你們這樣幹將來你們都得承擔。它們不在意,它們說你跳到糞坑裏來了身上能不沾糞嗎?它意思是說呢,這塊兒就髒,你來了能沒有這些事嗎?這也是所有舊勢力智慧的最大的認識了,這也體現了這個時期宇宙的狀態,都是這樣一種認識。它們卻想不到啊,正法中所遇到的包括所有不是正法中我所要而強行為之的,才是真正正法的阻礙,才是宇宙成、住、壞的最後表現。說這個物質空間髒,可是這個空間髒它是宇宙結構的層次所不同造成的,那不算真髒。說那個神到這裏來了回不去了,不是因為這些髒洗不掉,而是生命境界低了,因為宇宙中那些各種各樣的觀念、各種各樣的生命的左右,他們才回不去的。那麼也就是說真正污染我的、給我製造麻煩的、造成正法困難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並不是這裏邊的這些骯髒的因素本身,卻是宇宙生命中的變異了的觀念利用了這些因素。這些低層因素是在舊勢力的具體作用下所產生的阻力、造成這些個迫害、各種麻煩,這才是真正的污染。所以它們說你跳到糞坑裏來能不沾糞嗎,那糞不是麻煩與障礙,其實真正的糞正好是它們舊勢力與一切強加於正法的生命。所以正法的真正阻力恰恰是它們。左右低層生命為其所為、視三界內生命如草芥,過去下來的生命回不去的許許多多困難因素恰恰是所謂的上界生命。

  所以我過去跟大家講啊,我說我知道在正法中出現困難是必然,我也知道它會到甚麼成度。實際我是告訴大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實際上就是在說我知道它們會幹這些事,舊勢力也會出現,因為這個宇宙不行了,它就會幹出這些事來。它們執著的一切,安排的一切,所要的一切,這也都是必然。正神的表現當然不會像低層不善的生命那樣無所顧忌行惡,它們當然都是善的表現啦。可是這善是變異的,這善的背後有執著,也正因為其善的表現,製造障礙那是最能自欺欺人的。如果不是正法,這些事情真的很難突破的。

  為了徹底清除邪惡的一切因素,大法弟子從現在開始,在發正念中全面清理這些舊勢力的黑手,就是要清除它們了。它們在具體幹著舊勢力要幹的一切,清除它們之後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全面由我的法身還有真正維護大法的正神來管。全面開始清除它們。它們多數都是低層次上的、直接控制爛鬼,清除它們也是很容易的,因為其層次比較低,但是它們都藏在最表面的空間中。

  剛才我跟大家講的這個事很主要,我們發正念中從現在開始最主要就是針對它們與所剩下的亂法爛鬼。當然,還像以前發正念那樣去做,我講出來你們知道了,發正念的目地明確就行了,不用太具體的去想。帶有這樣一個目地,徹底結束舊勢力的參與。(熱烈鼓掌)

  此事沒有過早的跟大家講,是因為以前舊勢力整個體系與低層生命造成了很複雜的因素,各種亂七八糟的生命加上它們一起清理,會把這些事情搞的很亂。現在是時機了。我也安排正神和我的法身在全面接管、全面看著它們,避免它們搗亂,不出問題。

  再有一個呢,就是我們在座的有很多都是從其它國家來的,還有很多都是負責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無論你是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地區的、哪一個民族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沒有這個區分,大家是一個整體。在座的黃種人你元神不一定是這種生命,你是白種人你也不一定真是白種人。也就是說在修煉中是不執著於這些、也是不講這些的,所以呢大家要互相的配合好。現在大法弟子越來越清醒,因為經歷的太多了,也越來越理智了,所以配合起來現在是比原來要協調的多了。整體上協調越好的時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其實在迫害中在你們證實法中,在世間上啊你們看到的還是比較平靜的,可是在另外空間裏那可是巨大的影響,起的作用是巨大的。每一次你們的活動天上都是正與邪的大戰。當然,現在這個邪惡越來越少了,好像在掃除一樣。當然只要邪惡它還存在,它就會起破壞作用,我們一定要不能掉以輕心,還要配合的更好,多多的溝通。

  走好大法弟子最後的路吧。更多的話以後還會講,客氣話呀、讚揚話呀我也不想多說。因為大家都是大法弟子,師父講甚麼事都是開門見山。這次會上也就不多講了,因為一會兒大家還要吃飯。(長時間熱烈鼓掌)

  未來的大覺者們,(師笑)在最後的證實法中建立你們的最大的威德吧!

  (長時間熱烈鼓掌)